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风徽俗 >

忆年味

时间:2011-12-27 22:30来源:休宁政府网 作者:邦柱 点击:

路人行色匆匆,大包小包往家里提,小贩们也挂出了红红的春联和福字……“年”的脚步又响起来了。虽然城市里的“年”一年比一年丰盛,年味还是淡了些,远没有我们小时候乡村里的“年”那样鲜活。记忆中,我故乡山村的过年,犹如一壶古朴醇浓的包谷酒,越品越浓。

真正的年味到来还得过了腊月初八, 冬至一过,乡亲们就要开始杀过年猪了,辛苦了一年,能杀上一头年猪,对村里人来说是件大事,也是一件自豪的事,因为这象征着这个年头的丰收,预示着能过一个好年。老人们在看过旧黄历后,便请来了刀儿匠和几个帮忙的乡邻,女主人看着喂了一年的猪就要杀了,眼里噙着泪水, 忙着烧了一大锅开水;男主人则忙着挽棕叶,准备挂猪肉和拴猪下水。打下手的小伙子们跳进猪圈里,一把揪住猪耳朵,拽住猪尾巴,拖的拖,推的推。那凶猛的大黑猪虽拼命地挣扎,发出粗野吼声,还是被按倒在板凳上,这时,刀儿匠才不慌不忙地掏出一尺长的杀猪刀,左手掰紧猪下颚,右手握住刀把对准猪的喉咙,狠狠地刺进去,刀还没有抽出来,猪血已喷进了早已放好位置的盆子里。猪叫声停止了好久,女主人才从屋子里怯怯地探出头来,端起猪血,匆匆回到厨房里。

我们一群小孩儿围着大黄桶,看着烫猪、吹气、撞毛、上吊、剖肉、翻猪大肠……口水直往肚里咽,心里想着:能把“猪尿包”煮起吃了就好,晚上睡着的时候就再不会把撒尿在床上了。没等案板上的肉摊凉,麻利的女主人已做好了“年猪”饭,大家吃着新鲜猪肉,喝着猪血汤,一起享受着丰收的喜悦,来客也会祝主人家来年风调雨顺,肥猪满圈。

当一声声粗犷的嚎叫打破山村的宁静,才搅浓了年味儿,过年的日子就越来越近了。

 “长工短工,二十四下工”,乡下过年,很有章法,从腊月二十四开始,村里的人便要放下全部农活,忙碌起过年了。第一件要紧的就是敬灶神,姑嫂们在灶台上烧香点灯,摆上供奉,为灶神送行,希望他能在玉帝面前多说好话。主妇们则扎起一根长长的扫帚“打扬尘”,把房脊屋内的灰尘彻头彻尾地打扫干净,还要把所有的锅盘碗盏全部搬到屋外的院里,清洗一遍,把水晾干,再收进碗柜。

三十晚上的“守岁”也是必不可少的。那时,没有电视,更没有春晚,一家人围在火塘边摆龙门阵,我们小孩儿也不能睡得太早,还期盼着那一封压岁钱,一边烤火,一边坚着耳朵听大人们摆龙门阵,总结一年的成果,对来年的农事进行安排。守岁要守到凌晨,乡亲们都会准时在零点燃放鞭炮,在这辞旧迎新之际,以期冲走晦气,迎来福喜。我们快要睡着的时候,门外突然噼噼啪啪响起了鞭炮声,这时,父亲便把我们几个都叫出去,开始忙活着放烟花,门外,鞭炮声响彻夜空,火光照亮了夜色中的山村轮廓,映着乡亲们红红的笑脸,我们小伙伴在院里跳着,叫着,跑着,那一刻,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在初一这天,我们还要去拜年,先拜本家辈儿最高的年龄最大的,依次一家家走下去,长辈们都会给我们每人发一个几元钱的红包, 还要将瓜子、花生、水果糖往我们衣兜里塞。亲戚邻里互相走访,一年中各忙各的,疏远了关系,经过拜年这么一粘和,大人们所有的疏远都烟消云散,一笔勾销了,亲热得拉着手好久也不松开。结了婚的小伙子则缠着爹娘,忙活着准备第二天到“泰山”家去走姻亲的礼物,青春期的小伙子们在不停地照着镜子,仔细打扮着自已那一身,明天好给干妹子一个惊喜。我们小伙伴又齐声吼道:穿体面些哟,明天见干妹了!这时,红着笑脸的哥哥们会把我们哄得老远。

过完大年,还有小年,一直要闹到正月十五元宵节,正月十六登高后,这年味才渐渐淡下来……我们小伙伴还意犹末尽。现在的年轻人,对于过年的兴味,已远没有我们那时候浓厚了。唉!不说年轻人,就连我本人,似乎也没有了小时候的那份渴望,那份热切,那份兴奋了。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