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风徽俗 >

龙舞清明风雨袭

时间:2011-12-29 21:44来源:休宁政府网 作者:汪红兴 点击:

清明,一个感伤的节日;清明,一个放歌的春日。

清明祭祖,慎终追远,一个永恒的主题,一首永远的老歌,年年岁岁,总在国人的心中弹唱。

生活在古徽州,这是一个礼仪之邦,“东南邹鲁”,祭祖便被摆在重要的位置。有家祭、族祭等,祭汪公,念朱子,繁文缛节,不可胜数。徽人常说的一句话是:不可带儿孙拜年,别忘带儿孙挂钱。

清明时节在徽州,总有一个动人的故事,在母亲的絮语中,在乡人的诉说中,无数次地被传唱。

诗人杜牧的“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唱出了一曲千年悲歌。仿佛这清明节与雨总有千丝万缕的关联,徽州地处亚热带湿润区,这雨总是下得缠缠绵绵,淅淅沥沥。清明时节,冷暖气团交锋,极易产生雷雨天气,常常会刮起一两场龙卷风,来时天昏地暗,乌云翻滚,狂风大作,电闪雷鸣,飞沙走石,暴雨如注,水势汪洋。这时,老人们总会有声有色地说“斩尾龙来挂钱了”。

故事是这样相传的,据说很久以前,曾有一位举人前来徽州担任歙县知县,他与夫人家眷沿钱塘江、新安江,溯游而上,行至歙县。一日在问政山畔的河西桥下泛舟游玩,忽然,夫人的一只金钗“扑通”一声,不慎坠入深潭之中,丈夫命令手下人去打捞,可一个个无功而返。丈夫大怒,自恃自己泳技高超,潜入水中打捞,不曾想深潭中藏有一只龙精,丈夫在潭中被龙精诱骗,一去不回,龙精变成了知县替身,一年之后,夫人怀孕在身。有一天,歙城来了一位仙人,扮成樵夫模样,他一眼识破了龙精真面目,于是精心设计,巧妙斩除了龙精。而且仙人察觉夫人怀中的胎儿也是小龙,有九条。夫人十月怀胎临盆,樵夫仙人持刀立于产房外,胎儿产出俱是摇头摆尾的小龙,于是生一条斩杀一条,一共斩杀了八条。第九条特别纤长瘦小,只见首尾端立,对着母亲恸哭不止。夫人动了慈母心,向樵夫仙人长跪不起替小龙求情:“神仙,留它一条生路吧,我保证今后不得为害世间。”樵夫动了慈心,遂斩去龙尾说:“妖孽,姑且饶你一死,你如果有灵性,自可逃去。”斩尾龙强忍巨痛,就近通过山沟中的一泓墨水遁逃,腾空往江西龙虎山方向而去。她的母亲在这次生产中不幸身亡。后来,斩尾龙化成了人形,发愤读书,考中了状元,羽化成仙。此后,每年清明节前后,斩尾龙念及慈母,都要来歙县问政山紫竹林挂钱祭母,来时便狂风暴雨,雷电交加,侵扰生灵,欲报杀父与斩尾之仇。奇怪的是:离开时听了母亲劝告,便怒气全消,和风细雨,平安无事。

神奇的故事,委婉曲折,颇有白蛇许仙之遗韵,显然是虚构的,版本有多种多样,但大同小异。这个故事,在徽州不知传承了多少年,我们不知听了多少遍,在这故事中成长。

故事无非是想告诉人们,龙尚且挂念慈母,懂得百善孝为先,岁岁挂钱祭祖。作为龙的传人的国人,自当勿忘先人,缅怀先人,寄托自己的情思。朴素的道理,生动的表达。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于是在古老的徽州,每逢清明前后,山花烂漫,桃李芬芳,杜鹃啼血,在宗族祠堂、荒山野坟间,供上祭品,香烟氤氲,纸钱飞舞,纸灰飘荡,到处是祭奠者、哀思者的身影。

“梨花飞雪满地白,紫燕寻亲伤空回”,绵绵的清明雨,承载着古今离人的悲欢,我们在春雨中思念故亲,潸然泪下,空谷传响。

今天祭祖的方式日趋文明,祭奠先人方法多种多样,烧纸挂钱,渐行渐远,鲜花网祭,后来居上。

可不管怎样,在风中,在雨中,在这个时节,那个斩尾龙的故事,就像一串铃铛,总会萦绕在我的心头,回荡在徽州的千山万壑间。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