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风徽俗 >

儿时的端午

时间:2012-01-07 20:47来源:休宁政府网 作者:吴红峰 点击:

童年,我是在皖南的古镇万安度过的。我居住的大院,就在陶行知先生的启蒙馆,有五户人家八个小孩,年纪都是相差二--三岁。平常里小孩们像夏日的蝉,叽叽喳喳地喧闹着整个大院的春夏秋冬。特别是逢年过节,平日里粗茶淡饭的孩子们更是乐得蹦颠儿,早早地巴望着大人们那天慷慨地把好吃拿出来分享。

端午节是我国的一个重要的传统节日,我记忆中的过节习俗就是家家户户包粽子纪念爱国诗人屈原、插艾草辟邪保平安等。端午节前一天,母亲就把买来的粽叶,小心地清洗后,用家中最大的木盆浸泡着。中午,母亲又用脸盆浸泡了一大盆糯米。这白一堆、绿一堆的,已搅得我和妹妹饥肠辘辘。终于等到母亲放学回家,草草地吃个晚饭,母亲就搭开架式,就着我们做作业用的煤油灯的光亮开始包粽子了。捡起两张箬叶,手灵巧地一转,一个细长的“漏斗”就被母亲握在手中,加几勺米,间或装个小枣或添一小块瘦肉,将米揣揣实,又加些米,再揣揣实,将“漏斗”上的一张箬叶翻盖下来,用二根粽叶撕开的粗线,一头用嘴咬着,一头用右手拿着,紧紧地缠上两道,打个死结,一个小巧而又滚实的“小脚”粽子就包好了。不大一会儿,筛箩里已堆满了粽子。父亲早已烧开了一锅水,倒进粽子,盖上锅盖。那一时的等待,对孩子们来说真的是太漫长了……悠悠的,一丝香甜缭过鼻翕,还没回味过来,满梁的清香就顺着风儿从身边滑过,济济地飘出那扇只有睡觉时才紧闭的大门,融入路灯下那暖暖的光,逐渐地被融融的夜色包裹……

拎起一串串煮熟的粽子,母亲就打发我和妹妹送给左右邻居。住在平房的人们除了睡觉,都习惯开着大门,煤油灯的光线绵长地照着各家门前石板路。我们就顺着这石板路将母亲做的粽子送给邻居们。回家的时候,又捎回大人们给的四角粽、枕头粽。新煮出来的粽子,最是透着箬叶那份香劲儿,我和妹妹早在吃晚饭时就留了肚子,母亲为我俩每人剥了一个自家的粽子。我最爱吃母亲包的豆沙粽,粘糯的,轻轻地咬下去,就留下一排浅浅的牙印,就着豆沙,香里透甜,甜里飘香。至今因母亲年高八十多,已是很少享受了。

那一晚,平房里的孩子们大都是咂巴着小嘴,枕着粽香,美美地入睡的……

端午那天,孩子们都不需要大人叫,就早早地起床。大人已将艾蒿插在了前后门头。我们家还习惯在早晨过端午时,桌上摆满粽子、蒜子、鸭蛋、桃、杏,还有绿豆糕。在家里,孩子们只匆匆地吃完粽子、蒜子、鸭蛋和绿豆糕,极不配合地被大人在手臂上、额头上点上几滴雄黄,佩挂着红红绿绿的香囊,然后揣着大人抓上几个桃和杏,嬉闹着去上学。过节是快乐的,就连平日里严肃的老师也不再管学生们吃零食的事儿。大家伙儿在课堂上偷偷地嚼着,在下课时忘情地啃着,吮干净的一颗颗桃核、杏核,被孩子们认真地栽在学校的小山坡桃和杏上,期待着雨水打过之后,慢慢地抽芽,慢慢地长大,期待着来年那满山桃和杏的酸甜……

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了,出差经过万安曾经居住的大院,恰又逢端午即将到来,我忽然觉得,儿时的端午真的就成了一份记忆,一份随着岁月流逝愈加清晰而弥足足珍贵的记忆……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