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风徽俗 >

年的味道

时间:2012-01-26 19:29来源:合肥日报 作者:张建春 点击:

喜欢年的味道,喜欢一年中最末和最初的几天飘过的那股淡淡的香味,亲切的、人情的、丰满的、俗世的。

挨到年边,年的味道就开始浓郁起来。

从“打年货”开始,满街的喜庆随着人流窜来窜去,红红的灯笼、一副副龙飞凤舞的门对,加上红男绿女的笑容,偶尔试放的爆竹声,传递着一浪浪的气息——年来了,倚着大红大绿,人们不断添加着年的分量、年的颜色、年的味道。过年前总有几天阳光和煦的日子,太阳暖烘烘的,在寒冷的缝隙里穿梭,让人闻着亲切、摸着温暖。年前家庭的主事人最忙了,他们会起个大早安排好家务,揣上一年中的收获,为孩子,为老人,为自己添置一些新的东西,有时也会到银行换上一叠连号票子,留着年三十晚上发红包作压岁钱,好心情的日子花钱舍得。打年货归来,是一家人最快乐的时光,小孩有了新衣服,用旧的家电换代了,有守得住秘密的,还会神神道道的,把新置办的东西,放到大年初一才公示出来,引得一家人惊喜万分。此时年的味道是崭新的,新得让人心跳。

三十晚上年的味道厚重,团圆的时光才是最美好的。年长者坐在年夜饭的主席上,把想了好久的话语湍湍地流出来,最木讷的长者,今夜的语言也是流畅的。孩子们欢快,此间更是口吐莲花,引得一家子欢笑不断,醉是少不了的,酒不醉人人自醉,大年三十的醉,醉得自然得体,醉在心中,醉在眼中,醉在一年团团圆圆的味道中。年三十的晚上少不了一家老少围坐聊天,做父母的对孩子少不了叨叨絮絮几句,把一年间最诚恳的话、最关爱的话说出来,似乎只有这夜这些话最管用,孩子们眼巴巴地等着发压岁钱呢,早不耐烦了,还是爷爷、奶奶们护着,把一个个红包掏了出来,依着从大到小的顺序分发给喜不胜收的孩子们。守岁开始了,年的味道又一次洇染开来,新年的钟声在期盼中敲响,相互的祝愿从四面八方扑来,年的味道呈现着迸溅的态势,亲切、真诚,牢牢地把定了一年中最早的晨光。

大年初一贴着红彤彤对联的大门早早地洞开,拜年的人群一拨拨地走家串户,亲朋好友来了,同事、同学来了,甚至连多年少有走动,偶有隔阂的人也来了,一声轻轻的问候,心变得软软的、暖暖的,喝茶、抽烟、吃糖,偌大的客厅,在深深的祝愿里,让年的味道充得满满的,人间的温情让年的味道卷裹着化不开来,心亮敞了,一年的路就走得稳健。乡间的年初一比城市多了更多的味道,三两个舞狮人挨户舞着喜庆,孩子们三五成群跟在狮子身后,让一个郢子欢歌笑语,喜鹊喳喳叫着,年轻人忙着回短信、打电话,相恋的人悄悄地牵着手,目光轻轻一触还是让细心的人发现了,脸便红得像大红的门对,引得一群人哄笑。年的味道围着村庄打着转,随什么样的风也吹不走。

初二、初三年的味道开始行走。岳父、岳母家,堂叔、姑舅家是必要走动的,过去的日子大多步走,现在不同了,开着私家车、骑着摩托车,一阵风般就过去了,开怀的笑自然少不了,各种品牌的酒、烟、糕点、滋补品现在不缺了,仍是大包小包地拎着,亲情在这样的日子里浓得、甜得如同蜜汁。年的味道大同小异,但行走的年味,却让一个国度多了亲切、和谐、自然。这样的行走还得延续一段时日,一个正月,年味总在不停地挥洒,它用不同的形式,演绎着一种传统、一种风俗、一种文化、一种挥之不去的味道。

实际上年的味道是阳光和稻菽的味道。阳光是大自然最珍贵的恩赐,稻菽是人类赖以生存的谷物。从刀耕火种走来,把阳光和稻菽播在土地上,让它们交织成一种混杂亲切、人情、丰满、俗世的味道,然后再让年这根总揽的丝线串起来,织成中国式的情结,一年一度在我们深爱的土地上弥漫,并深深地吸纳进血液里。

闻到了年的味道,年来了。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