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风徽俗 >

“三月三”庙会好热闹 乌江镇:不仅属于霸王的故事

时间:2012-03-16 08:38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王芳芳 点击:

奇怪:苏皖各拥一座乌江镇

“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西楚霸王项羽兵败乌江自刎的故事家喻户晓。这个故事发生的地点,就在安徽省和县的乌江镇。2月21日下午,萧瑟冻雨中,我们驱车到达了乌江镇上。

乌江镇位于和县东北,与南京市、马鞍山市接壤,而镇子对岸便是江苏南京浦口,也有一座乌江镇,彼此之间隔着一条河,以桥相通。关于这两座乌江镇的由来,咨询了当地居民,才知道,属于南京浦口的乌江镇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名为“江浦县林山乡”,当时,属于安徽和县的乌江镇是苏、皖交界处著名的贸易集市,镇内商铺林立,热闹繁华,对过的林山乡(乌江人称为“桥北”)的居民经常过桥来赶集。直到1998年,在旅游经济大潮的催动下,林山乡才被改名为“乌江镇”,大力挖掘和发展了当地人文、地理等旅游资源,大打“乌江牌”,在文物保护、景点开发上做了很多的工作。与安徽这边的乌江镇两相比较,有了后来居上之势。

寻源:乌江到底是哪条江

“顺风吹动乌江水,好似虞姬别霸王。”歌谣中唱道。乌江到底是哪条江?这个问题看似简单,但因为和县就在长江边上,且这一带水系众多,难倒了不少人。上网查了一下,有说就是长江的,甚至有说根本不是江,只是带有“江”字的地名。咨询了和县旅游局,副局长尹义权告诉我们,乌江就是泗马河,自古直通长江,在项羽兵败时还是一条非常宽阔的河。历经千年淤积,水位已经下落了很多。也就是我们在镇这看到的那条浅浅的河。泗马河原名“驻马河”,河边留有驻马石,得名于当年项羽走投无路,在此驻马之意。河上架有桥,名为“乌江大桥”。也就是沟通苏皖两座乌江镇的那座桥。

意外的是,我们在河边询问了一些居民,竟然大都不知道从小看到大的这条河叫什么名字,有什么来历。一位路边烟酒摊的老太太告诉我们:“那条河,我们从小就叫它‘大河’……”

溯往:中央领导下指示重建灵祠

此行的重点,是乌江镇东南方向一公里凤凰山上的霸王灵祠。据《和县志》记载,项羽自刎之后,当即被汉将瓜分遗体。事后当地百姓就地掩埋了残骸和血衣,是为“衣冠冢”。后人于此建亭祭祀,人称“项亭”。于唐代始建祠,上元三年,由大诗人李白的族叔,唐代书法家李阳冰为祠书写了篆额:“西楚霸王灵祠”。原有建筑99间半,传说帝王方可建祠百间,项羽未成帝业,必须少建半间。祠内分正殿、行宫,水龙宫,棂星门及轩、舍、厢、室等……历代文人骚客,如孟郊、杜牧、苏舜钦、王安石、陆游等都曾来祠参拜,并留有题诗。

霸王祠在建成后千余年的历史风雨中几经毁败,几经重修,最初模样早已荡然无存。最近一次毁损是在“文革”期间,塑像与墓地全部被毁,仅余正殿三间与两侧厢房,挂牌改名为“乌江农业中学”。直到1982年,才由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胡耀邦视察安徽时下指示希望尽快重建。由地方政府拨专款,到1985年即复建开放,1992年再行扩建。现总占地面积107亩,恢复了汉阙,抛首石、三十一响钟亭、乌江亭、驻马河遗址、旗杆台、棂星门、偏殿、衣冠冢、墓道、墓室、石人石马、霸王鼎等十几个景点。为安徽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国家AAA级旅游景区。

现祠内不仅塑有2.6米高的仿青铜霸王立像。还有毛泽东、黄镇、贺敬之、李准、刘绍棠等伟人、作家的诗碑,赵朴初、林散之、韩美林、范曾等书画家题写的楹联、匾额等,于参观者是难得的集中的艺术熏陶。

非遗:霸王祠“三月三”庙会好热闹

车子出镇以后,行驶的一条水泥路颇为坎坷,于颠簸中到达景区门口,向管理员道明来意,然而管理员声称未事先得到上级相关部门通知,又无上级领导陪同,不能接受采访。经过再三解释和通融,我们才得以进入景区参观。此行中,除了路况问题,我们还注意到,在简陋的售票窗口上,并未明码标出门票的价格。这些只是细节,但与霸王祠的规模和景点级别相比较起来,不得不说折射出本地旅游业发展的一些侧面,在观念普及以及服务规范方面,还存在提高空间。

天气不好,天色已晚,景区内并不见游客踪影,只有我们一行人的脚步打破寂静。这座霸王祠,虽然大部分建筑是仿古重建,但雄伟庄重,朱墙黑瓦,斗拱飞翘,配以甬道幽深,松柏苍翠,草坪旷荡沉默地铺展开去,的确很有王侯之祠的肃穆气息。催人大起思古抚今之情。随处可见古今艺术大家的题字,给这座英雄之祠平添了浓厚的文化气息。

可以观察到,在大殿前的香火台上,深黑色的烟灰积得并不多,显出一种清冷。对于这个疑问,和县旅游局的尹副局长告诉我们,霸王祠每年约接待十几万的游客,现在正好是淡季。香火最盛的时候要到节假日,特别是大年初一到十五,附近四乡八镇的村民都会来焚香祭奠。而每年农历“三月三”,按照当地风俗都会在霸王祠举办庙会,除了传统的赶集市,更有县文化、旅游等部门举办的各种文化活动,如龙灯队、高跷队及庐剧表演等。霸王的木雕塑像被高高抬在队伍前面游行,传达着千百年来老百姓的朴素心声,场面非常热闹。现“霸王祠三月三庙会”已被省政府列为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

传说:抱着霸王哭一场

据1990年曾在和县工作过的国画家高军先生回忆,当年他所看到的霸王祠,虽然是复建过的,但规模远较现在为小。最外面是间砖瓦小屋,一位当地老人就住在里面,看祠兼卖门票,门票仅为一角钱。很少看到游客,他去的时候,老人连称没什么好看的,便拿出大门钥匙交给他,让他自行开门参观。大门之后,就是一个大院子,许多破砖烂瓦,大殿其实就是几间农村格式的砖瓦平房,安放着孤零零的霸王像。

高先生还记得,当时门上的匾额,还是张爱萍将军所题,为“霸王祠”三个字。站在祠前即可远眺长江一线,可见江天一色,风光十分宜人。但除此之外,祠前荒烟蔓草,人迹罕至,千古英雄之西楚霸王,也实在是寂寞得狠了。

霸王祠在千余年的历史中,风光的时候甚少。明代诗人戴重在诗中描写霸王祠:“夕阳留雀庙,孤艇系乌江,病叶相风残,寒潮夜不降。”也是一个非常荒败的景象。英雄失路,生前身后都令人唏嘘者,莫过于霸王。这是很让天下不得志之人生起共鸣心的。以至于在和县当地,流传着“哭霸王”的故事。

据宋代洪迈《夷坚志》载:和州人杜默,累举不成名。性英傥不羁,因为乌江谒项王庙,被酒沾醉,方柱香拜讫,径升偶座,据神颈,拊其首而恸,大声语曰:大王有相亏者,英雄如大王而不得天下,文章如杜默而进取不得官。语毕又大恸,泪如迸泉。庙祝虑其获罪,强扶以下,掖之而出,犹回首嗟叹不能自释。祝秉烛检视,神像亦垂泪未已。

杜默,名杜师雄,是宋代的一代“歌豪”,与“词豪”欧阳修、“诗豪”石曼卿齐名。然而早年屡中不第,苦恼万分。因此回到故乡,来到霸王祠前就触动心事,抱着霸王塑像的头大哭了一场。结果,神奇的是,霸王塑像也默默地流泪了。这真是古今同悲的一哭。如今,我们看到,在项羽塑像的立柱上,还有一则楹联写道:“司马迁乃汉臣,本纪一篇不信史官无曲笔;杜师雄真豪士,灵祠大哭至今墓木有余悲”。

杜师雄就是和县人,晚年辞官回到故里,隐居于和县西南约20公里处的丰山杜村。他曾在屋前手植六株梅花,现存一株,稀奇的是,这株老梅,每年春天只开半边花,还有半边到下一年才开,轮番开放。被当地人称为“宋时梅”,又叫“半枝梅”,如今也是和县旅游著名的一道风景。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