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风徽俗 >

话说各类匠人

时间:2012-04-02 18:03来源:岳西民俗网 作者:秩名 点击:

早些年,大凡每个村子都有裁缝、木匠、砖匠、瓦匠、弹匠、篾匠、烟匠、石匠、漆匠……这样一些手艺人,统称“匠人”、“手工业者”。他们走村串户,上门做着手艺活,他们如同乡村的河流四季流淌,浸染着乡村平静的生活。

在岳西,手艺人新年“开张”,第一天出门做活,必自下游“兜水”上,以示财源广进。收工时,东家也用红纸包工钱,给匠人一个好兆头。

裁缝

我还是小孩时,看到裁缝上门做衣,只是夹个布包,里面包着剪刀、尺。裁缝多是半老的人,走路弓着背,有些未老先衰的样子。做的衣服是老式对襟褂、抄腰裤。做衣全凭手中的一根针,连扣子都是用布边敲成的,老人们叫“肉扣子”。

上世纪70年代,裁缝开始使用缝纫机。早上,徒弟挑着机子走在前面,师傅双手靠在背后,上门赶工。做衣时,师傅对着裁剪书裁剪,徒弟踩机子,这就快多了。那年头,农家平时很少做衣,多是到了腊月才请裁缝上门做衣。晚上,我们在被窝里竖起耳朵听娘与父亲商量做衣的事情,巴不得裁缝早一天进门。

年关临近,裁缝忙碌起来,母亲几次催请,都排不上号,只好让我们姐弟赶到裁缝当天做衣的人家,待收工后,干脆把缝纫机挑回家,来个先下手为强。

看着缝纫机欢快地转着,我们围拢在机子旁,焦急而又兴奋地等着自己的新衣。成功了,连忙试穿,再脱下留待过年穿。

裁缝一年到头不见太阳,多是“白面书生”。做衣时,大屋里的姑娘爱在他们身旁转悠,与徒弟眉目传情。师傅发现了他们的秘密,也就成人之美,当起了红娘。

“裁缝不偸布,三天一条裤”。有精明的家庭主妇总是把布算得紧紧的,担心裁缝会“落布”。裁剪下来的布角,也都留做日后补衣做鞋。

木匠

“俩人都在动,沿着一条缝,上面的腰动,下面的屁股动。”这可不是黄段子,而是小时候一位木匠在我家做活时打的谜语。我怎么也猜不着。他指着两个正在锯木板的人,我才恍然大悟。

木匠干的活,既出蛮劲,又要有心窍。吃完早饭,面对一堆木料,主人一口气说出要打的水桶、桌子、猪食盆等木器名称,木匠开始下料,锯断、斧砍、刨推,忙得满头大汗。不一会,树皮、刨花堆了一地,一棵树变戏法似的成了平整的木板。听木匠师傅说,木器中要算火香桶最费时费力,别看它不大,有的木匠还做不成功。火香桶呈八方形或六方形,姑娘出嫁时,里面装有红鸡蛋、木炭,在路上讨火种点着进婆家,意为“传香火”。

桌子面用料以梓树、樟树为上品,木板要3块,2块或4块就成了乡间厕所粪缸上的板子。陈荣贵师傅在我家打桌子,从早忙到晚,就差安桌腿榫最后一道工序。他倒持斧头,嘴里“嘿”着,用力过猛,一下子桌面散了架,成了几大片,功亏一篑,我们一家人哭笑不得。

砖匠

砖匠,也叫瓦匠,在室外干的是体力活,学这门手艺的,都是身强力壮的小伙子。

平日里,房屋失修漏雨,要趁晴天请砖匠翻屋。师傅要根据主人的指点,找出漏雨的瓦片。在屋上猫着腰,踮着脚寻漏,一干就是半天,可不是轻松活。脚步重了,会踩破瓦。漏子没捉住,下雨照样漏,有人就笑话:“天晴包不漏,下雨漏不包”。搭锅台,也有讲究。有的搭的锅台旺火,节省柴草,烟出得畅,有的浪费柴草,烟囱出不了烟。

砖匠大显身手的还是盖房子。盖房是人生的大事,对师傅都很尊重。老主顾是主师,其余的砖匠由主师请,为客师。下基脚要看是否合主人生辰的时辰日子,忌属的家庭成员要回避。逢上深更半夜,主师也要到场,只不过象征性地放几块石头而已。开始行砖这天,要办“起手饭”,鸡鱼肉圆八大缸,主师坐上席。盖瓦那天,照例办“出水饭”。瓦刚盖好,下起了雨,认为是“出水”,兆头好,皆大欢喜。

砖匠手上的功夫了不得。墙砌到高处,砖挑不到砖匠身边,只能向高跳上抛砖。下面的小工也要有力气,20斤上下的土砖抛上几米高,砖匠手腕需使暗劲才能接住。根据缝隙大小,砖经砖刀一砍,就像切豆腐一样轻松自如。快要封顶,搭的跳起不了作用,只能站在刚刚砌好的墙上踩马退着砌。这时的墙晃动着,没有胆量站在上面头都发晕,何况还要出力行砖。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