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风徽俗 >

岳西道士经(关灯经文)(2)

时间:2012-04-03 08:54来源:岳西文史网 作者:秩名 点击:

《四季》

堪叹春景百花开,劝君绣莲寨,荣华富贵命安排,可叹时光空过了,千年万载不回来。堪叹夏景雨天长,荷花池内香,有钱难买这份光,逢年夏天三伏热,小舟寸可碧波上。堪叹秋景菊花黄,家家造酒香,空中鸿雁飞成行,果老二万七千岁,颜回不幸少年亡。堪叹冬景雪花飞,家家座暖围,孟姜女子送衣寒,哭倒长城数万里,脱衣包骨转家乡。

暑往寒来春复春,夕阳桥下点红灯,一阵春风来吹火,只见清风哪见人。暑往寒来夏复夏,江南第一是谁家。三点五点春前雨,一枝二枝摘仙花。暑往寒来秋复秋,人将白骨葬荒丘,蝴蝶梦中家万里,望乡台上泪双流。暑往寒来冬复冬,劝人行善莫行恶,苦苦甜甜随着过,劳劳碌碌一场空。

暑往寒来春复春,一朝天子一朝臣,不信但看檐前水,点点落地不差分。暑往寒来夏复夏,如今世事好繁华,不信但看池中藕,红莲变作白莲花。暑往寒来秋复秋,夕阳桥下水东流。将军战马今何在,野草闲花满地愁。暑往寒来冬复冬,人争闲气一场空,曾记当年骑竹马,如今不却白头翁。

春来无处不飞花,寒食东风遇柳斜。人生在世犹如梦,西望长安不见家。夏到青禾雨咋晴,南山大佛转分明。盘祖依然还宫会,西去栏阕无故人。秋来月明上园台,江上芙蓉独自开。渺隔阴阳泉路远,几度思乡不回来。冬来冷冷缩风天,雪映栏关马不前。光阴似箭催人老,日月如梭斩少年。

《升度亡魂登道岸》

人生七十古来稀,未有生来死未知;不信但看天边月,怎好团圆又落西。远观天上星和月,近看人间水与山;青山绿水依然在,人死一去不回来。叹君一去别泥城,黄泉路上好伤心;独自行来谁做伴,慈光接引上天庭。夜深睡得三更梦,翻身不却天又明;回头仔细思量想,尽是南柯一梦中。

昨夜天边五色云,笙萧鼓乐闹城城;凡人知道神仙过,慈尊下界度亡魂。人生好似一张弓,朝朝暮暮在手中,有朝一日弓弦断,恰似南柯一梦中。人生百岁有天罗,莫把心机太用过;沧海桑田田变海,江河成陆陆成河。东湖燕子两湖来,鸟为食亡人为财;蜜蜂只为贪花死,三伯只为祝英台。

一张红纸四角方,上写亡人在中央;灵前摆得般般有,哪见亡人把口尝。亡人面前两盏灯,一盏昏来一盏明;一盏照开天堂路,一盏照破地狱门。日月犹如两只船,东边撑起落西边;一只船儿催人来,一只船儿斩少年。古天古地古乾坤,古年古月古时辰;古山古水依然在,如今哪见古时人。

昔日庄周去游春,观见路边两座坟;东边藏的汉高祖,西边藏的楚霸君。高祖坟上长青草,霸王坟上垂柳荫;历代帝王都如此,都在荒郊做鬼魂。天留风雨道留径,人留子孙草留根;天留风雨立万物,道留真经度亡魂。人留子孙传后代,草留枯根又逢春;草死叶落根还在,人死一去不回来。

人生一世草一春,嫩草怕霜霜怕日,日怕云掩花怕风,鸟怕弹弓鱼怕网,人怕阎君把笔勾。二十四孝叹王祥,丁郎刻木叫亲娘,孟宗哭竹冬生笋,目莲救母上天堂。奈何桥来奈何桥,七寸阔来万丈高。大风吹得摇摇摆,小风吹来摆摆摇。行善之人桥上过,金童玉女伴过桥;造恶之人桥上过,牛头马面两相交。一丫丫入水心内,风吹浪压任水飘。幸逢天尊来救苦,慈航普度上天堂。有心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花不发来柳成荫,哪见载花插柳人。文星耿耿犯天颜,虚度光阴三十年,只望曾子养曾昔,谁知延路哭颜渊。白头老母扶灵案,红粉佳人化纸钱;待等来年寒食节,一声儿罢一声天。

一张红纸四角齐,曾记当年结发时;只望夫妻同到老,谁知半路两分离。


顶一下
(66)
64.7%
踩一下
(36)
35.3%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