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风徽俗 >

早年安庆乡土童戏

时间:2012-04-11 22:32来源:安庆晚报 作者:杨积盛 点击:

早年,老百姓生活艰难,孩子们连温饱都无法保障,却享受着极大的自由。大人忙于生计,无暇顾及,小伙伴邀帮结伙,创造了无数精彩的游戏,尽享快乐时光。

儿时游戏有不少是各地相同的,比如滚铁环、踢毽子、跳绳、跳皮筋、打弹弓、打蛋子儿(弹玻璃球)、拍洋画、老鹰捉小鸡、抓特务、跳房子(跳格子)等等。还有些游戏似乎是安庆独有的,或名称不同,或玩法不同。

砸鳖。用多张纸折成三角形或是正方形,厚厚的,称为‘鳖’,使劲砸下去,形成气流,把对方的‘鳖’掀翻,就赢为己有;

驰鳖。找来片状青石,作为‘鳖’,于十多米外立一砖块,瞄准用力掷出,‘鳖’在地面快速滑行,将目标砖‘驰’倒地者为胜。(驰,滑动);

冲铁丝网。所有孩子分成两边,互相手拉手,开始时,扮铁丝网的一边指定对方冲击的人,大家把手摆动起来,用‘大秧歌’的曲调唱道:“我们要求一个人”,队列边唱边向前走三步,对方同样一齐摆手问道:“你们要求什么人?”回答:“我们要求xxx”,这时xxx立即从对方行列里冲出,向手拉手组成的铁丝网冲去,力图把铁丝网冲破,成功了就可以回到本方队列,并带回一个俘虏,如果冲不过,则会被对方铁丝网围住,成为俘虏,游戏重新开始,铁丝网由另一方担任。这个游戏很费时,往往分不出胜负;

打乌龟壳。大家坐成一排,伸出双脚,一个人在对面拿着树枝,挨个敲,大家念念有词:“脚底脚底邦邦,邦到南山,南山划船,是尔公公,是尔婆婆,大脚,小脚,乌龟,缩了,一支,大,老,壳!”数到壳字时树枝落到哪支脚上,就缩起。再接着敲,接着念,不断重复,直到最后一支脚。这孩子就要受到惩罚。大家一对对头抵头,手搭在对方肩上拼成拱桥,受罚者从桥洞钻过,大家‘嘟’嘴,唾沫飞溅,说是下雨。“尔公公,尔婆婆”是否也能说明安庆方言与古语的渊源呢?

女孩子斯文得多,玩的游戏也斯文。

翻花绳。把一段绳子打结成封闭圆环,套在双手四根手指上,另一人用两只小指各勾住一段,再用其它四指插入,翻出,就变成新的形状,再交叉重复,因勾住和插入的部位不同,变换成无数的花样,如;五角星、桥、花篮、床、窠桶(安庆特有的婴儿冬季摇床,)等等;

抓子儿。缝一寸见方的小布袋,填入米或是沙子,作为老子儿,用小石子作为小子儿。把老子儿抛向空中,迅速抓起地上或是桌上的小子儿,再接住老子儿,抓得多的为胜。熟练以后就玩出名堂。抓麻将子儿更有趣,分好多个步骤,在一个抛接过程中,把四粒子儿翻成不同姿态,并抓起。依序为全立式、全折式(侧立)、全背式、全字式。最难的是全不同,即一个立、一个折、一个背、一个字,翻不成或是没接住老子儿就是失败,从头再来。技术最好的,可以一次完成所有步骤。

大些的孩子们出来玩,还有累赘。家家孩子多,大人无力照料,总是大的带着小的。游戏时,为了玩的痛快,就把小的集中在一起,用猜先派出一个大些的孩子照应,称为‘奶妈’。他一边不时扭头看着玩的正欢的伙伴们,一边教小娃娃玩指头游戏。

一种叫‘逗逗飞’,两手食指相抵,分开,再抵,再分,然后双手张开,口中念:“逗逗、逗逗、飞…….”;

一种叫‘抓挠子’,双手握拳、张开,不断重复;

这两种游戏都是幼童玩的,再大一点的就玩杨奶奶拉架。这个游戏,男孩女孩都喜欢,一个人玩。双手拇指与食指、中指对捏,再交叉,分别动不同的手指,口中念道:“三匹白马朝前走,三个老头在喝酒,两个‘厄a’子在打架,杨奶奶,出来拉,小媳妇躲着床兜哈(底下)七(吃)锅巴,崩龙崩龙一包渣。”双手撒开。如此十个手指全用上,乐此不疲。

正玩着,有个别小娃娃不干了,哭闹起来,哥哥或姐姐飞跑过来,和‘奶妈’用手搭成轿子,让啼哭的小娃娃坐上,悠悠的荡起来,嘴做吹喇叭状:“哇嘀呜嘀哇哇,新娘子到婆家家……”(安庆方言‘家’读ga,唯独在这儿读jia),一会儿,小娃娃就会‘咯、咯’笑起来。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