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风徽俗 >

界首方棋:那些放不下的记忆和传承

时间:2013-01-03 19:54来源:颍州晚报 作者:姚曼玲 谢树立 张锐乾 点击:

“每一种流传下来的民间文化,都是老百姓智慧结晶,民间游戏也是。”曹银州说。

界首方棋(“插大方”),这一流传数百年的乡土文化游戏,被界首市民间弈人曹银州挖掘出来,他历时两年写出5万字《方棋入门》“教材”。

今年7月,全市第三批非遗项目开始申报,“界首方棋”正式上报。据悉,申报结果将于明年年初揭晓。

第一个会玩的游戏是“插大方”

1958年,曹银州出生在美丽的界首沙河岸边。在曹银州的记忆里,自己第一个会玩的游戏就是“插大方”。

当时,娱乐生活匮乏,打牌的人被当地称为“二流子”,听起来极为不雅。于是,与打牌完全不同的“插大方”,开始在群众间流行开来。

界首“插大方”,学名“方棋”。在乡间,两人随便找个宽敞的地儿,横竖画上六道线,组成“棋盘”,以小石头、土块为棋子,便可“杀”得天昏地暗,经常忘了吃饭和干活。

交战双方轮流布子,布局完成后,便轮流行棋对奕。在行棋中,某方如果能走成4枚棋子彼此相连的正方形,即“成方”,就可以“吃掉”对方任何一个能破坏“成方”的棋子,直到分出胜负。

在我国,方棋已有数百年历史,流传广度仅次于象棋。据介绍,因简便易行,界首方棋广受百姓喜爱,除影响至太和、临泉、亳州、沈丘、阜阳等周边县市外,还辐射到河南、山东、河北等地。

痴迷“插大方”

走过大小500多个村庄

曹银州从小就喜欢挤在大人堆里看棋。若是学到了新诀窍,他便急忙冲回家,跟爷爷坐在大杨树下“拼杀”。

这一习惯,曹银州一直保持到参加工作时。

在界首市住建部门工作,曹银州从事村镇建设管理,进行调查研究指导村镇建设工作,少不了奔波于乡间。他惊讶地发现,乡村田头、街头巷尾,周边方圆上百公里,到处都有人玩“插大方”。

工作之余,曹银州总会骑着自行车去乡间转悠。不论是在田埂上遇见两老人的比试,还是在集上碰到路人对弈,只要看到棋局,他便会停下来,“杀”上一回。因为迷“插大方”,曹银州曾走过界首大大小小500多个村庄“取经学艺”。

敢在乡间大街上摆棋局的都是高手,而曹银州最喜欢挑战这样的高手。街头一角,常常集聚一群人,或蹲或站,围着棋盘或下或参。棋盘上不分大小尊卑,只凭本事说话,甚至端着碗、喊丈夫回家的大嫂,也会用筷子给他指点一二。

奋斗700多个昼夜

写出5万字《方棋入门》

“每一种流传下来的民间文化,都是老百姓智慧结晶,民间游戏也是。”这样的想法,曹银州一年比一年更确定。

2005年夏天,曹银州送女儿去合肥上大学,顺便在小宾馆住了将近两个月。

刚去人生地不熟,曹银州闷在宾馆里自己跟自己斗“插大方”。当他走出宾馆找人比试时,才发现当地很少有人玩这种游戏。而书店里,虽然关于象棋、围棋的教材比比皆是,但方棋教材怎么也寻不到。

也算是民间文化,为何连个“教材”都没有?曹银州无法接受,心里开始琢磨:何不把下方棋技巧整理成“教材”,促成方棋游戏发扬光大,走向全国?


顶一下
(5)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