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风徽俗 >

那些远去的庐阳端午习俗

时间:2013-06-18 08:12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萧寒 点击:

端午节是中国古老的传统节日,因此民间过端午节是颇为隆重的,除去赛龙舟、悬艾草、佩香囊、吃粽子等比较普遍的庆祝方式之外,各地因为民情民风的不同,过节的方式也有所差异,各有风情。下面谈谈合肥人过端午的那些旧事儿。

吃五黄、花糕和苋菜

老辈的合肥人都知道,合肥旧时曾有“早端午晚中秋”的说法,即端午节一般是早上过,中秋节一般是晚上过。端午节那天,清早起来一定要吃粽子和绿豆糕。

除却吃粽子和绿豆糕,老合肥还有一项必不可少的传统,就是端午中午吃“五黄”——“烧黄鳝、拌黄瓜、烧黄鱼、咸鸭蛋黄、喝雄黄酒。”合肥民间相信吃了“五黄”就会五毒不侵,四季平安。过去雄黄酒是将雄黄加入白酒中直接饮用,现在大家都知道雄黄含有毒素成分,饮雄黄酒的人越来越少,所以“端午食五黄”习俗也渐渐变得残缺起来。雄黄酒除去饮用之外,在端午这一天,有小孩的人家都用手蘸着雄黄酒在小孩头上写个“王”字,并在耳朵后面、前胸、手臂都涂抹一点,以示可以祛毒,从而保护小孩子百病不生。

另外,端午节这一天还要吃花糕和苋菜,花糕是用发面加糖蒸制,形似元宝、蝴蝶,表面以红色花点缀,为儿童爱吃的应时点心。苋菜也是不可缺少的应时菜。俗谓饮雄黄酒可防生疥疮,吃苋菜可净腹,土话叫“打浪肠子”。

五毒随身戴香包

合肥人过端午除了吃的方面有讲究,在穿和装饰的方面也颇有特色。在这天,人们会将绣上蝎子、蜈蚣、毒蛇、蛤蟆、壁虎这“五毒”形象的红肚兜给小孩子穿,认为可以驱“五毒”,防瘟疫。同时,还要给小孩子佩戴香包,香包又叫香荷包,一般为鸡心形、粽形,内装有雄黄、艾草等中药成分,戴在身上起驱虫除秽的作用。笔者记得小时候,社会上曾一度爆发过脑膜炎疾病,那时候含有这些中药成分的香包就出现了,小朋友几乎人人身上都有这种香包,闹得笔者以为天天都是端午节,天天都有粽子吃呢。

戴辟兵符贴符像

端午习俗除了佩戴香包之外,合肥还有佩戴“辟兵符”的习俗,所谓辟兵符并不是什么纸符箓一类,而是赤白黄青黑五种彩色丝线系在手臂之上,可辟兵疫。关于系五彩丝线的由来则是古人认为五月五日是恶日,因此这一天都要以五色丝线缠绕手臂,以五色象征五方鬼神齐来护佑,预防瘟疫。《嘉庆合肥县志》中载:“端午,食角黍,饮菖蒲酒,簪艾虎,佩辟兵符,为竞渡之戏。”

旧时合肥人家过端午节,需贴天师像、钟馗像、钟馗嫁妹图、五雷符、韦驮镇凶图等各种绘有神仙镇妖除恶的图像,认为可以驱妖邪、镇恶毒。一般人家厅堂梁柱、门窗帐屏,都有粘贴符像的。

采百草净空气

采摘百草治疗疾病,或留作药饵,合肥民间俗称为“草方或草头方”,这些草药不仅价格低廉,而且易寻,比如车前草,合肥人有顺口溜“小小车前草,房前房后找”。草药一般都在五月五日采集,《荆楚岁时记》谓端午采杂药,赛龙舟,可见在六朝时期就已相沿成习。

旧时合肥人采摘艾草,将其编为虎形戴在身上或插于门户之上,俗称艾虎,用来攘除毒气。近代以后世人嫌其繁琐,遂以直接在门头悬挂艾草代替,一般会将艾草绑成一束,然后插在门楣上,或是在门楣两端分别插上一根艾草。医者则捕捉蟾蜍、蜈蚣等毒虫以留作药饵。由此可见,端午的一切饮食服饰,都有辟毒祛恶趋吉避凶之意,因此堪称我国民间的医药节。

合肥人谚语“吃过端午粽,才把棉衣送”,说的就是端午之后正是天气渐热,虫类繁生,病毒开始流行,各种传染病纷纷伺机侵蚀人体健康,故而此时应当重视预防,此时焚烧各类中草药品,可以清洁空气,比如燃烧苍术、白芷、艾叶等,今天合肥城内燃烧苍术等中药的人家已然少见,在合肥西乡,至今仍保留端午燃苍术的习俗。同样的,在室内播洒雄黄酒、艾茎酒、石灰水则可以杀灭病毒,而放除虫菊一类的盆栽,也有助于预防害虫的孳生。



顶一下
(1)
50%
踩一下
(1)
5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