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风徽俗 >

池州傩戏——渐趋消弥的文化传奇

时间:2013-07-15 09:07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于晴晴 点击:

傩戏,乍听起来具有些许神秘色彩。池州傩戏,古朴淳厚,神韵郁结,被誉为“戏曲活化石”。阜阳师范学院池州傩文化调研团在队长吴鹏程的带领下,开始了揭秘傩戏神秘面纱的旅程。

探秘之旅

7日上午我们乘车绕山脚,一路蒲苇摇曳,来到刘街。艳阳高照,林荫斑驳,完全看不出前一日的暴雨痕迹。刘街村依山傍水。陡峭的山岩上满眼碧绿,石桥下河水淙淙作响。来到刘街村委会,我们得到热情的接待。村委会工作人员安排了当地村民刘当红做我们的向导,引领我们去南山上村的刘氏宗祠。

沿着一条鹅卵石砌成的小路,我们朝祠堂走去。路旁的小沟渠里一弯浅浅的水清澈见底。“问渠那得清如许?”这源头活水却不见踪影。我只得惊异于南方山水及建筑的神奇之处。走着走着,不多时便看到一石门上题着三个醒目的大字“天一门”。字由名人题写,傩戏的辉煌历史可见一斑。进门后,行几步便看到祠堂的正门。最顶端双龙盘旋,正中央的牌匾熠熠生辉,书法笔力遒劲,气宇轩昂。

“这就是刘氏宗祠。”刘当红说,“正中央这块空地是演出的场地。每年春节期间祠堂里都会有场面热闹的傩戏表演。”“那每年具体都表演些什么呢?”同行的同学怀着好奇的心情问道。刘当红热情地回答:“这个就很多啦。有傩舞《打赤鸟》《舞回回》,傩戏有《刘文龙》《孟姜女》。”他还补充道:“龙亭每年轮流放置。明年刚好轮到刘氏宗祠。你们明年有机会一定要来看看龙亭。到时候这里一定很隆重、很热闹。”只见他脸上洋溢着喜悦的神情。我们频频点头并用好奇的眼神打量着祠堂里新奇的事物。抬眼望去,祠堂顶部梁上的木雕镶着金箔,即使不再如当年富丽堂皇,但也难掩其辉煌的过去。

再往里去,是一间有着天井,供着牌位的房间。侧壁上挂着各种有关傩戏的奖状。天井,我是第一次见。祠堂里一个做木工的师傅说:“天井的寓意是四水归潭。”七月烈日炎炎,但站在天井处,感受到的却是凉风习习。木工师傅还说天井冬天即使有雪落进来也不会觉得冷。牌位旁边的侧房里放着表演傩戏的道具,有木雕金饰的八仙,有写满书法的条幅等等。转身从内向外看,祠堂大门的内壁上砖雕做工精致,巧夺天工,折射出刘氏祠堂的文化底蕴。

堪忧之势

池州傩戏尽管有着骄人的历史,但未来的传承与发展前途堪忧。祠堂的墙上贴着一张红纸,写着今年春节傩戏表演时每家每户捐钱的数目。刘当红告诉我们:“傩戏表演的资金不足,主要靠村里人每家捐一点,有捐钱的,有捐工的。”祠堂里的木工师傅就是以做工为祠堂做贡献的人。靠捐助仅仅勉强够每年演出时的费用。祠堂的修缮,演员的发展都没有资金。

庄严的祠堂美中不足的是大厅侧壁被挖了个大门形状的洞。木工师傅指着洞外面的断壁残垣说:“其实那里比大厅更漂亮,那是晚清名宦刘瑞芬的会客厅。只可惜房子塌了,没钱修缮,怕倒了伤着人,只好拆了。”听着都让人觉得惋惜。那拆掉的不仅仅是一个房间,而是祠堂的文化印记。梁上的金饰木雕是祠堂辉煌的印证,如今却在时间的冲刷下黯然失色。祠堂里的砖雕精美别致,但很多都在文革时期被破坏了。有的砖雕则随着时间的流逝脱落在无声的历史中。留下的不完整的图案,徒增祠堂的苍凉。祠堂整体看起来有些破败,厅堂里堆放的木屑似乎在诉说祠堂的荒凉。试想当年刘氏宗祠究竟是何等庄重?如今却面临着冷落的境地。

9号,在村子里我们进行了随机调查,深入民众了解傩戏。通过问问题的形式,我们了解到很多村民都不大了解傩戏,基本上都是每年去祠堂看看,凑凑热闹,祈求平安。许多村民对傩戏的表演,唱腔,所唱的内容知之甚少,也不太感兴趣。这种现象在年轻人身上表现得尤为明显。会唱会演傩戏的只有为数不多的高龄老艺人。刘臣瑜就是其中比较著名的一位。由于傩戏传男不传女,傩戏表演经济来源少,保护力度小,再加上近些年来村里人外出务工人员数量的增多,傩戏的传承和发展面临着窘境。

信仰之尊

傩戏源自巫术,历史悠久,是一种图腾信仰。随着时代的变迁,它吸收了很多当时的风物。它寄托了当地人祭神驱鬼,祈求丰收,渴望吉祥安泰的美好愿望。傩戏的表演不具有商业和纯粹的表演性质。它是世代传承的风俗习惯,是宗族的文化标识,是民间的艺术瑰宝。它有着自身独特的魅力和尊严,散发着夺人的光彩。。

然而商业化的社会下,傩戏的身影渐渐地朦胧了。它曾经走出国门,名扬海外,引来无数异域的学者、游客前来观赏、调研。如今却因种种因素,它的声音渐稀微弱了。池州傩戏就犹如那河中的沉积物,见证着历史和当地的风土人情。所以它不应再沉寂下去!这一传承千载的文化传奇不应消失在历史的风尘中。政府应该高度重视,加大傩戏的保护力度。只要有可能,我们每个人都应该为了信仰的力量去捍卫它的存在。

毕竟有信仰的宗族生生不息!有信仰的民族生生不息!



顶一下
(1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