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风徽俗 >

闷白·装新·扣饭

时间:2013-12-02 11:01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陈频 点击:

编前话:

有谚语曰,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此话有道理,但是婚丧嫁娶,各地就有各地的风俗习惯。老合肥陈频先生看了吕士民老师的漫画《出嫁》,回忆起小时候看见过的合肥地区姑娘出嫁的情景了。

看了2013年7月5日的“坊间记忆”《出嫁》,让我想起了旧时合肥姑娘出嫁的一些趣事。当时的准新娘为了在大喜之日得到大家的夸奖,在喜期(旧称结婚的日期)前半个月左右就要进行准备了。

那时候,合肥这一带人结婚称之为办大事,男方叫收亲,女方称出阁(也有叫出嫁的)。结婚这一天的日子叫喜期,新郎和新娘通称新人。

虽说“家住十里地,各处有乡风”,但是合肥这一带结婚习俗,基本上大同小异。

一、喜期前半个月

喜期(旧称结婚的日期)前半个月左右,待嫁的姑娘,就已经进入准新娘的角色。

女孩子家平时要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农活。诸如栽秧、锄地、收禾之类,农村通称为“弯腰活”。只有“待”在闺中的女儿,有一段时间可以例外,那就是出阁(即出嫁)前的半个多月,必须留在家中,做好嫁前的准备。

一曰闷白。姑娘在田间干活,风吹雨打日头晒,再白的皮肤也会晒黑,白嫩的皮肤也会变粗糙,因此,必须留一段时间闷在家里,一边绣花描朵,一边躲开日晒风吹,十天半个月下来,皮肤也就逐渐地变得白嫩起来。这一段时间,老百姓称之为“闷白”。

二曰装新。合肥地区流行着这么一句俚语:“男服书房女服嫁”,意思是说,再放浪的男孩进了书房(旧时私塾的别称),在老先生(即老师)的严格管教下,也会变得服服帖帖,知书达理;再放得开的女儿,嫁到了婆家,上有公婆的管束,下有姑娘小叔子的品头论足,也不得不尽快地进入小媳妇的角色。

为了能够适应小媳妇的角色,就要留在家中,一边听父母的耳提面命,一边不断地改正当姑娘时的举止——走起路风急火燎,说起话高声大嗓门。装新,准备做新媳妇之谓也。

三曰扣饭。此举用现在的眼光来看,确实有几分残忍,然而在那个年代,确是不得已而为之。试想从上头上花轿到拜堂、入洞房、听房这长长的一段时间,这新娘就没有摆脱人们的眼光的时候,也就是说在这么长长的一段时间内,新婚是没有时间、没有地点解决小便问题的。唯一的解决的办法,那就是提前扣茶扣饭(也有叫减茶饭的)。

二、出嫁前“上头”不可少

上头是女儿出嫁前必不可少的程序。

古代,女子年满十五岁须束发,叫上头。有诗云:“年初十五最风流,新赐云鬓便上头”,近代,合肥周遭,姑娘出嫁前要上头,借此,表示在娘家做姑娘时代的结束。

上头,相当于当今人说的成人礼,因为合肥这一带有这样的规矩,无论男人女人,不结束不能算是大人(即成人),而且这个规矩一直沿袭到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生产队里记工分,不结婚的男女是不准记成人的工分。

很早以前,合肥周围的女孩子们基本上都梳着独辫子。长长的头毛均匀地编成三花辫子,结尾处留下一段不编,在其上,缠上一段红头绳,密密的,匀匀地排列着,半寸来长。一条辫子,真的像歌中所唱的那样“一条粗粗的大辫子,长得黑又长”。走起路像游龙一般地在身后摆动着,煞是好看。

既然是出嫁前上头,也应该算人生中的一件大事,当然要十分重视。请来村子里心灵手巧的妇女,还必须是父母双全、儿女皆有,子孙满堂的。

上头需要的饰品,母亲很早就做好了准备,有钗子、簪子、荷苞针,外加宫粉、胭脂、生发油。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