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风徽俗 >

“扁担戏”艺人朱允德

时间:2015-03-04 09:01来源:界首新闻网 作者:李方达 点击:

每到年底,乡镇文艺团就忙了起来,这个时候,界首市芦村镇徐庄村62岁的朱允德,会拿出自己的“老行头”,演一出快要被遗忘的“老戏”。他挑着一副扁担到街口,扯开幔布把自己和一个箱子围起来,在幔布上方撑起一个小戏台。“哐、哐”几声铜锣响后,就听朱允德说:“我说小伙计,天也不早了,人也不少了,赶紧出来玩上两套、耍上两套吧。”说完,一个穿彩衣的木偶小人伴着紧密的铜锣声登场了……

挑起扁担独自演绎

“你干啥哩呀?”“我是卖豆腐哩呀。”“卖豆腐哩你咋不吆喝呀?”……用扁担和幔布支起来的一小方戏台上,几个木偶小人身着彩衣、脸画油彩,唱念做打,你方唱罢我登场,好不热闹。很快,朱允德的小戏台前就围了一堆人。年纪稍长的人惊叹:“呀,扁担戏呀,好多年没见过了,没想到现在还有人会耍。”年轻人则好奇,“这是啥表演呀?挺有意思的。”戏台上,卖豆腐的王小二与开酒肆的王老五扭打得正热闹,路边的观众也看入迷了,连路过的汽车鸣笛都听不见了。

二十分钟不到,一场俏皮的《王小二卖豆腐》就落幕了。意犹未尽的观众们还想再看一出戏,却发现朱允德一脑门子汗。“你们从外面看觉得几个小人儿耍得很轻松,我在幕后可一点都不得闲。”朱允德说,小戏台上的所有角色都是他在操作,要敲锣,还要扶着扁担。小人偶套在左手和右手的拇指、食指或中指,人物多时,可满指全套。右手小指勾一锣锤,锣、钹均挂在扁担上,在剧情需要时击打。

这些都不算难,“最难的是嘴上功夫”。在扁担戏台上,木偶说几句,操作人会重复一两句,木偶人的声音听上去又尖又高,很像唢呐发出的声音。朱允德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绣花荷包,拿出一个篾子,放到嘴里,向记者演示起来:“卖豆腐咧——”“豆腐多少钱一斤呐?”一个声音尖尖的,一个是正常的声音,一替一句颇有戏剧效果。“扁担戏的窍门全在这个篾子里。”说着,朱允德又把篾子拿出来给记者看。篾子是用铜片做成的,中间有条微小的细缝。

篾子看上去很简单,但要用好篾子唱出清晰的唱词可不简单。朱允德讲不出明确的技巧,只告诉记者:“要慢慢练、慢慢听,啥时候把字词吹得清清楚楚才算行。”朱允德从7岁时学唱扁担戏,吹坏了不知多少篾子,到最后,铜篾子就像他自己嘴里的一个器官一样,能灵活地发出他想要的声音。“台子上的人一替一句不停,我在下面就不能停。”呈现了无数精彩后,朱允德的上牙也掉光了。

最大心愿传承下去

戴上假牙后,朱允德演扁担戏的演技受了很大影响。“假牙的扣与篾子都是硬的,不容易贴合,吹出的声音就不太清晰了。”朱允德说年轻时,他能一下子演一两个小时,连三四岁的小孩都能听清楚小人偶讲的话,现在不行了。回忆往事,让朱允德有些失落。

记者采访时,朱允德才从建筑工地回来。“我刚刚在做瓦工活,一天一百块钱。”朱允德告诉记者,原来学扁担戏也是为了养家糊口,“小徐庄地少人多,人为了养家糊口,就耍个把戏出去到外乡要饭。”朱允德小时候从爷爷朱学伦那里学来了扁担戏,“耍戏最好的时候,村里大部分人都会耍两场。”后来挣钱的门路多了,文艺形式也多了,会耍扁担戏的人也慢慢少了。到今天,整个徐庄村只有朱允德还偶尔耍耍。

朱允德也不单独挑着扁担出来耍了。大多数时间,他的扁担挑子都放在芦村镇唯美婚庆公司,“他们给人办喜事的时候带着我耍耍。”唯美婚庆公司的老板很欣赏扁担戏,每次演出结束都想多给朱允德一些演出费,但朱允德坚持只收100元。

“现在随便动动都能挣到钱,大家都吃穿不愁了,可扁担戏后继无人咋办?”虽然不用再为生计发愁,朱允德依然很惆怅。2010年,朱允德被评为安徽省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他觉得肩上的担子更沉了。“只要有人想学,我全部免费传授。”朱允德不止一次向采访他的媒体记者表达心中的愿望。可是,一直没有人愿意学。

无奈之下,朱允德只有劝自己的孙子,“你要不学的话,再等等我唱不动了,这门手艺就失传了!”孙子初中毕业之前,朱允德曾把他作为传承人用心培训了三年。但孙子初中一毕业就外出打工了,“学会了也不能经常耍,就是过年回来时,给村里的老少爷们耍耍看看,让大家欣赏扁担戏这民间艺术的精彩。”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