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风徽俗 >

合肥过年到底啥味道

时间:2015-03-04 09:49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王雨 程堂义 李雨桐 点击:

起鱼是热闹,分鱼是感情

人物简介:

陈频,1940年5月生于长丰县罗集,又名陈云、应龙,曾用笔名步页。中国楹联学会会员、安徽省楹联学会副会长;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音乐家协会会员、合肥桑榆文学会副会长。曾参加编辑出版歌曲集《中国船》、楹联集《春满庐阳》、《庐州春联》,著有散文集《细流无声》、《草木有情》等。音乐作品曾在中央电视台、中央广播电台播出。

过年是和“鱼”分不开的

俗话说得好:“冬至不过年里。”在我们普通老百姓眼里,冬至一过,就能够听到年来的脚步声了。自此,人们说话不离年,做事有年关,一时间,准备过年,成了人们的生活中心。岁岁吉祥,年年有余。老百姓过年,始终把鱼(余)看得至关重要,鱼者余也。准备过年,家家必须首先做到有鱼(有余)。在农村,一口口大塘,是村里各家各户养鱼的地方,三家伙一口,五家共一个,春天里放鱼,冬至后起鱼,说到底,养鱼就是为了这个年。冬至后起鱼,当然也有它的道理,一是年关渐近,正是起鱼的时候;二是天气变冷,也是腌鱼的季节。

我印象最深的是在每个年前,村里请来起鱼的师傅,一大早就挑着腰盆、渔网,踩着吱吱作响的扁担声响,丢下一团团白色雾气,急匆匆地来到塘边,而等待起鱼的和观看起鱼的那些邻居,也早早地围在塘的周围。反正冬闲没事,哪个不想看个热闹呢?

我清楚地记得,起鱼的网很长,差不多可以绕塘的一半,所以大伙都称之为“拦河清”。也就是可以用这条网拦住一条河,一下子可以把鱼打得干干净净。“拦河清”上的网坠子,都是现场挖出来的带着草根的黄泥巴,一段兜上一块,逐一放进水中。

长大后我才渐渐明白,这个方法确实很好,能给运网减轻不少负担。泥坠子坠满之时,亦是拉网起鱼之时。在起鱼师傅的指挥下,村里的精壮兵分两路,一双双手紧紧地拽住两头的网绳,倾斜着身体,迈动着脚步,沿着河埂的两边,走向一个方向。有节奏的号子唱了起来,一声声高亢,一声声粗犷,这号子声中充满了喜悦和激动。而起鱼的师傅,像猴子一样跳进了放在水中的腰盆,顺手拿起两片短桨,左右开弓,“咚咚咚”,师傅有意敲响腰盆,让水中的鱼儿慌不择路地自投罗网。“拦河清”形成的包围圈在号子声中越来越小,处于冬眠状态的鱼儿们也开始躁动起来。

“起鱼喽!起鱼喽!……”起鱼师傅不顾天气寒冷,“扑咚”一声跳进水中,“到手的鱼可不能让它们跑喽!”或许是受到鱼儿们的诱惑,不少拉网的人也跳进水中。“鱼头上有火”,谁也没有一点寒冷的感觉。鱼儿被集中到一起,一大堆,真的像是一座银山,有鲢鱼,有混子,有鲫鱼,还有黄尖(又称杆鱼)。分鱼要大小搭配,绝不会让任何一家人吃亏。从大到小,连鱼的品种也都搭配得十分合理。每家都分得一大筐鱼,人们肩抬、手挎,欢喊着,奔跑着,人才起步,笑声早已传到了村头。

起鱼是迎接新年的肇始,有鱼(余)是来年最好的兆头。然后就是,井台旁、池塘边,男人们、女人们,一个个甩掉棉衣,卷起袖子,剖鱼、洗鱼、腌鱼、嬉笑声一浪高过一浪……

年猪一杀,是菜不缺

为过年而宰杀的肥猪,人们称之为年猪。杀年猪对于一个家庭来说,应该算是一件大事、喜事。按老规矩,必须早早地与屠夫约好,临近过年,也是他们最忙碌的时候;早早地通知左邻右舍。养猪少不了给大家带来麻烦,趁这个机会请他们“打放”(杀猪时,请大家吃肉喝酒的特定称呼)表示感谢。

杀猪用的烧桶早早地摆放在门前,这是这家要杀年猪的标志。村里好奇的孩子们也就早早地围着烧桶等着,杀年猪确实是一件既惊心动魄又不多见的活剧,机会一定不能错过,得睁大眼睛看。

在孩子们热切的盼望中,那卷着油光光的袖子,腆着圆滚滚肚子的屠夫终于来了,不用招呼,孩子们一阵风似的“刮”到了猪圈门口。随着一阵悠扬的呼唤声,主妇打开了栅栏;与之相反的是,此时的猪儿却感觉厄运临头,千唤万唤死活不肯出栏。屠夫却是没有耐心的,一铁棍捣将下去后,这猪惊慌失措地冲出栅栏。说时迟那时快,屠夫弯腰一把拽住猪的尾巴,围观的汉子们一拥而上,拽腿的拽腿,揪耳朵的揪耳朵……

打“猪放”把杀年猪的欢乐祥和气氛推到了高潮。一张张大方桌坐满亲戚、芳邻,一盆盆红烧肉、红烧猪血、红烧猪下水,摆满了桌子,一个人面前一只大碗,满满的,全是烧酒。在这里没有推让,也没有客套,大碗一碰,脖子一仰,喝他个酣畅淋漓。碰出了兴致,也碰出了高潮,捋起袖子,放开嗓门,几乎能把房顶都掀翻了。“大块吃肉,大碗喝酒”,乡村人憨直、友善、豪爽的个性,在这时得到了完全彻底的暴露。

“年猪一杀,是菜不缺”,杀了年猪,不用说,过的一定是个丰盛的肥年了。

陈频/口述 王雨 程堂义 李雨桐/文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