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风徽俗 >

下日子

时间:2015-03-18 12:49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查鸿林 点击:

也是这个秋天,暖阳晒在身上很舒服。我和母亲去乡下的叔叔家,一路上,那些刚成熟的花生、山芋,甚至于棉花,在我的眼中看上去都那么诱人。早饭后,叔叔还坐在饭桌边,像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过脸,向着正在锅灶边洗碗的婶婶说:“二伢子也不小了,今年的收成还不错,我们把翠花娶过来吧?”婶婶一听,停下手中的活,接上话说:“行啊,也该我娶媳妇了,托媒人去翠花家下个日子。趁嫂子在家,也帮着商议一下。”下午,担任媒人的舅妈就来了。

那个年代,娶亲成婚不是完全随自己所愿的,比如堂哥这次下日子就是父母做主,还有择偶的标准和现在也不一样,那时农村流行一句话:“娶人要娶冬瓜腰,娶人要娶大屁股。”意思是腰粗能干活,屁股大会生孩子,能传宗接代。

江淮之间的农村,秋收后,家家五谷丰登,喜气洋洋。在这个时候,家里要置办的大事喜事就提上了日程,下日子这样添人进口的大喜事首列其中。

那年农历八月十八,叔叔摆上一桌饭菜,把媒人和几个堂叔母舅都叫来,按照风俗,这次派媒人去翠花家是要带礼物的,除了给翠花的衣服、鞋子、首饰外,还要给翠花家每位亲戚备一份礼品,大概包括糕、红糖、喜糖、染红的鸡蛋等等。把这些礼品放在两只稻箩里,稻箩四个角还要放上压底钱以示吉利,稻箩用大红或水红纸写上“福”、“囍”等字样贴上,扁担也要贴上红纸,以示喜庆,出门前放一挂炮仗。

堂哥家离翠花家大概五公里的样子,大家边走边聊,一会功夫就到了。在乡下,媒人到女方家提亲,女方的亲戚和村里人是要刁难一番的,也算是捧场。那个和舅妈一起做媒人的是个40多岁的汉子,站在村头,他很机警地对舅妈说:“你是女的,他们不会怎么对待你,你朝先我随后。”舅妈笑着说:“不管先后,都要有思想准备。”他们心里很清楚,那些草堆后、墙拐弯、大树旁,甚至厕所里都会冷不丁冒出个人来和你嬉笑打闹一番。果然,在经过打谷场时,草堆后一下子闪出人来,拿着用草扎的锅圈,往男媒人脖子上套,另外一个拿着锅圈往舅妈身上套。两个媒人说时迟,那时快,一边躲,一边从口袋里掏出早已经准备好的喜糖,大把大把地往她们面前撒,趁她们弯腰捡糖的时候,连忙逃脱。就在他们惊险躲过第一次阻拦的时候,还没定下神来,路旁的一户人家冲出一个人来,拿着一个粪桶夹就上来套,吓得媒人没命地跑,要是套上了,真要受苦。他们边跑边扔下香烟、喜糖,才又躲过第二关。就在他们气喘吁吁地边擦汗,边警惕地环顾四周时,一个面相敦厚的老大姐,背着手笑嘻嘻地站在路旁,对舅妈说:“这边没人,你们从这边走吧。”他们感恩似的道谢,还没道谢完,这个大姐突然发力,张开双手,把事先准备好的红泥和着辣椒水,一下子就抹在那男的脸上,男的像被电击了一般,飞快地跑,脸上早已经是红成一团,火辣辣的,眼水一下子涌了出来,那憨厚的大姐在一旁笑得前仰后合。

这时,翠花的父亲远远地看见了,快走几步上来打圆场,才把一群妇女哄散了,这场进家门的考验才算结束。鞭炮一放,舅妈把喜糖一把把向空中抛去,一群妇女和孩子们蜂拥着去抢喜糖,一片热闹景象。

晚上,翠花家端出好酒好菜招待媒人,也叫来一些亲戚陪着,饭桌上,翠花的母亲边忙碌,边对舅妈说:“干嘛这么急?我家的翠花还不大,还想在家多养年把。”舅妈说:“嫂子,翠花现在看是不大,过去我们像翠花这个年龄,都是两个孩子妈了。我姐也把翠花当宝贝看,你就放心吧。”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碰酒,笑声,也就心照不宣定下提亲的事了。

站在饭桌后面的小大姐们可不依不饶,又来疯劲了,一场“抹红大战”开始,把手中早就准备好的红颜料抹向媒人,舅妈一动不动,闭着眼让你抹,满脸满鼻子像个关公。抹红结束了,又来加饭,等你饭还没吃完,冷不丁从后面又扣上满满一碗,叫你哭笑不得……

那个年代,男女青年交往不够自由,通讯不发达,所谓“下日子”,就是通过媒人在欲联姻双方家庭间穿针引线,热情沟通,玉成好事的一种地方风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