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徽派文化 > 徽风徽俗 >

庐州庙会手记——高塘庙与高塘庙会

时间:2015-03-18 13:48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王贤友 李云胜 点击:

沿着新蚌埠路往东北方向行驶,大约半个小时后就到了肥东县杨店乡。再北上两公里多,远远就可以看见许岗村广袤的麦田。空旷处有一排两进的建筑,旁边是一个简易的戏台,那就是闻名于周边几个县的高塘庙会所在地。

已申报非遗项目

肥东是个文物分布极其丰富的县,单是在2006年启动的非遗普查项目工作的成果,就有57项。当我们决定去那里看看时,杨店乡文化站站长高怀章先生赶紧说,离杨店乡政府只有两公里多的许岗村就有一个已经登记在册的非遗项目——高塘庙会。

现在的乡间公路都是水泥浇筑的,尽管天空飘着毛毛细雨,但一点也不影响汽车的行程。在一间砖瓦平房里,刚刚度过75岁生日的陈立山先生给我们讲起了高塘庙的历史。

1938年,陈立山先生就是在高塘庙大殿里出生的。他家祖上三代都是耕种庙里的田,平时除了伺候田里的活,还要帮庙里挑水、扫地。那时,合肥周边农村,农民的生活水平普遍不高,大多数人家都是租种别人家的农田。一到秋天收获季节,佃农们家家户户都忙着打租、踩租。

见我不解的目光,陈立山先生解释说,所谓打租就是庄稼收割后,佃户到地主家里根据实际收成商量交几成租子;而踩租就是看租,也做“吃新”,即在庄稼成熟时,佃户备酒席请地主和“陪薪”一块田地一块田地踩看收成,按收成对半交租。他们家采取的就是打租的方式,庙里的方丈一般都会照顾,让少交一点。

陈立山先生可以说是在庙里出生、庙里长大,庙里的老和尚也很喜欢他。有一次,方丈和他讲故事说,高塘庙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了,大约是在元末明初,传说西周姜子牙斩将封神,封黄飞虎为东狱大帝,有位童子身附黄飞虎下凡,遇贵人资助,在当地一位姓高的人家祖坟旁建两座窑洞烧砖瓦,然后盖起一座庙。因为高家祖坟旁有一口塘名曰高塘,这座庙自然就叫高塘庙了。

高塘庙在清朝的时候香火最盛,方圆百里无人不晓,每月初一、十五之日,前来进香者达几千人之多。当时的高塘庙威望极高,周围马镇寺、红堂寺、萝桐寺、黄塘寺、白莲寺、真觉寺等都归高塘庙管,其他寺庙做法事、办庙会,都要和高塘庙打招呼。至今还流传着一句话:一庙管七寺,骑马关庙门。想来非常生动、形象,比如真觉寺地处今天的定远县,过去要关那里的庙门,可不是要骑马吗?

杨店乡宣传委员周维金先生用骄傲的口吻说,高塘庙这里空气清新,环境幽雅,各种野花野草、苗木花卉依季节次第绽放,枣树、梨树、桃树、杏树等林木相映成趣,是个好地方。

其实早在距此不远的青龙场时就听说了高塘庙,当年,新四军四支队在江北,这里就是他们的活动范围。高塘庙因亲近新四军而被国民党军队一把火焚烧殆尽。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结束,当地群众又重新捐资修建起一座土墙瓦顶的四合院式的庙,一直到1958年大炼钢铁时拆毁。

闻名遐迩的庙会

杨店乡文化站站长高怀章先生是在参加肥东县非遗项目调查时接触高塘庙的,他说这里南邻音桥水库,西邻白龙,北靠花张,东与八斗接壤,是个举办庙会的好去处。

高塘庙会分为文会和武会,文会为庙会和香客提供各种义务服务;武会朝顶献艺,酬神人。庙会组织严密、分工细致、规范周全,几百年下来,形成了一整套约定俗成的程序,包括祭坛、做坛、拜师祖、代彩、献艺等。

陈立山先生不仅是高塘庙会兴衰的见证人,也是庙会的组织者之一。他是土生土长的许岗村人。历史上许岗村就是一个热闹的地方,这里的经济要比周围强一些,女孩子的身份都要高一些,不是一般人家可以娶到手的。当地有一句话,叫做“曹户的房子许岗的姑娘”,意思是另一个叫曹户的村庄比较富裕,许岗的姑娘大多嫁到那里去了。

许岗村是个典型的江淮地区的农村,既有水稻,也种植小麦,往北再走一段路就是定远县了。这里的高塘庙会也是吸引四邻八乡青睐这里的原因之一,每年的农历三月二十八至四月初五和七月二十八至八月初一,这里都会举办春香和秋香两季庙会。

看见我们在庙会戏台前边拍照,一位中年人凑近了说,你们来早了,再有几个月,这里就热闹了。卖各种小商品的将这里挤得水泄不通,连旁边的麦子都要遭殃,被踩得东倒西歪。几年前,这里再一次修建了高塘庙,古老的高塘庙会也逢盛世重新开办起来。

陈立山先生介绍说,他小时候见到的高塘庙会才有意思呢,农历三月二十六就开始召开筹备会,第二天打扫卫生,当晚烧香、叩拜、放鞭炮,张灯结彩、锣鼓喧天,一直到次日早晨。

庙会的高潮是唱大戏,一唱就是一个礼拜左右,主要是当地老百姓喜欢听的庐剧。我们现在看到的戏台是这几年新搭的,解放前的戏台比现在简陋,但观众一点不比现在少。著名的庐剧表演艺术家丁玉兰经常在庙会上演出,许多老年人还记得她当年的音容笑貌。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