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风徽俗 >

安徽省民风民俗整体概述

时间:2008-07-06 19:35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安史 点击:

  从自然地理环境说,安徽地区位于华东的西北部,兼跨长江、淮河流域,平原、丘陵、山地俱全,河流、湖泊交错其中。全省共分淮北平原、江淮丘陵、大别山山地、皖中平原、皖南低山丘陵五大自然区。在这些自然区中,城乡群众的生产、生活方面,都有不同程度的差别;其中差别最大的,则是淮北与皖中、皖南等地。就自然地理说,淮北一带,千里平川,一望无际,多为旱地,盛产小麦、杂粮;皖西、皖中、皖南一带,地形复杂,有丘陵、平原、山地、河湖,多水田,以产水稻为主。这种自然地理环境和物产的差别,给当地民俗产生一定的影响。从人文地理方面说,安徽地区有悠久的历史文化传统,早在春秋、战国时期,淮北、淮南等地属楚文化流行范围,皖南等地属吴文化范围,这些也给当时当地的民俗以影响,这些民俗也成为楚、吴文化的组成部分。至今安徽地区的民俗活动某些方面还保留了楚、吴文化(民俗)的遗风,如尚红色、崇鬼、拜虎以及少数男性的纹身(在手臂及胸部刺彩色龙形及字迹)等。
  由于安徽地跨长江和淮河,地区的差异和交通状况的不同,所以南北民俗丰富多彩,各有特色。
  淮北多为中原官话;口味咸中带辣,汤汁口重色浓,惯用香菜佐味和配色;“席上无酒不进餐”,喝酒猜拳行令,择筷打杠习以成风。因地近黄淮,灾害频繁,住居简朴,衣着朴素(老人爱穿黑、白、蓝三色),民风剽悍,“即使走险,也群起响应”,因而多出英雄人物,诚如梁启超所说:“淮河流域,阳开阴合,为我国数千年来政治史的中心,其代产英雄,龙跳虎卧,为吾国数千年人物史的代表。”
  而江淮地区,多为江淮官话;传统膳用沿江菜系(扬州菜),口味偏甜主鲜;但自清末“两湖”等移民的到来,既形成许多“方言岛”,又造成辣味东移现象,未冲击地区仍然是“晨行茶肆,食喜鲜甜”(如天长等地);民风淳厚,言必包公余公(宋包拯、元余阙);逢年过节,生老嫁娶,待客择居,更是古今参半,各取所需。
  处于万山丛中的皖南山区,交通不便,方言支派较多,仅徽州一地而言,虽多说徽州话,但“同山不同音,问路带翻译”的现象依然存在,有些村落仍然保存唐、宋古音古俗,有“中国古音活化石”之称。宗族深薮,崇尚儒风,“养子不读书,似如养圈猪”,已成为家规族训,所以千百年来,“十户之村,不废诵读”。他们所走之路是:学—官—商,或学—商—官。所以自宋以后,有“天下文人半徽州”之说。由于商业的繁荣,以及物质和精神上的追求,这里又创造了以烹制山珍海味而著称的徽菜,闻名遐迩的徽剧,精美绝伦的徽州“三雕”(砖、石、木)艺术等成就,所以民俗尚文。
  对民俗活动影响深远的社会因素,主要是经济水平。在解放以前的长期过程中,安徽地区的农村,小农经济处于统治地位,中小城镇工业落后,大都为消费城镇。在农业生产方面,技术落后,思想偏向保守,无论平地、耕田(地)、播种、施肥、收割庄稼等生产劳动,其生产技术和生产习惯往往是长期因袭,代代相传。反映在种种生产民俗上,也充满保守的倾向,严守“老祖宗”流传下来的“规矩”;并含有种种神秘的意味,把庄稼的丰歉归之于“田公”、“田母”、“土地爷”、“龙王爷”等神的意志;当自然灾害降临时,生产民俗中有种种祈神的法术,但缺乏防治灾害的有效方法,说明了传统生产民俗缺乏科学性和抵抗自然灾害的力量。由于小农经济基础异常薄弱,群众在生产和生活过程中十分珍惜物力,鄙弃奢侈,重视节约。如城乡群众吃饭时,不准小孩掉饭菜,如掉了,大人就要捡起吃下去。否则,便认为要受到神的惩罚,要“折寿”(短命)。这个食俗带有迷信的色彩,系受佛教的思想影响。服饰民俗同样重视节约,各地农村群众对服装极其珍惜,穿旧的衣服,甚至破衣服,也不肯轻易抛弃,所谓“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就是成衣后剩下的碎布片,也要搜集起来用做“百衲衣”,“百衲衣”是给孩子穿的吉祥服,也是一种节约服,就是这种服饰民俗的产物。
  政治制度是影响民俗的另一重要社会因素。解放以前,安徽地区长期处于封建制度及国民政府的统治之下,统治者为了巩固政权,强化家长制,要家庭成员绝对服从家长,视家庭为立国之本,所谓“家齐而后国治”国与家不可分。皖南的许多宗族祠堂


顶一下
(22)
39.3%
踩一下
(34)
60.7%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