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李德生在安徽(3)

时间:2009-04-28 16:01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作者:姜毅然 点击:

十二军大部队刚刚开到合肥南郊,就被造反派的“岗哨”挡住了去路,说是前边正在武斗,解放军不要开过去,免得误伤。李德生听说后表示,要坚决制止这场武斗。他命令部队迅速前进,直插武斗的两派组织之间,将两派人员分开。他要求指战员,如果遭到造反派的辱骂殴打,也必须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绝不能开枪。如果造反派要求评理,也不表态,不带倾向性,不纠缠两派的具体是非。李德生一声令下,十二军的指战员高喊“要文斗,不要武斗”的口号,直插入两派武斗组织之间。武斗者见中间隔着解放军,怕伤了解放军而让对方抓住把柄,只好作罢。十二军趁势迅速开入市区。当市民们听说十二军没有被造反派挡在城外,顺利开入城内,并且制止了在南郊的一场武斗时,十分高兴,他们自发地在街道两边列队欢迎,燃放的鞭炮纸屑铺了一地。

造反派没有拦住解放军,心有不甘,决定第二天再搞一次大规模武斗,地点在合肥市六安路小学和安徽工学院附近。这天一大早,双方就开始互相放枪对射,子弹在大街上横飞。他们还把几个大油桶灌满汽油,推到大楼下面,准备随时点燃。李德生得知这一消息后,立即派出3个连赶赴现场。战士们冒着被流弹击中的危险,高呼制止武斗的口号,插到武斗两派之间。造反派怕打伤解放军,自己输了理,就不敢再开枪;李德生趁机命令部队迅速冲上对立两派的大楼,当即拆毁造反派用桌椅和沙袋修筑的工事,缴了他们的枪。

淮南“卧轨”

李德生到安徽后,平息了省会合肥的武斗,但另一个城市淮南的武斗却一触即发。淮南市的武斗主要是在煤矿中搞起来的。那里的两大对立造反派组织在夺权时发生矛盾,打了起来。武斗的规模越来越大,甚至发展到开着火车头去武斗。李德生指示驻淮南的部队,要把坚决制止武斗、恢复生产放在工作第一位。部队进驻淮南后,采取了一些措施对造反派进行说服、劝导。但造反派不但不听,还冲击驻淮南的十二军三十四师师部,接着,又策划开着火车头去武斗,逼解放军支持他们夺权。李德生得到报告后,立即召开会议,研究如何既不伤害群众,又制止武斗。应该说,这是一个难题,大家想了许多办法,都觉得不妥。最后,还是李德生拍板:部队就卧在铁轨上,阻止武斗的火车开出去。他说,他们采取蛮办法,我们也要有一股狠劲,表示我们制止武斗的决心。部队一声令下,战士们齐齐地躺在铁轨上。解放军制止武斗的气势,使造反派受到震慑,再不敢往前开火车头了。指挥武斗的造反头目下令撤退,但一些造反派分子不同意撤退,其内部发生了分歧,争执起来。解放军趁机去做造反派组织中武斗者的工作,还做其家属的工作,让他们劝说武斗者放下武器。武斗队伍就这样被瓦解了,一个造反派头目还跑到合肥市去向解放军坦白交代。在这种形势下,李德生命令部队抓紧做工作,由部队领导和矿山领导干部带头,带领工人投入生产,还喊出了“要把过去的损失补回来”的口号,淮南煤矿的生产很快就恢复了。

与淮南卧轨有相似之处的是十二军三十五师在屯溪的“卧路”。当时造反派开着汽车,沿着公路去武斗,李德生下令部队战士,高喊口号,躺在公路上。造反派不敢开车从解放军身上压过去,就向躺在公路上的战士耳朵边放枪,还动手打战士,想把战士吓走,但战士们就是不动,也不还手。这时,有许多群众围上来看,造反派只好把汽车开了回去。


顶一下
(6)
85.7%
踩一下
(1)
14.3%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