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抗日时期至德县政府两次搬迁内幕

时间:2009-06-25 09:30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王庆云 点击:

1937年“八·一三”事变后,上海、南京相继失陷。不久,日寇溯江而上,于 1938年6月13日攻占安庆,继而便把战火烧到了原东流、至德县。1938年7月13日,日寇出动飞机20多架次,对原至德县尧渡街进行空袭,炸毁房屋30多幢,居民伤亡不计其数。当时至德县县长覃森,系旧军阀出生,广西桂系顽固派,见县城被炸,慌忙逃往山里,并于1939年春将县政府从尧渡街迁至花园里乡东边的金家村,这个村三面环山,只有一条土石路通向外埠,号称“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地。当时我抗日游击队,正在彭东至一带开展抗日活动,县长覃森,消极抗日,积极反共,他盘踞金家村,勾结日伪汉奸,刺探我军情报,残酷地杀害我新四军和游击队员,破坏我地下党组织。当时活动在东山村我新四军、游击队,遭日伪军的突袭,新四军郑小发同志,不幸落入敌军魔掌,敌人企图用倒吊、反绑、踩竹杠等酷刑,得到口供,郑小发同志威武不屈,痛斥敌人。这帮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残暴地将他押到八角亭剖开胸腹掏出血淋淋的心肝献给吃人魔王——覃森作下酒菜。敌人没有找到游击队,就像输红了眼睛的赌棍一样,将我东山王村浩劫一空。

1944年12月,金家村沦陷,县长覃森感到情况不妙,久住此地很不安全,于是亲自带领几个随从来到黎痕街,在当地乡、保长陪同下,察看了黎痕一带地形,认为:黎痕四面环山,峰峦高耸,交通不便,地势险要,是一个易守难攻、有利安全的好地方,故此,将“黎痕”改称利安,将伪至德县政府从金家村迁到利安的苏村坂。指使伪保长大派民夫,筑工事、挖战壕、伐树木、毁民房,在苏村坂村口两侧各筑一座碉堡,驻守伪军,严密监视和盘问来往行人。

1945年农历正月十三日,覃森在苏村坂召集全县各地知名土绅和乡长、县联防大队长、中队长及县直属机关负责人会议,商讨所谓“安民救国”大策。当时活动在梓桐坞、苏村坂一带的我游击队,获悉这一消息后,立即报告了驻扎官港一带的新四军。为了狠狠打击敌伪顽的嚣张气焰,我200多名官兵,在沿江支队配合下,联合青山、铁炉、河西等地大刀会,总共800多人,星夜从官港出发,经梓桐坞直扑苏村坂。部队到达目的地后,立即分成两路包围了县政府和自卫团的防地,占领了有利地形,控制了制高点。这时沉睡在梦乡的敌人,连做梦也想不到,新四军、游击队如神兵天将,一瞬间来到他们身旁,为抓住战机,乘敌不备,消灭敌人有生力量,我主力部队先行发起攻势,密集的枪声和喊杀声交织在一起,手榴弹、机关枪子弹飞向碉堡,在敌群中开花,炸得敌军鬼哭狼嚎,乱成一团,失去反抗能力,完全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不到40分钟,我军摧毁了敌人碉堡,占领了自卫团防地,全团300来人,除击毙外,全部被我俘虏。当时县政府设在苏氏祠堂里,县长覃森和县党部书记徐启达等主要人物,带领30多名警保队住在里面,被围困在县政府里面的敌人,听见枪声,看到自卫团防地被我围攻,妄图出来增援解围,可是刚出门,就遭我军迎头痛击,只好拖回几具尸体,龟宿到里面,再见不敢冒失往外冲了,双方对峙起来,枪声时有时无。这时,我军写了一封信,让被俘虏的团副送给覃森,劝他放下武器,不要与人民为敌。然而这个旧军阀,不听劝告,一直顽抗到傍晚。在这种情况下,我军不得不集中火力,实施强攻,县长覃森一方面威逼警保队组织火力反扑,一方面派人从宗祠后墙挖洞,后带着几个亲信和随从从墙洞爬出来,经烂泥河涉水逃往金家村。苏村板这一仗,打得干脆、利索,不仅歼灭了自卫团,赶跑了覃县长,缴获了大量枪炮子弹和粮食,而且排除了五、七师交通线上的障碍,巩固了我敌后抗日根据地,极大地鼓舞了至德军民赶走日本帝国主义,消灭国民党顽固派,夺取抗战胜利的决心。

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经过八年浴血奋战,终于取得了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1945年8月14日日本帝国主义被迫宣布无条件投降。同年9月2日,伪县政府又迁回了尧渡街。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