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利辛集伏击战

时间:2009-10-04 11:39来源:亳州晚报 作者:朱海东 点击:

1948年底至1949年初,国民党部队节节败退,盘踞在阜阳城的李觉部队,被我豫皖苏六分区(龙山部队)第11团、12团死死地围困在阜阳城内,眼看就要陷于弹尽粮绝、走投无路的地步。为了挽救败局,李觉就向蒙城敌新编74师求救,请求给予武器弹药支援。敌新编74师便准备12辆军用车,全部装满枪支弹药运到阜阳支援李觉。为了安全起见,敌新编74师还派一个排的兵力押送这12辆军车。

豫皖苏12团团长蒋汉卿、政委霍大儒、团副参谋长姜心泰得知这一情报后,决定在利辛集打一个伏击战。利辛集是阜蒙路的重要地段,是汽车往来的必经之路。为了拦截敌援汽车,12团部署我地方区队连夜将利辛桥拆除。

李觉也很机警,得到利辛大桥被拆除的消息,气急败坏地指令地方土顽强行摘掉民众的门板木料连夜搭成浮桥。搭浮桥的有我一部分区队队员,等土顽一走,我区队队员们利用黑夜作掩护,神不知鬼不觉地将木料抽掉,使浮桥上仅剩几块门板,按原样在上面垫一层浮土。

第二天,人们正在吃早饭的时候,敌人的12辆汽车已经来到利辛集。

头一辆汽车过来了,刚爬上浮桥,上面垫的门板被轧塌,汽车一头栽下去,头朝下屁股朝上,其他11辆汽车一个挨一个像乌龟一样一动不动地趴在阜蒙路上。最后一辆正好停在了区队员朱长顺的门口。区队埋伏的战士一看时机成熟,便把最后一辆汽车的轮胎打破,中间的10辆汽车前进不能,后退不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跟随12辆汽车的一排卫兵,遭到我区队的突然袭击,无不大惊失色,乱作一团。他们只有乖乖地龟缩挨打,没有半点还手之力。

约9点许,敌人稍作调整,乱打了一阵机关枪。我区队为关起门来打狗,便顺车辙沟假败南下。这时,我12团埋伏在朱小庄、朱楼、朱瓦房的战士们,一听枪响,个个精神抖擞,直捣利辛大桥,来了个钳形包围。敌人一见势头不对,抱头逃窜,12团穷追猛打,撵至韩庙,敌人夹着尾巴向阎集方向逃窜了。

敌人逃窜以后,我区队迅速把敌军车上的枪支弹药卸下装在事先安排好的20多辆牛车上,一部分运到佛镇区,一部分运到张村——我游击根据地去了。

20多辆牛车刚走,阜阳保安团的魏良斋、土顽马子达等人闻讯前来保护军车。12团的战士和区队同志紧密配合,给予了迎头痛击。魏、马乌合之众根本不是我正规部队的对手,交手不到20分钟,便溃不成军,逃之夭夭了。

敌人逃走后,12辆军车咋办?当时12团和区队战士里没有会开汽车的。为了不留给敌人,最后大家一致同意点火烧掉。顿时,利辛集大桥火光冲天,烟雾弥漫。12辆军车整整烧了两三个小时才烧完。

第三天,敌新编74师狐假虎威地开着几辆汽车来到利辛集,上面还有三架飞机低空盘旋掩护。这里那还有什么汽车,除了一堆堆的废铁外,其余全部是灰烬。堂堂的国民党王牌军,瞠目结舌、呆若木鸡,气急败坏地将12辆汽车的残骸拉走了。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