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温家套惨案染红巢湖水

时间:2010-05-03 13:29来源:江淮晨报 作者:盛当轩 点击:

温家套是巢湖北岸的巢湖市(原巢县)大匡圩南埂的统称。这条长约5华里的圩堤上,自东向西坐落着河口村、温村和孙村。这3个村子面临碧波万顷的巢湖,背靠冈峦绵延的青台山,周围阡陌纵横。三村百姓世世代代在这块富饶的土地上繁衍生息,过着平和安详、衣食不忧的生活,抗日战争爆发后,巢县沦入日本侵略军之手。1938年10月,温家套这块富饶美丽的土地,遭到了日本侵略军的血腥洗劫。三村百姓的鲜血染红了巢湖的水。

1938年农历四月日军侵占巢城后,强迫中国劳工为其修复裕溪口至淮南市的淮南铁路,以便进一步扩大侵略,掠夺资源。为此,他们在淮南铁路沿线建起众多据点,派重兵把守。距温家套东约10里的龟山口上,即驻扎了监督修复淮南铁路的“中国苦力”的日军。龟山脚下的下朱村尹姓大地主家就住着一个排的日军。两处日军均配有轻重机枪和小钢炮,昼夜设岗置哨。

1938年9月24日,农历九月初一,这个晴朗的上午,一个名叫野村郎的日军班长,腰挎刺刀,手持竹竿,大摇大摆地由下朱村乘船渡过河经温村来到孙村寻找“花姑娘”。当鬼子经过孙村孙吉学油货铺时,正在铺子里闲谈的10多名青年知道鬼子进村定无好事,便尾随其后。鬼子来到村民孙善民家,用榔头猛砸紧闭的大门,企图破门而入。这时躲在隔壁屋后的村民祝天友见状急呼屋内的妇女从后门快跑,但是从后门跑出来的一个妇女被鬼子看见。鬼子飞快地绕到后门,将吴邦全的妻子孙氏堵进屋内要进行侮辱。孙氏一边挣扎,一边呼救。撕心裂肺的呼救声响彻全村,撞击着全村百姓的心,更使尾随鬼子的10多名青年群情激愤。孙氏的丈夫吴邦全窜上前去拦腰抱住鬼子。鬼子拔出刺刀刺向吴邦全,吴闪身躲过。当鬼子刺第二刀时,其他群众一拥而上,用锄头、棍棒等一阵乱打,最后村民何德法用鬼子打门用的榔头对准鬼子的头一阵猛砸,将鬼子打得脑浆迸裂。吴邦全和孙受怀等于当天下午将鬼子的尸体装进麻袋,坠上石头沉入离湖岸两里多远的深水里。随后,孙村群众担心鬼子报复,纷纷扶老携幼,逃离家园。

不出孙村群众所料,次日上午10时左右,住在温村的朱姓汉奸将鬼子被打死的情况告诉了他的侄子、维持会长朱维民。朱维民很快又报告了驻龟山日军队长小桥。小桥马上带领据点里的10多个鬼子全副武装扑向温家套。到孙村后他们逐户搜查,未找到死尸。恼羞成怒的小桥折回据点,立即将三村100多名修复淮南铁路的民工集中关押在下朱家祠堂里,不准他们回家。农历八月初三,小桥和朱维民从这些民工中拉出12人,逼迫其乘6只大渔盆,带着滚钩,由6个鬼子监视着下湖在指定水面捞尸。同时他还令每村派2人回村找尸。由于鬼子死在孙村,孙村的12名民工拒绝回村。小桥便命令鬼子将孙村的12名村民用绳子捆绑着连在一起,罚每人带着锹、镐等工具,押至龟山脚后,胁迫他们挖一个长坑。夜间,鬼子将他们集体枪杀在大坑里。其中民工孙金银没被打死,事后从尸堆中逃生。

12名被胁迫捞尸的民工每天假意划着渔盆捞尸,但总是有意避开抛尸的水域,唯恐捞到鬼子尸体而给三村乡亲带来劫难,曾有一次捞到尸体又被他们巧妙地摘下钩放到湖底。就这样,民工们每天早晨上湖,晚上两手空空到下朱家祠堂。一天晚上,小桥带着翻译来到祠堂威胁民工:“再捞不到的话,就统统杀掉你们!”农历八月初九,民工们仍然没有捞到,小桥当晚将扣押的民工孙喜会拖出来砍头示众。第二天,小桥派4个鬼子亲自下湖监督民工,午后民工用滚钩钩上一个沉重的东西,正欲摆脱,被鬼子发现,鬼子立即鸣枪示警,民工只得将尸体捞上来。鬼子验尸完毕,让民工把死尸运到下朱家村,强迫安葬立碑。

日寇集体枪杀孙村12名民工和孙喜会被砍头的消息传出后,三村村民逃避离家。为实施报复,日寇采取欺骗手段,派汉奸朱维民等放出“买安”的风声,朱维民还亲自召开民工大会,谎称:“皇军讲只要三个村子共赔偿400担米钱,就可以买安,你们也可以回家,不再被杀。”并派三人回各村去传信。三村群众信以为真,很快如数交齐米钱,被关押的三村民工也都被放了回去。

被释放的河口、温村两村的民工,到处找在外避难的村民回家,加上汉奸朱维民的蛊惑,两村群众误认为鬼子是在孙村被打死的,与本村无关,回村的人最多。

此时已临近中秋佳节,大多数村民回村准备过团圆节。殊不知阴险毒辣的日寇已决定利用三村群众大多在家过节的机会,进行血腥的屠杀。

农历八月十四,小桥带领100多名全副武装的鬼子和汉奸,分水陆两路包围了温家套。其中由陆路而来的一队20多鬼子,从柘皋桥南边下来埋伏在匡圩邱村南侧和河口村对岸王家圩渡口,堵死三村群众出逃的路;由水路而来的一队70多鬼子乘汽船从巢湖至孙村湖滩登陆。他们还在圩埂两头用小钢炮和轻、重机枪封锁。手无寸铁的群众陷入绝境。日寇进村后,见人便杀,逢屋就烧,施行残酷的烧光、杀光、抢光的“三光政策”。有妇女被挖掉乳房抛尸巢湖;有七旬老人被用枪尖倒挑着放在火上烧死;有的全家被杀,最少的人家也有2人被杀。温村和河口村的70多人赤手空拳冲出村外,与日寇搏斗,被机枪扫射,血流成河。在村子大、人口多的温村,日寇将未杀完的成百的群众赶到大院里,用枪和手榴弹集体屠杀……日寇屠杀完毕,放火烧房。在惨绝人寰的大屠杀后,日军又到处搜查。有80多名群众藏在河口村砻坊的楼上。搜查的鬼子听到楼上有人声,便用十几捆稻草堆在门口点燃,并向屋内投掷手榴弹。藏在楼上的人纷纷向后门跳楼准备向圩心跑,没想到鬼子早躲在后门边,群众出来一个杀一个,直到将80多人全部杀光。其时砻坊后院地洞里还藏有37人。洞里一个孩子的哭声惊动了搜查的鬼子。鬼子便将洞口封死,将一大桶汽油倒进地洞点燃。一阵惨叫声后,男女老幼37人顿时化为灰烬。温家套三村大火连成一片,烧了一天一夜。尸体的血腥味和焦糊味随着冲天的烈焰浓烟,在巢湖上空飘荡。美丽的温家套顿时变成了断壁颓垣、尸骨成堆的一片废墟。这里后来多年无人居住,杂草丛生,直至抗战胜利后,部分群众才回来重建家园。

在这次史称“温家套惨案”的屠杀中,共有316人被日寇夺去了生命,230户900多间房屋被烧毁,停泊在巢湖沿岸的18条大民船也被日寇烧毁,三村村民的其他财物损失更是无法估计。特别是温村60多户人家,被杀187人,全村仅温四先躲在粪窑里而幸免于难。为了悼念和缅怀被日本侵略军残杀的乡亲,控诉日军的罪行,每年中秋节前夕,乡亲们都要举办“超度苦人会”。

温家套惨案只是日本侵略者残害中国人民的一个缩影。日本法西斯犯下的令人发指的滔天罪行,中国人民和世界上一切爱好和平的人民将永世不忘!



顶一下
(4)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