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骇人听闻的温家套惨案

时间:2010-06-03 22:03来源:安徽文史资料巢湖卷(一) 作者:张武祥 点击:

1938年10月7日,侵华日军坂井支队一部,对巢湖北岸巢县大匡圩南侧的河口、孙村和温村3个村庄(统称温家套)的群众,进行惨绝人寰的大屠杀,制造了骇人听闻的温家套惨案。

1938年4月30日,日军侵占巢城后,沿淮南铁路建立了许多据点。在距温家套10华里的龟山口,日军不仅修筑了地堡,还在山脚下朱村尹大地主家驻了一个排。他们设岗放哨,日夜监视着从温家套等地被拉去为他们修复淮南铁路的民工。

这年9月24日上午,驻在下朱村的日军班长野村郎,拿着竹棍,挎着腰刀,渡过柘皋河游荡到孙村。该村吴邦全、孙受怀等10多个青年见他神色异常,便尾随其后到了孙善民家屋前。野村郎发现他们跟着,将每人打了一竹棍。吴邦全等躲到孙家隔壁的屋后,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野村郎见孙善民家的大门紧闭着,拿起靠在门边的榔头砸门,企图破门进屋。躲在孙家隔壁屋后的祝天友急忙高喊:“躲在屋里的妇女,赶快从后门跑!”这个日军虽听不懂喊什么,但看到妇女从后门跑出去,便飞快地绕到后门,将吴邦全的妻子孙氏赶进里屋要强行侮辱。这时,躲在孙家隔壁屋后的10多个青年,听到孙氏呼救,个个怒火中烧,一起闯进里屋。吴邦全猛窜上去拦腰抱住日军,日军拔出刺刀反手向吴邦全刺去,吴闪身躲过。他正要刺第二刀时,青年们一拥而上,拽手臂的拽手臂,拉腿的拉腿,其他人拿起铡刀、斧头、棍棒对准日军乱打。稍后赶来的何德法举起榔头,对他头顶砸去,他将头一偏,打到了肩上,接着又对准他的头顶连砸三下,将他击毙。吴邦全、孙受怀等当即将尸体装进麻袋用绳子捆牢,坠上石头,于下午4点多钟,划着大盆,装成下湖捕鱼,将尸体沉入离岸两里多远的深水里。事后,孙村群众为防日军报复,纷纷扶老携幼,外出避难。

野村郎被打死的第二天上午10时左右,家住温村的汉奸朱老五(即朱汉友),将情况报告其侄朱维民(维持会长),朱维民随即转报驻龟山的日军队长小桥。小桥马上集合据点里的10多个日兵,全副武装开到孙村,挨家挨户搜查,但没找到野村郎的尸体。

小桥回到据点后,立即将温家套三村被拉去修铁路的100多名民工,集中关在下朱村祠堂里,不准回家。同时,派兵封锁了孙村,并监视周围动静。这天夜里,逃避在外的孙村青年孙吉余、罗老五和朱本华三人,想把家里东西移出去,便划着大盆从湖面悄悄回村来。当他们刚从湖滩往湖堤上爬时,被岸上一个日兵发觉,一声哨响,10多个鬼子围上来将他们捉住。一顿拳打脚踢后,日兵又脱掉他们上衣,残忍地用刺刀戳通孙吉余、罗老五两人的锁骨,穿上铁丝将两人串在一起。朱本华因说自己是维持会长朱维民的哥哥,未挨穿刺,只被用麻绳捆绑,最后同孙、罗两人一起被拴在树上站了一夜。孙吉余、罗老五因流血不止,疼痛难忍,几次昏迷。第二天早晨,两个日兵将他们押送到下朱村关了起来。朱本华被朱维民保了出去。

9月26日,日军小桥和汉奸朱维民带着翻译到下朱祠堂召集民工开会说:“皇军尸体在巢湖,你们把他捞到,就放你们回去,否则,统统刺拉刺拉的!”说完,当即从人群中拉出12个民工,威逼他们分乘六张大盆,带三副滚钩,由两个鬼子监押下湖,按指定位置下钩捞尸。同时,小桥又通过汉奸朱维民从各村被关民工中,各派两人回村,寻找打死日兵的人,孙村的民工因拒绝回村,日军便用绳子将12个民工拴在一起,又罚他们带着锹、镐,押至龟山脚下,强迫他们挖了一个长坑。当夜,惨无人性的日军将他们集体枪杀在大坑里。其中孙吉荣没被打死,趁日军走后,偷偷从尸体坑里爬出来,跑到外地,以后病死。

被迫捞尸的12名民工,每天划着大盆下湖,有意避开沉尸那块水域。一次,有个民工捞到了尸体,但他机灵地瞒过监视的鬼子,又摘放湖底。小桥见他们每晚空手回到下朱祠堂,10月2日晚上便将孙喜会砍头示众。第二天改由4个日兵坐在盆上监视民工下湖捞尸。到了午后,滚钩突然钩到了尸体,民工正想摆脱,已被日兵发觉,立即鸣枪警告,逼着民工将尸体捞起,经小桥验尸后命令运到下朱村。

温家套三村群众,目睹日军集体屠杀孙村12名民工及当众砍杀孙喜会的残忍暴行,都纷纷外逃,不敢回村。日军便耍阴谋,通过汉奸朱维民和翻译四处放出“买安”的风声,并在下朱祠堂召开民工会,谎骗说:“皇军只要三个村子赔偿400担米钱,就可买安,你们也可以回家,不再杀你们了。”会后,要民工回家送信。三村群众信以为真,便求亲拜友,变卖家产,很快交齐了400担米钱。这样,被关押在下朱村的民工也都被放回去了。天真善良的群众认为真的买了“安”,可以无事了,便陆续回村准备过个团圆中秋节,尤其是温村和河口村的群众,竟误认为野村郎是在孙村被打死的,与他们无关,回村的人更多。狡猾毒辣的小桥见群众已被骗回村,于10月7日凌晨,带领100多名全副武装的日军和汉奸,分水陆两路突然包围了温家套,封死了出村的唯一的一条堤埂,使三村群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这批豺狼进村后,见人就杀,逢屋就烧,灭绝人性地把杀人作为乐趣。温天科的老母带着周岁的孙子从圩埂上逃命,几个鬼子追上去,先用刺刀将老人戳死,又用刺刀在男孩的肚皮上乱划,痛得孩子惨叫,野兽们竟站在旁边拍手欢笑。何氏寡妇的3个孩子,因躲避不及,被几个鬼子将头砍下拎在手里。孙村陈士宏妻被挖掉双乳,抛尸巢湖。孙善武的七旬祖母被日军用枪尖挑着,倒着头放在火上烧。温天信一家10口、温天榜一家6口全遭杀害,最少的一家也有两人被杀害。温村和河口村有70多人冲出村外,准备与敌搏斗,日军疯狂扫射,全被击毙,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河口村砻坊的楼上藏了80多人,日军用几十捆稻草堵住大门放火,又向屋内扔手榴弹。有的农民拼命跳楼从后门向外跑,但守候在门旁的日军见出来一个就杀一个,这80多人全遭烧杀,无一幸存。这个砻坊后院的地洞里藏着37人,因有孩子哭声,日军立即封死洞口,将汽油倒进洞里,投进火种,男女老幼37人全被烧成灰烬。温村有百名群众被赶到一个大院里,日军先用手榴弹和机枪集体屠杀,然后放火焚尸。

日军对温家套三村的血腥大屠杀,从早晨开始,一直进行到下午3点多钟。三村共被杀害316人。其中温村60多户被杀害187人,全村除外逃未归幸免者外,仅温四先一人因躲进粪窖里,用稻草盖住露出的口鼻未被发现而得以幸存;河口村被杀害80多人;孙村被杀害30多人。日军屠杀后又大肆放火,烧了一天一夜,烧毁房屋900多间,连停泊在湖边的18条大帆船也遭烧毁,群众损失的财物则无法统计。自此,温家套变成一片废墟,到处断垣残壁,村庄、田野棘草丛生,满目凄凉。直到1945年日本投降后,温家套三村外逃的群众,才陆续归来,重建家园。



顶一下
(5)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