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争取日军川井一太郎小队起义

时间:2010-06-03 22:36来源:安徽文史资料巢湖卷(一) 作者:方茂初 点击:

1944年,国际反法西斯战争已经取得了伟大的胜利。在中国战场上,由于我抗日军民的英勇反击,日军士气低落,厌战、反战情绪与日俱增。根据这个形势,1944年5月,区党委为了进一步加强对敌工作的领导,颁发了关于对敌工作的《训令》,要求各级党政军组织抓紧一切有利时机,采取一切办法争取日军、伪军起义。巢合县委和巢北支队根据上级指示,首先在巢湖北与铁路之间的大块伪区进行突击性的争取工作,使这些地区的伪军头目和伪乡、保长的政治态度都有一定的转变。有的还暗暗和我们建立了联系,保持着较好的关系,并经常为新四军提供日军活动的情报,给新四军袭击日军提供方便。

当时,我在巢二区任区委书记和副区长,但在对日伪工作方面,我是以私塾先生和地方士绅的身份与日、伪、顽周旋,相机开展争取日军、伪军起义的工作。

1944年夏天,巢县烔炀河以西六铺山头据点驻守着日军川井一太郎小队,共20多人。由于这个据点地处我二、七师的一条交通线上,对新四军交通联系妨碍极大,上级曾要我们设法拔除。但因这里地形复杂,易守难攻,加上又在淮南铁路上,离烔炀河和桥头集两处的日伪军据点很近,敌人相互支援十分方便,不宜武力强攻。正在这时,我们从上级发来的情报中获悉,这个日本小队长厌战思想严重,思乡心切,经上级研究决定,把他定为争取对象。我们一方面通过一些和日军混熟了的伪军及群众,以“慰劳”为名,借送鸡蛋等物品给他们之机,有意把抗日传单、画片等包在食品外,或垫在篮底,让日军士兵传阅,开展宣传。同时,我以合法身份,通过伪乡、保长接触川井,开展工作。

5月里的一天上午,我略备了些礼物,以探亲为名,来到早已联系好的伪乡长许庭珍家,并通过许的外围关系设法与川井认识。

川井是个青年军官,表情矜持,有些傲慢。一次,在酒席桌上,他听到许庭珍对我以“表弟”相称,说我是“师三的干活”(日语,即教书先生之意),又见我言谈举止多少有些书生气,便同我攀谈起来。而且越谈越投机。此后,我们交往逐渐频繁起来了。通过几次接触,我发现川井不仅健谈,而且文化程度较高,对中国古典诗词有一定的了解,中国话说得也还可以。因此,我便有意和他谈学论诗,并吟诵李白、杜甫的一些名句,话题也就多了。终于,他向我发出了邀请,约我有空常去他住处玩玩。这对我来说真是喜出望外。我连忙说:“一定拜望!一定拜望!”

仲夏的一个夜晚,我与川井又一次痛饮。乘着酒兴,我有意探问川井家中亲属的情况,谁知这一撩拔,触动了他满腹乡思。他望着窗外朦胧的月光,脸上布满了忧郁的阴云。从怀中慢慢地取出全家的合影给我看。我端详着,佯作称赞川井妻贤子慧,全家幸福美满,并随口问道:“您太太和孩子们都好吧?”

川井半晌不语,最后低声说:“已经的,几个月未见信了…………”

“唉,‘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呵!川井队长,您得赶快去信问问呀!”我表示极为关切的样子,并顺水推舟地感慨一番,“唉,战争,动乱,亲人离散——确实令人担心!”

川井久久地凝望着一家人的照片,神色黯然,语气悲哀地说:“我的,本来的也是师三的干活,有安定的生活,温暖的家庭,可爱的学生,可是,战争爆发了,我的身不由己了……我们的来中国已经三年多了,不少人已死在战场,他们的家里还不知道呢!‘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唉,这场战争的,不知要打到哪年哪月,我的也不知道能不能和家人团聚了……”。

听他说曾经当过教师,又见他露出厌战悲观的情绪,我立刻抓住这个有利契机,一面为他曾是同行而高兴,一面以同情的口气故意陪着长吁短叹一番,接着就旁敲侧击地说:“那是古诗词里面的名句。古今中外,历代君王只管扩大疆土,那管老百姓的生离死别呢?”略停片刻,我又接着说:“川井队长,您记得唐朝诗人杜甫《兵车行》里的句子吗?‘边庭流血成海水,武皇开边意未已’。真是‘江山万里黎民血,皇恩浩荡万骨枯’呵!”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