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解放战争时期的和含革命活动概况

时间:2010-06-30 23:11来源:安徽文史资料巢湖卷(二) 作者:赵鹏程 点击:

抗日战争胜利前夕,我任和县县总队总队长。北撤时和县的地方武装都编到正规部队去了,我奉命到仪征县任副总队长。不久,地方上的支队、总队一律改为大队,一部分支队长、总队长到中共中央华东局集中,等待分配。我也到了华东局,见到了邓子恢、张鼎丞等首长。邓子恢同志对我说,你来得正好,我们正想找你,你就与鼎丞同志谈谈吧。后来张鼎丞同志和我谈话,要我回皖江地区坚持斗争。我考虑:我在和含原是公开身份,现在身边又只有几个人,这样到敌占区工作,一定很困难。我把这个想法和张谈了,他很同意我的想法,叫我暂留华东局。过了几天,张鼎丞同志决定:以皖江工委的名义办个训练班,叫我负责,也就是叫我当中共皖江工委书记,抽几个人,训练如何打游击和建立根据地等问题。于是就在身边带的人中间,抽调了谢金陵、周步濡、朱仁义、赵孝甲、朱祠道、郭发余、童宗凡、汪贤叔、汪裕旺等9人办起了训练班。学习1个月,主要研究如何回皖江地区打游击的方法。学习结束后,我把9个人分成3个小组,总的名称叫人民自救军。一律化装成“海派”商人,乘船回到无为县的二坝。我对他们说:“你们的建制不定,看你们以后发展多少人,发展1个连,你们就是连长,发展一个营,你们就是营长,以此类推。武器由我以后给你们送去。”他们走后不久,我就派交通员通过水路给他们送去了9支短枪。后来,形势紧张,我又随华东局转移到山东省的沙河。在那里曾三同志又叫我到黄河大队(即苏鲁干部队)任中队长,一直工作到我军开始南下。

我随孙仲德同志领导的先遣支队南下,1948年4月初进入巢湖地区,肩负着消灭敌人、建立人民政权、为大军渡江提前做好准备工作的重任。当时,人民解放军由战略防御转为战略进攻,全国形势发展很快。但是皖江地区仍被敌人盘踞,并有重兵把守。因为这里前临长江天险,可以直接威慑敌人的长江防线;背依巢湖,是天然的水师大本营;东与南京和军事重镇芜湖毗邻;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得失影响极大,是敌我必争之地。

我和孙仲德同志带着1个营(三三团二营),于1948年4月初从巢南来到林头和钓鱼台之间,准备偷渡进入和含,不料被敌人发现,只好采取武装强渡过来,当晚驻在大司村。第二天,以1个排护送孙仲德同志回巢南,并叫这个排完成护送任务后留在清溪、林头一带开展游击活动,以牵制巢城的敌人。为了便于活动,另外两个连我也请孙仲德同志带回去,我只带两个排在和含地区进行游击。这时张公桥、娘娘庙的敌人经常出动,并以1个分队占领了腰埠,我们出敌不意直捣腰埠,消灭了这个分队,缴了十几支枪,敌分队长钱振国也当了俘虏。攻打祁门站的1个排也取得了胜利,歼敌30多人,缴获30多支枪。当晚留1个班在腰埠警戒,其余连夜转移到大小时村。第二天上午留在腰埠的1个班和在祁门站的1个排都赶来集合,敌保六团也跟踪到了范桥。我们只有两个排,不能正面迎敌,便迂回到了姥下河。姥桥的敌人都出去了,一片空墟,我们乘机缴了姥下河警察派出所的枪支。下午转移到沙毕桥,桥边有敌人扼守。我们化装成国民党和县自卫队,歪戴帽子倒背枪,到了桥头,一声吆喝缴了敌人的全部枪支。这时敌人从西梁山、白桥、姥桥三面包抄过来,我们从牛屯河放船下江,经陈桥洲到陡口河一带,和敌人周旋,寻机歼敌。与此同时,我们还十分注意做好群众工作,以争取群众对我们的支援。我们着重做了3个方面的工作:一是向群众进行宣传。和含地区是老根据地,具有光荣的革命传统。但抗战胜利七师北撤后,国民党卷土重来,基本群众吃了很多苦头。现在我们来了,群众当然高兴,但对我军是否扎下根来,从此不走了,还持有怀疑态度。因此,我们每到一个地方就向群众宣传全国各战场的伟大胜利,并说明我们是先遣部队,大军很快就要过来了。如我们到达大小时村,就召集贫雇农开会,进行宣传。经过协商,把30名随军徒手的地方干部,以“亲戚”的身份隐蔽在群众家,得到群众的支援。二是建立政权,解除群众顾虑。如我们到邱家洼,群众非常高兴,但又怕我们驻不长,于是我和倪合刚、徐三荣同志商量建立和县人民政权,由我兼任和县县长,倪合刚同志为副县长。布告一贴出去,群众欢欣鼓舞,相信我们真的不会再走了,不到10天,各地的货检所也建立起来了。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