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给刘邓大军送钱的人

时间:2010-07-14 12:47来源:安徽文史资料巢湖卷(二) 作者:储德铸 点击:

1947年的冬天,雨雪来得早,刚立冬就纷纷扬扬下起一场鹅毛大雪。大雪覆盖了巢湖庐江边境的山山岭岭,人烟本来稀少的山里更是人迹罕至。在通往庐江县城的山路上却有一顶风冒雪的人,只见他身穿破棉袄,手拿打狗棍,挎着破篮子,俨然一个道地的叫化子。可是谁会想到,这个叫化子竟是腰缠万贯藏富不露的人,他叫孙海波,是中共安徽省巢(湖)无(为)工委的警卫员,一个只身给刘邓大军送钱的人。

这一年8月,我十万刘邓大军千里挺进大别山,像一把尖刀插进敌人的心脏,3个月歼敌3万有余,钳制敌军30万,与敌周旋于皖西地区,创建革命根据地。然而眼下,寒冬来临,战士们不仅无御寒的棉衣,甚至十日难饱一餐,且无油盐。中共中央对此十分关注,曾考虑从北方运送钱物支援,但因相距千里之遥难以实现,于是电令中共华东局国区部,通知在大别山外围的党组织和游击队设法支援。11月中旬初,驻芜湖的巢无工委联络站传达国区部的指示,要求筹款支援刘邓大军。工委立即行动,仅数日就筹得可购500石大米的钱,兑换成银元黄金,准备送往皖西。但如何送,却非同小可。当时正处于国民党调集14个整编师对大别山区发动全面围攻之时,敌人在舒(城)桐(城)庐(江)一线布有重兵,严防刘邓大军进入皖中,威胁南京。在此情况下,武装护送绝不可能,况且,从巢无到皖西最短的距离也在百公里以上。工委反复研究,决定由警卫员孙海波只身化装成叫化子,沿途乞讨,迷惑敌人,设法把钱送到刘邓大军手里。尽管孙海波已有5年多游击斗争的经验,但要完成此项任务,却比任何一场冲锋陷阵要难得多!

此时,孙海波已接近庐江县城,愈往前行,愈感到气氛紧张。城门口由全副武装的士兵把守,对过往行人要严加盘查,孙海波只好选择早晨和赶集农民一道混进城。城内的商店民宅全部住上了国民党的军队,在晚上隐约可以听到前线的打炮声,海波明白,打炮的地方必有我刘邓大军,从方向上判断应是舒桐一带,那便是他的目的地。可是,此时去舒桐,途经的汤池大关一线均为敌警戒区,行人需持身份证并接受层层岗哨检查。孙海波不敢冒险进入,决定从山里绕过去。走啊走,不知走了多少路,才发现无论转到哪里,想绕过警戒区都是不可能的,于是不得不冒着风险直奔桐城的大关镇。绕道后,困难接踵而来,一路上不但忍饥挨饿,还要躲避国民党军和地方民团抓夫,接着是路费告罄,身边除了公款已无分文了。别看他装扮成叫化子,但真的要去乞讨心里却很不是滋味。海波的家乡是无为县牛埠镇,这里虽贫穷,但祖祖辈辈从不乞讨,就是大荒之年,村里人宁肯吃野菜也不愿离家,也看不起外地来的叫化子,尤其是年轻力壮的男人。但在此时他不得不试着到农家去讨口饭吃。后来他发现在积雪溶化的荒山野地里,可以找到未收尽的玉米棒,烧熟了可以充饥。一次两次还顺利,第三次便出事了。眼看山路快要走到尽头,想多烤一点带着,火堆烧大了,浓烟升起后,“瞿”的一声,一排步枪子弹从身边擦过去。这里离大关已经不远了,他迅速反应过来,并意识到敌人已经发现了他,并很快会上来。于是他把藏有银元黄金的破棉袄藏到秸杆堆里,静静地守在火堆旁,好像什么事也未发生,内心却在紧张地盘算着如何对付敌人的盘查。几名匪兵从两面包抄过来,二话未讲便将他带到山岗下一个营房里进行审讯,说他放火是在打信号,必定是共军的探子。海波十分平静,因为放钱的棉袄已藏好,落不到敌人手里。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他可以据理力争。任凭敌人怎样严刑拷打,他只是回答说:

“给东家翟老爷送信的,他儿子是连长,国军四十八师,名子叫翟金宝。”

“找他干什么”

“他母亲生病,快要死了,想见他一面。”

“现在前方吃紧,军人不能告假。”

“我只管送信……”

“信在哪里”

“在汤池被你们的哨兵搜去了,连同身份证、盘缠都搜去了。”

“放火干什么”

“我一路讨饭到这里,昨天连饭也讨不到了,便到山上找玉米烧着吃,你们也看到的……”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