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磨盘山上擒敌酋

时间:2010-07-23 09:53来源:安徽文史资料巢湖卷(二) 作者:肖选进 点击:

1943年初冬,安徽皖江地区的气候,已透出一丝寒意。随着冬天的来临,战场上的形势也较严峻复杂。我坚持皖江地区的新四军第七师,面对着南京、芜湖、铜陵的日军和发动第三次反共高潮的顽敌,艰难地奋勇转战其间,不断发展壮大。磨盘山战斗,就是在这种总的形势下发生的。

11月22日,国民党军队第八游击纵队司令兼皖江剿匪司令龙炎武,率该纵队第一、二、三支队和第一七六师五一五、五二八团桂系顽军由盛家桥、黄姑闸向槐林嘴、笑泉口、魏家坝一线,分3路向我发起进攻。七师严密部署,严阵以待:以白湖团、桐东大队等部担任阻击,坚守磨盘山。师独立团坚守孔家、罗庄、周家大山一线,阻击顽军中路。沿江支队以一部于蒋家山口一带担任警戒。师十六团(又称巢湖大队)和皖南支队在孔家、笑泉口等地隐蔽待机。

向磨盘山阵地发起猛攻的敌人是顽军二支队,该敌建制3个营,带配属1个营,并配有迫击炮,共2千余人,狡猾善战,有一定战斗力。他们猛烈进攻,使磨盘山阵地很吃紧。磨盘山,南北走向,由4个山头组成,北濒巢湖,东北靠近银屏山,为我巢无根据地西面之重要屏障,由于地势重要,必须坚守。但在敌顽二支队进攻下,到了下午磨盘山阵地失守。16时许,五十六团首长派作战参谋陈雪江到我一营传达命令,令我一营在黄昏后派出小部队向磨盘山之敌实施夜袭,目的是打乱其部署,顿挫其锋芒,迟滞敌次日的进攻行动。我当时是一营副营长,听了陈参谋传达的命令,当即向营长邬兰亭、教导员储云提出,由我领部队来完成这一任务。当时商量决定,由我率领第二、三连于当夜执行这一任务。于是,我立即就到二、三连去,向他们介绍情况,交代任务,要他们迅速做好战斗准备。特别叮嘱他们,敌是桂系顽军,还是第八游击纵队,现在还不清楚,我们应从最困难、最复杂处做准备,千万不可轻敌。敌众我寡,敌占领磨盘山以后,气焰正盛,我们要敢于夜战、近战,打敌措手不及。这是我们到达巢无地区后的第一仗,一定要打好。

7时许,天已全黑,没有月亮,10米开外看不见人。战场上出乎意外的一片寂静。我就率领二、三连200余人(二连70多人,三连120多人)由顶头山出发,向磨盘山前进。到了磨盘山东山脚下,我望着眼前磨盘山的山影,对二连连长吴敏山说,你们连自东向西向磨盘山迅速隐蔽接近,力争实施奇袭,奇袭不成,迅速转为强攻,在三连的协同下坚决歼灭该敌。吴敏山平时不爱多说话,我交代任务后,只是坚决地点了一下头,轻声说了声“好”,就带领部队隐蔽地向磨盘山偷摸上去。接着,我又带三连继续沿山沟向南前进了约500米,我向三连连长陈有贵说,你们连从这里由东北和东南两个方向夹击磨盘山无名高地,也是运用偷袭的打法,二连在那边策应你们,我的指挥位置在二连,有情况随时派人报告。陈有贵当即表示:“行,我们坚决把这些敌人消灭掉”。

我即离开三连向二连走去。当时我判断二连可能快到磨盘山山坳口了,我就从无名高地东北侧向山坳口斜插上去,以便与二连会合。当时有4名通信员、4名侦察员跟着我,由于他们装备重,我跑得快,天黑观察不便,隐蔽接敌又不能大声联络。走了百余米,他们都没有跟上来,我急于赶到二连去,没有等他们。走着走着,将到山坳时,突然听一声喊:“你是谁?”接着又连续喊:“站住,你是谁?”,当时我想,坏了,这是敌人的警戒,二连的人执行奇袭任务,不会这样大声叫喊。我机警地回答:“是自己人,你们是哪一部分的?”敌人又喊“你站住!”同时听到猛拉枪栓声音。我边走边沉着说:“我是自己人,不要乱开枪!你们是哪一部分?”敌人答:“我是二支队的!”这时我已走到警戒的跟前,发现前后左右有十几个敌人,都把枪口对着我。我仍保持刚才的语气,随机应变地说:“我是五二八团一营营长,前来支援你们,消灭这里的共匪。”接着问:“你们支队长在什么地方呢,我要见他。”敌人见我是一个人,身上背的驳壳枪,又是从南面敌人阵地那边走来,可能是真把我当成“自己人”,就向东北一指说:“在那边吃饭呢”。我沿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东北约100米处亮着很多灯,有不少人影在闪动。我已身陷敌境,想跑也跑不了,因为还有6名敌人在我身后跟着,无法摆脱,只能到了那边见机行事,就大摇大摆地向敌吃饭的地方走去。走近一看,见灯下吃饭的人一大片,约莫有千余人,乱糟糟的,可能是敌人占了磨盘山,有些得意忘形了吧。跟着我的6个敌人,这时才离开。我就问:“支队长在哪儿呢?”有一敌人说在那边吃饭呢。我又走到那里问:“哪一个是支队长啊?”其中一个边吃边答:“我是支队长!”我见此人披着大衣,个儿不高,胖胖的,端着碗正在吃饭,就很礼貌地说:“支队长,我是五二八团第一营营长,奉团长命令前来配合你们作战,消灭这边的共匪,今天晚上,我们一七六师第八游击纵队准备向共匪周家大山发起总攻击,消灭那边的共匪。”听我说完,敌支队长打量我一下,连声说好,又扒了一口饭。我见到大约有十几个敌人坐在一起,有两个拿着地图摆在地上,蹲在一起。我想这边敌人太多,对我不利,于是灵机一动,说:“我们的部队在山下边集结,准备从右边攻打共匪,你们从左边打,这样好不好?我们到那边看下地形好吗?”敌支队长把碗筷一放,爽朗地说:“好啊!我们走。”说着就站起来,跟我向山梁子走去勘察地形。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