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皖江地区的历史长卷

时间:2010-09-03 13:12来源:茅舍先生博客 作者:王庆云 点击:

吾以为研究皖江历史文化,一要阅览它的历史长卷,二要看其区域经济发展的独立性和互补性,三要探讨历史文化的特征及其内在规律,以做到古为今用,促进文化转型和社会经济的发展。

皖江历史古老,文化悠久,早在远古时代便升起了人类文明的曙光,成为中华文明兴起的发祥地之一。约在50万年前,南方古猿从万木丛中转移到地面,开始和猿类告别,向人类方向发展时,和县龙潭古猿便是这洪蒙初开的神圣一族,而对江繁昌县癞痢山人形洞的另一支古猿也应运而生,成为他的兄弟姐妹。在皖江西起点的东至县建新乡有个华龙洞,最近考古学家发现这里也是一处古人类活动遗址,经专家初步鉴定:“从已出土的动物群化石来看,其年代可能在中更新世至晚更新世早期,即距今20万年左右。从如此大量堆积、人工砍砸痕迹明显的动物细碎骨骼来推测,华龙洞遗址应该是古人类对捕获的动物进行屠宰的场所。”再往后,在迄今5500年左右,距和县猿人生息地不过百里的含山县铜闸镇凌家滩,考古专家发现那里生息了一个新石器时代后期的原始部落。生活在那里的先民,已戴玉冠、着衣裤、系腰带、且有耳环、玉璜等各种玉制饰品,懂得了熟食和汤饮。从出土的龙凤玉璜可以看出,这个部落已实行了族外婚、有家庭观念、有宗教意识,有严格的墓葬制度和祭奠方式。这是中华民族由来已久的道德规范,它如一道耀眼的历史长虹,直到今天还在深刻地影响着当代中国人和全世界的华人。还有薛家岗新玉器时代遗存,被命名为“薛岗文化”。东至县香隅镇枣林湾,考古学家发现的一处新石器时代遗址,标本暴露于耕地表层为磨制的石斧、石镯、夹沙红陶鼎足、红陶网坠、绳纹、方格纹灰陶片等,这说明当时东至这块土地上已有渔人、猎人,他们使用的生产工具大多是石器、陶器、骨器、蚌器。东至还流传着一个古老的传说,相传氏族社会部落联盟解体前最后三大酋长中的尧和舜曾涉足东至。《建德县志》载:世传尧帝南巡时曾到过今东至县城五里渡溪,故有尧渡之名,并建有尧祠;尧渡镇北20里的历山,是舜耕之地,故名舜耕山,建有舜城。

皖江地区不仅是中华民族新旧石器时代文明的重要发祥地,也是青铜器、铁器时代文明昌盛之区。南陵、铜陵和池州是一脉共生的铜矿带、航空物探部门曾在南陵大工山地区发现一座冶铜中心,后来这个铜炼中心逐步延伸到铜陵、池州,唐代李白曾作有一首诗,诗曰:“炉火照天地,红星乱紫烟。赧郎明月夜,歌曲动寒川”。东至县梅城河赤头段也曾出土:“牛首耳青铜器”,东流牛头山一带曾出土“陶纺纶”等。这标明皖江地区在商周时代就有少量青铜器具,手工生产的技能有很大提高。春秋战国时期,楚、越、吴相争不息,皖江地区属于吴头楚尾。当时奴隶制解体,封建生产关系逐步确定,小家及家庭手工业相结合的自然经济,已成为基本的经济结构、沿江一带稻米种植普遍,楚国的经济实力较丰厚,所以楚王敢问鼎中原,常欲称霸天下。秦统一天下后,江南置六郡、秦始皇曾两次巡行皖江地区,后一次途经石城(今贵池灌口)停旅盘桓,亲见江南开发迟,便决定把浙东的越人西迁,据《越绝书》说,秦始皇东游会稽所迁移的越人,一部分迁到黟、歙、芜湖、石城一带,他们避居深山,经营生活,故称“山越”。从此皖江地区受到中原文化和楚文化的影响,有无数的政治家、军事家和著名的诗人都从皖江的历史长卷中走进走出,有的在皖江地区建立了不世之勋,有的在皖江的山水中留下了千古绝唱。

楚大夫屈原放逐期间,曾驻足陵阳(今青阳县境),发出了“惟天地之无穷兮,哀人生之长勤”的沉重叹息。然而,后来世事的发展并非像屈原希望的那样,皖江这个千古不息的江流,拥戴出了一代又一代英雄豪杰,谱写了一首又一首壮丽的史诗。东汉建安初年,还未脱少年之气的孙策就怀着开基创业的雄心壮志,摆脱了袁术的控制,率领周瑜等千余人马,攻采石、据江东、开三江、垒天堑,建立了东吴国。继他之后的孙权,出巢湖,迎战合肥城,就是不让曹操越长江一步。南北朝时,中国出现了第二次大分裂,江南历经东晋、朱、齐、梁、陈五个衰弱的小朝廷,处在萎靡和困顿之中。而后来经过隋王朝的短暂期,中华大地上出现了中国封建时代最辉煌的大唐盛世。唐代诗人李白钟情皖江,在采石、秋浦河、青溪河、桃花潭流连忘返,留下了不少诗作,并改九子山为九华山,名传千古。晚唐时期的李商隐与杜牧都到过池州,前者游览,后者为官。宗教的传播伴随着文化的流通,出现了牡牧所言的“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如烟雨中”的景象。大唐衰落后,代之而起的是藩镇割据的五代十国。这时由陈桥官变而创立的大宋王朝,就成了高悬在中国上空的一颗福星。池州士子樊若水以苍生为重,不顾南唐的追捕,只身赴汴州晋见宋太祖赵匡胤,献策在采石江面构建舟桥,引赵宋大军渡过长江天堑,覆灭了腐朽的南唐小朝廷,结束了五代十国的混乱局面。到南宋时,北国大地为辽金所困,南宋的半壁江山处在风雨飘摇之中。当金主完颜亮亲率40万大军直捣江南时,虞元文拍案而起,亲自前线督战,行檄大江南北号召各路义军同仇敌忾,在采石把完颜亮的几十万大军打得一败涂地。南宋爱国诗人文天祥在《采石怀古》一诗中感慨道:“不上蛾眉二十字,重来为堕山河泪。今人不见虞元文,古人曾有樊若水。长江阔处平如驿,况比解然衣带窄。”据《青阳旧志》载:“青阳县蓉城镇西有清泉岭”,相传,岳飞率师与金兵缴战于泾县,乘胜追击金兵经此饮马而憩,因故名。绍兴四年(1134),岳飞自鄂州出师抗金,途经池州殷家汇平顶山,后扎营齐山,留有《池州翠微亭》一诗:“经年尘土满征衣,得徐寻芳上翠微,好山好水观未足,马蹄催趁月明归。”宋景佑年间,北宋诗歌革新运动的领军人物梅尧臣任建德县令,居官清廉正直,去官后,人民缅怀他,将县城改为梅城,梅尧臣在建德(现东至县)期间作诗百首,留存至今。元末时,淮上英杰朱元璋由滁阳出兵,力图江南,率渡淮健儿、江北猛士三打采石矶,血战鄱阳湖,从此大明王朝定鼎南京城。清代时,采石是长江五省水师都督所在地,统领江干,节制五湖,其声威覆盖整个长江大流域。清朝末年,太平天国在长江中下游地区掀起漫天风云时,无数的太平国与湘军在这片土地上喋血奋战,十四年的刀枪剑戟,造成了数百里无人区,留下了无尽的白骨和废墟。然而,皖江地区在中国现代史上却写下了最辉煌的篇章。由皖人倡导和推动的洋务运动、新文化运动开了天下风气之先。尤其值得大书特书的是,1949年4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在“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的口号下,渡江战役的突破口选在繁昌板头矶,其地距采石古渡不过百里,这是历史的巧合,也是历史的必然,毛泽东把历史的幸运交给了皖江,让皖江再一次承受了无上的光荣。

八百里皖江,是浩浩长江和中国南北大通道的交汇点,故而一旦天下有事,大江南北的山山水水,总是要留下深深浅浅的历史印记。这一出出动人心魄的历史大剧,无论成功还是失败,留给我们后人的都是一种激励,一种借鉴,一种包容万物的广阔胸襟。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