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我所亲历的杜山绞杀战

时间:2010-09-09 16:22来源:皖南晨刊 作者:黄海山 点击:
我所亲历的杜山绞杀战

60多年前,我是泾(县)旌(德)宁(国)宣(城)新四军游击队的一名战士,参加伟大的抗日战争,是我一生都引以为豪的事情。今天回忆65年前我在宣城杜山和日本人的一次战斗,并以此文纪念在抗日战争中牺牲的首长和战友们,纪念抗战胜利65周年。

1945年农历三月底,排长宋振华带着我、王振发、小林四人一道跑交通,我们从宁国的板桥出发,赶到河西(水阳江西边)的大张村,碰到宣大部队一中队的中队长汤富林。汤原是我们泾、旌、宁、宣游击队刘贵生、吕辉部的党支部书记,1944年冬天调到宣大部队一中队当中队长。熟人相见,格外亲热。

第二天上午约十点钟左右,当地的民兵跑来报告,说日本兵坐火车到了孙埠,正在孙埠附近的一些村庄抢劫。汤富林接到报告以后,带领一中队100多人,加上我们四人,另外发动民兵参战,合计有300多人。我们在汤富林和洪指导员、潘副指导员的指挥带领下,赶往离宣城板桥不远的杜山一带,去阻击日本鬼子。途中,听说我们是去打日本鬼子,一些老百姓纷纷从家里拿着能上手的武器,跟着我们同去杜山。当时敌军有日本鬼子40多人,伪军50多人,合计百人左右。双方发生枪战后,鬼子因我们人多,边打边撤。中午的时候,我们将鬼子包围在杜山附近的几个小山包上。

下午一点多钟,宣城方向闻讯坐火车赶来增援的鬼子200多人,从我们包围鬼子的包围圈外,又将我们包围起来。下午四点多钟,得到消息的宣大部队,集中起一千多人赶来增援我们,从敌人的包围圈外,又将宣城来增援的鬼子包围了起来。晚上八点钟左右,从南京、芜湖方向敌人又增援过来一列车的鬼子和伪军,从外面又对宣大部队形成包围。里外五层互相包围着,发生混战。

汤富林指挥部队和民兵,要消灭最里层的这股敌人。汤中队长指挥部队和民兵与被我们包围的日本鬼子和伪军展开了肉搏战。两个民兵用洋叉架住了日本鬼子上着刺刀的枪,另一个民兵用铁锹将这个鬼子的脑袋劈去了半个。战斗的惨烈,用语言无法表达。对付伪军,战士和民兵高喊:“中国人不打中国人!大多数的伪军都举手投降了。当天夜里,我们把这股敌人全部消灭了。大家一夜未睡,第二天一早,汤富林又指挥我们对付包围我们的日、伪军。敌我双方互相绞杀在一起,到处都是枪声,与敌人格斗刺刀的撞击声,怒吼声,血肉横飞,刚发青的小树枝、草地上洒着鲜血,地上倒着鬼子和我们牺牲的战士的尸体。我端着我的那支德国造老套筒,与宋振华、王振发、小林四人一道,始终跟着汤中队长一起战斗。大概是上午十点钟,战斗进入了更加胶着的状态。鬼子的指挥官指挥着包围我们的日军士兵向一处集中,只有少数伪军和我军对抗。外围赶来增援我们的宣大部队,要对付外围的鬼子,抽不出手来支援我们。当时我们四人和中队部在一起,在一个小山包上,与在另一个小山包上的一群敌人对峙着,展开了肉搏战。我还记得当时双方拼刺刀的形式有点象现在小说中所描写的决斗,上场时双方各出一名士兵,我们的人赢了,大家都拍手、欢呼、雀跃。日本人也拍手,这大概就是人们所说的日本人的武士道精神吧。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