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新四军战士王天顺的故事

时间:2010-11-11 12:29来源:旌德县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作者:周成辉 点击:

今年已80岁高龄的王天顺老人,小名木飞,18岁(1943年)参加革命,解放后(1950年)回乡,在家一直务农。王老天性豁达,甘居清贫,始终过着节衣缩食的平淡生活,因近年家庭方面的变故,家境比较困难,每月政府给予40元的生活补助。但当王老向我们谈起年轻时的革命经历,如数家珍,声音宏亮,我们的情绪也随之起伏,进入了那艰难困苦、置之生死的革命岁月。

故事一:革命队伍悄悄带走了我

王老参加革命首先是他有坚定的革命意志和信念,有大无畏的革命英雄气慨。通过走访,我们还发现王老家的地理位置,是王老能参加革命的重要外部因素。

王老的家地处革命老区仕川村的考岭自然村尽头,房屋坐落在半山排,单门独户,向西翻过山是绩溪县,向东不远越过竹岭头是宁国市,门前的大山脉就是新四军、游击队经常活跃的根据地“百箩园”。上个世纪40年代,在“百箩园”这个三县交界的茂密森林里就活动着一支英勇机智的新四军独立营队伍,他们常年住在自己搭建的山棚里,生活的艰苦就如陈毅元帅诗中写到的:“天将晓,队员醒来早,露侵衣被夏犹寒,树间唧唧鸣知了,满身沾野草。天将午,饥肠响如鼓,粮食封锁已三月,囊中存米清可数,野菜和水煮。”也是劳苦大众的王老家,处在这样的地理位置,自然而然成了新四军经常驻足歇息的地方。但新四军队员们总是巧装成贩山货、走亲戚过路等模样,王老的一家并不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只是经常耳闻有游击队在大山上活动。

有一次,大约是1943年春夏之交的时候,像往常一样,年轻力壮的我去别人家换工劳动(这是过去的农村互相调剂劳力的一种方式),是去稻田里耘草,碰到老袁(这是化名,据王老讲这个人就是新四军独立营营长,实名叫舒梦雄,解放后在芜湖军区工作)。原来游击队员经常在这家歇脚,已经很熟悉了。虽然碰见老袁,但也就是聊聊,并没有讲别的什么事情,实际上游击队已经在考察我了。此时,我仅是把老袁作为一个认识的人而已,其他都蒙在鼓里。之后,来了一个叫猴子的人(猴子是化名,实名叫王诚信,解放后曾任徽州地委副书记),把我叫了过去,问了我一些情况,然后就让我填表,我便成了一名共产党员。随后,我回家继续从事务农,党组织赋予了我一项使命,由我担任党小组长,在地方发展党员,我也就经常与大山里的游击队员保持联络,向党组织汇报工作,交党费。当年的秋天,我在家里割完稻以后,服从组织的决定,毅然决然地走进了大山里的革命队伍,正式成为其中的一员,从此直到解放,我便跟随队伍南征北战,在革命队伍中大家都知道一个叫木飞的游击队员,这个名字也让敌人心虚胆寒。此间,我按照组织的决定,为了向老母证实我还活着,1945年仅回家呆了个把钟头,因为当时社会上有谣传,说木飞牺牲了,为此老母亲天天在家以泪洗面。而在此时国民党、地主反动派的势力非常猖獗,仅仕川村的周围,就建了三个碉堡,为了穷苦人翻身得解放,为了革命事业,我只能舍家为国。在我的影响下,我的两个哥哥也参加了革命队伍,现离休在家的老干部喻家顺,就是我的二哥。

故事二:“鸡公关”智取敌弹药

1944年5月份的一天,我们这支部队奉命到江北打敌人,刚刚从铜陵折转回到我们的江南根据地,这时一名根据地的战士带着激动的脸色,从山口飞奔进来,悄悄地向首长报告着什么……原来在旌德去绩溪的路上,有一支押送武器的国民党的队伍正在行动着。这真是天赐良机,我们刚刚打完仗,正缺少装备补给,敌人却送上门来了。事不宜迟,这时首长当机立断,手一挥叫我过去,命令我带几个战士(我当时任班长),迅速机动出击,务必截获这批武器。

我当即集合了五个同志,沿着熟悉的山道奔赴目的地。听前哨报告,敌人正在“鸡公关”(旌德到绩溪必经的险峻山岭)山道蹙行,我和其他同志听到这个消息顿时来了劲,因为这个地方正是伏击的有利地形。现在已经是下午了,烈日当头,知了在一个劲地叫,树林里只剩下它的叫声,它们好像在用声音掩护我们,又好像在为我们祝福。我从山头远远望去,在崎岖的山道上,前面有五个人在吃力地推着五辆木制的满载东西的独轮车,后面跟着三个穿制服端着枪的士兵模样的人,边走边东张西望,并在不停地吆喝着前面的人快走。

我和战友仔细分析了目前的敌我态势,认真观察了与敌作战的最佳地形,拿出了几套战斗方案,决定出其不意迅速解决战斗。我们分析认为从穿着形态来看,前面五个推车的人可能是敌人请来的民工,后面监督的三个人是敌兵,同时感到靠近绩溪和旌德可能就有敌人的接应部队。针对这种情况,我和五个战友分成三组,每组对付一个敌兵,并且尽量做到没有枪声,悄无声息地解决战斗,以免暴露目标。我们悄悄地摸到了敌人的后面树丛中,终于机会来了,我手一挥,顿时我们六个人象离弦的弓箭,猛的扑向这三个敌兵,“不许动!动,打死你!”,我们迅速缴了敌人的枪械,还有一个不怕死的,仍在挣扎,我的战友顺势就将这家伙打倒在地,敌人一个个傻了眼。此时,前面五个推车的人,也以为天兵天将到了,一个个呆如木鸡,战斗就这样在短短的几分钟内结束了。就在我们考虑如何搬走这批武器时,接应我们的大部队下来了,原来是部队早已做了安排,40多个地方武装民兵(这是地下党平时组成的民兵战斗队伍),一下子从山上冒出来,鱼贯冲向山道,他们拿小刀割车上的绳子,你扛一箱,我驮一捆,很快就将这些手榴弹、子弹、枪等战利品搬运完,急速地向鸡公关对面的山上转移,准备乘着天黑再运送到我们的根据地,据其他战友讲,这批武器一直悄悄地运送了五天,才到达根据地。

我们抓到的这三个国民党士兵,经了解一个是指导员,两个是乡公所里的人,都交给组织上去处理了;另外五个推车的民工,我们当时就放走了他们。这次战斗后,听说紧接着就有国民党的大部队来搜山,在山上转悠了几天,做了几天无效劳动,也就灰溜溜的走了。而此时,我们早已又奔赴其他的战场,说心里话,我们还真感谢有这样的好“运输队长”呢!(王天顺口述 周成辉整理)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