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叶维章口述:我们的队伍向太阳

时间:2010-11-11 12:48来源:网络收集 作者:叶小平 萧芸 点击:

我算是一名职业革命者。自小嫉恶如仇,向往除暴安民的侠士风度;心怀大志,希望自己能为百姓做更多的好事。16岁接触地下党,17岁正式加入组织,从参加地方革命运动,到率领武装队伍,半生在战壕。

过去,孩子们喜欢听我讲战斗故事,但是,我不大乐意讲,因为我虽然身经无数战斗,却不认为是可以当故事讲的。没有战争经历的人也许不明白,战争是非常特殊的行为。双方奋勇的杀伐,总是以伤亡而告终,所以,每次一场战斗结束,即使是大获全胜我也不会欣喜,面对横陈眼前的被剥夺了生命的躯体,心灵流血。给孩子们讲战斗故事,要有个态度,绘声绘色很难做到,也许是我对敌我双方逝去的灵魂存恻隐之心。一场战斗就是一场政治的较量,敌我双方都为各自的目的,为战争而捐躯的战士,我们不该随意去说道,因为,战斗一旦结束,就该让他们安息。

所以,战斗故事成为我内心深深收藏的隐私,不与说道,为了捐躯的双方战士能够得到安息。

现在,我年纪大了,孩子们希望我把人生经历整理出来,给他们留下一份精神财富,这个我赞同。因为我的一生是在抗逆家族期望的非常意志中开始,以牺牲家庭利益为根本,最后,只能给孩子们留下点文字的记载。

也许,他们会从我曲折的人生轨迹中,发现些什么。

出生农家自小背负家族使命

1921年5月5日,我出生在安徽省铜陵县丁家洲附近的叶家墩。父亲叶如玉,母亲叶汪氏。我是这个殷实家庭的老二。按照家族姓氏辈分,我是“为”字辈,取名“为章”。维章是我参加革命之后改的。

叶家墩位于长江分流处的一个洲上,为防范洪涝,洲渚上堤坝纵横,我的家就在中部的一条堤坝上。堤坝前一里就是江水,堤坝后有一大片树林子。

叶家是移民户,在这个洲渚上聚族而居,主要种植黄豆棉花。那时候丁家洲上的黄豆叫“丁豆”,行销上海,成为上海豆制品的首选原料,因为一斤“丁豆”可以比他地产的黄豆多出一片豆腐。

听老祖宗口口相传的家族历史,河南叶县是宗脉发源地。认祖追宗,我们叶家的太祖公,本是朝廷的一名忠良将军。叶氏起源于一场恶战,只因朝廷奸佞当道,太祖公在前敌失陷没有救援,身负重伤被一匹黑雕马驮到河南一处山林。苏醒过来的老祖宗,正待吻剑殉国,仰头望见太阳的光芒穿透密匝匝的树叶射到身上,暖洋洋的,而那些树叶异常的鲜亮,生命在那刻发出了奇妙的指令,灵光在祖宗的头上一闪。改名换姓?俺就姓叶吧!太祖公肯定是一个了得的汉子,因为,他把落难栖身的地方变成了叶县。也因了这个缘故吧,叶氏家族的男丁都勇武能战。这脉热血的传承在我的血脉里同样是汹涌澎湃的。

大约在明末清初的时代,叶县的叶家繁盛,地方小了,就往外迁移,当时是四个亲兄弟结伴来到安徽祁门,后来分散到婺源和歙县。其中有琛堂公和显堂公兄弟寻找到丁家洲这个地方有发展余地,于是就在这里安下家来,并且大力发展,直到把这个地方变成叶家墩。

按照族谱记载,叶家子孙不但习武强盛,也有诗书传家。只是在丁家州生存的我族,因为洪涝灾害和连年兵荒马乱,导致多年艰难稼穑躬耕为生。

父亲是爱动脑子发家的农民。他不苟言笑,成天好像总在想事。我们都畏惧他。他总是要把播种收成的细帐算好,精打细算心中有数。大约我五六岁的时候,跟在他身后去走亲戚,他一边走一边念念有词,让我奇怪。

母亲身材高大,身体健康,性格直爽,对我比较偏爱。母亲虽然不过一贫家媳妇,但是个在乡里很有威望。因为她特别能干。乡里各家的红白喜事,需要找熟练的人来掌握,从采购到席面料理,需要精确盘算。母亲在这方面很有一套,所以,她经常被请到各家去掌作,而我得以跟在她身后见识了各式各样的民间活动。

我兄弟五人,还有两个姐姐,只有我一人读书识字,这也是有家族原因的。

我家曾经和一个有背景的邻居有土地争执,起了诉讼,官司一直打到南京,终因弱小而败诉。父亲明白是没有文化没有实力的原因,所以决计在儿子中培养人才。父亲把这个光宗耀祖的重任寄托于我。所以送我读私塾识字去。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