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自杀——新四军老战士喻家顺生前诉说的故事

时间:2010-11-11 13:36来源:旌德县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作者:朱先明 点击:

这是个寒冷的冬季,一卡车日本女服务队员到达孙埠的时候,天色早暗。所谓服务队员,就是军妓,专门为“皇军”一线的战地人员服务的军妓。因为是正宗的“日本货”,为顾及面子,服务员们着军装,戴棉帽,缩在车斗里,一路风尘。下车时,她们已是灰头土脸,碉堡前的探照灯下也看不出眉目。碉堡是依据当地的一座古塔改建的,砖木混合的楼阁式塔,七层,四周电网密布。不远处是一条蜿蜒的河流,一眼望去,空旷而悠远。

山本队长为首的几十号人,昨日就得知了这个消息,此刻,就像一群发情的公狗,早在那里骚动不安。有人偷偷喝了酒,在那里吼叫;有人干脆就去搂抱刚刚下车的妓女,场面混乱不堪。山本有些控制不了局面,龇牙咧嘴“哇啦哇啦”地嚎叫,接着就掏出手枪,对天连放好几响,却无济于事。山本一屁股坐在石坎上,无奈地闭上眼睛。

这本该是生理与心理需求的一场游戏,军人也是人,需要合理的释放,从某种意义说,这也是一种能量的补充,这一点他很清楚。他刚才的行为,是控制,是在维持一种秩序,维持秩序是他的天职,可惜,他在强烈的人的本能所暴发的欲火面前,显得无能为力。

作为队长的山本也并未能免俗地加入到了嫖客行列。性本能使然,还是别的缘故,他自己也没搞清楚,只觉得头晕目眩,稀里糊涂就进了塔楼。记忆中好像还是个漂亮的女人把他扶进去的,那女人芳香肆意,散发着雌性特有的气味。

山本单独住在三层,用旧门板辟了个单间。光线很暗,女人很温柔,一双小手在他的胸口游走,像一条冰凉的小蛇在蠕动。他无力地躺在木板床上,搂着女人,却没有任何欲望。山本开始和她谈心,问她是否到过富士山,问她赏樱花的感觉如何,问她的故乡和家人……

这时候,楼上楼下男人的嚎叫,女人的尖叫,楼板上杂乱的脚步声响成一片,整个塔楼似乎都在摇晃。

山本和那个女人的尸体是在离碉堡不远的河中被发现的。

那已是第二天的早晨,孙埠大地一片银白,河床冰封,两具尸体结入冰中。

日本官方证实:这两人是自杀,系同胞兄妹。

旌德县新四军历史研究会(第七期)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