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凭吊刘老庄烈士

时间:2010-11-11 13:45来源:旌德县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作者:黄斗 点击:

尤其忘不了与自己共同战斗过的刘老庄八十二烈士。五月初,我在儿女的陪同下,乘车来到江苏省刘老庄烈士陵园。这里正是新四军十九团二营四连八十二位烈士英勇战斗、壮烈牺牲的抗日战场,现在已耸立起一座巍峨的纪念碑,肃穆的陵园中,有朱德、陈毅、黄克诚、张爱萍、李一氓等领导的亲笔题词。

陵园大门高大宽阔,门两边是一幅对联,上联“由陕西到苏北敌后英名传八路”,下联“从拂晓达黄昏全连苦战殉刘庄”,门头上缀一颗红色五角星,横批“八十二烈士陵园”。进门后是一条林荫道,两旁耸立着浓郁的苍松翠柏。缓步来到烈士碑亭,墓碑是李一氓所书,记载了八十二位烈士壮烈殉国的事迹。在烈士墓前,我献上了花圈,当地几位少先队员陪我们一起进行了祭吊,我默默地向烈士墓三鞠躬。旁边还有两座陪葬的烈士墓,一是原十九团团长胡炳云,解放后逝世,自己要求和老部下葬在一起;一是原十九团参谋长刘治国,1943年春反扫荡时在古寨战斗中壮烈牺牲,后移葬于此。他们都是抗日初期的老首长,我很尊重,给他们每人三鞠躬。烈士纪念馆陈列着烈士们的珍贵遗物和战斗史料,还有不少中央和部队领导的题词、挽联等,这些题词高度概括并赞美了烈士们在抗日斗争中为国捐躯的大无畏精神。

纪念馆显目的地方,排列着我所知道的18位烈士的名字,他们是:连长白思才,指导员李远鹏,副连长石学富,文化教员孙尊明,排长尉庆忠,排长蒋员连,排长刘登甫,排长王志祥,排长李道合,排长马汉良,班长刘忠胜,班长王洪远,班长王忠良,文书罗桥,司号员王步珠,卫生员杨林标,战士田执信,战士袁绍杰等,熟悉而亲切的面孔顿时涌现在我的眼前。他们中,除了司号员王步珠和我年纪差不多,其他同志都比我大几岁,如果他们能活到今天,也都是八九十岁老人了,和我一样享受着革命果实过着幸福的晚年生活,可是他们为了抗击日寇的侵略,为了保护人民的安全,为了解放全中国,不惜献出了年轻的生命而为国捐躯,他们这种大无畏精神,永远活在人民心中。

当晚,我怎么也睡不着,追忆往事,血战刘老庄的惨烈情景象电视一样,一幕幕地在脑海里涌现:

1943年3月,春寒抖峭,显得十分寒冷。盐阜区军民已粉碎了敌人第二次大扫荡。可是,国民党江苏省主席韩德勤这个顽固派,在日寇大扫荡面前,不但坐山观虎,还亲自调动了数千名顽军,侵占我淮北根据地泗县山子头。新四军十九团奉命西进攻打韩顽部队。

18日拂晓,我军主力和淮海区党政机关在向北转移之时,敌人突然出现在四连宿营的刘老庄附近。当发现不远处传来稀疏的枪声、空旷的田野上跑反的乡亲们扶老携幼哭声遍野时,四连连长白思才、指导员李云鹏同时意识到敌人行动目的:一是少数敌人来犯骚扰,二是大量敌人进行“扫荡”。他俩立即决定,不管属于哪一种情况,为了人民群众生命财产的安全,为了我军主力和党政机关安全转移,立即在刘老庄前的抗日壕沟摆下阻击敌人的口袋战场。

这是一股受到盐阜军民沉重打击的日军,第十七师团头子川岛在“扫荡”失败向淮阳撤退途中组织了徐州、涟水、东海、灌云、沐阳、泗阳等地日伪军,对淮海党政军领导机关进行“铁壁合围”,企图一举摧毁我淮海区党政机关和抗日根据地。

白思才这位身经百战的陕西籍红军干部,紧急集合了一个排疏散群众,以避免伤亡。敌人开始由远而近向庄子围拢,子弹像飞蝗似的乱飞,炮火封住了村庄的出口,将四连铁桶似的包围起来。面对这一严重情况,连长和指导员当机立断,命令全连战士撤到庄后开阔地带的交通沟里坚守。

上午9时许,敌人发起了第一次冲锋,刚冲出几十米,就遭到四连的猛烈打击,敌人因伤亡过重而狼狈后撤。敌指挥官川岛非常恼火,亲自登上屋顶用望远镜观察地形后,组织起了第二次冲锋。这次敌人投入了一个中队的兵力,集中火炮和机枪,猛烈压制四连的火力,掩护步兵进攻。顷刻间,敌人的炮弹、子弹纷纷向我阵地袭来,在火力掩护下,敌人距我阵地越来越近。四连的榴弹发挥了强大威力,准确地在敌人的火力点爆炸,顿时,敌人火力点成了哑巴,我轻重机枪一齐开火,敌人大乱,伤亡惨重,逃跑的敌人成为四连神枪手的活耙子。这时,又有二十几个亡命之徒,冒险爬到我军阵地前沿,连长一声令下:

“冲出去!”不到一刻钟,亡命之徒一个个成了刀下鬼,敌人第二次冲锋又以惨败而告终。

四连的弹药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指导员李云鹏十分着急。当看到副阵地前沿三十米远的地方躺着几十具敌人尸体,散落着不少的子弹和枪支后,他和连长商量决定,派一个小组去收集子弹。一排长尉庆忠首先站起来响应号召,他是老红军,机智勇敢。突击小组迅速冲到阵地前沿,把敌人的子弹收集起来。敌人发觉后,拼命射击。突击小组冒着枪林弹雨,把敌人的子弹全部取回,不幸的是,我们这位红军老战士光荣牺牲了。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