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白杨山上生死战斗

时间:2010-11-17 20:54来源:旌德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作者:周成辉 点击:

1945年冬天,我们独立营奉命到歙县开展敌后破坏活动,白天化装成贩山货、做生意的,到处踩点,由于武器弹药不足,也兼顾收购一些土枪、猎枪。到了晚上我们就开始办正事了,将白天了解到的敌人的设施,比如电话线、必经道路等,一概剪断、挖断,一直搞到天亮……国民党部队是伤透了脑筋,而又束手无策,于是他们就决定进行跟踪追击,来一次大扫荡,彻底消灭我们。我们也就开始和他们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国民党部队在后面,我们就在前面不远,他们不知道;我们在前面烧饭,他们也在后面的村里做饭。这主要是我们与当地的老百姓关系处得好,国民党士兵问群众“土匪(称呼我们)在哪里?”,没有人愿意真实地回答他们,不是指错路,就是让他们摸不着头脑。然而,在歙县白杨村那一次,由于有人告密,我们和敌人遭遇了一场恶战,差一点全军覆没,我也差点见了马克思。

那一天清晨,我们刚吃过早饭,哨兵急匆匆来报告,大股敌人追来了。原来是村里的保长,趁我们不注意,跑到敌人那里去报告了,敌人开始不相信,他就拍着胸脯向敌人发誓:“如果你们这次追不到,我把头给你们!”当然,这个家伙的头最后不是给了国民党,而是给了我们。这个保长就带着敌人,熟门熟路地追过来了,我们也没料到敌人来得这么快,我们边打边撤,跑进了山沟里,敌人从几路包抄过来,逐渐形成包围圈,估计当时进攻我们的国民党正规军和地方反动武装共有千把人。老袁带我们准备从后山冲出去,结果敌人的机枪响了,一下子将我们的队伍打散了,我们的战友死的死、跑的跑。当时,敌人抓住了我们的一个小战士,个子小,也只有十五、六岁,平时在队伍里给大家理理发,理发技术还没有出师,叫什么名字不记得了,我叫他理发员。据说,他被抓之后,敌人就拷问他:“你这么小就当土匪?”他从容地说:“你们才是土匪!……”与敌人对骂了起来,敌人恼羞成怒,当场就把这个小战士杀掉了。后来,敌人又抓住了一个家住绩溪的战士,也杀掉了……

部队打散了,在这种危急的形势下,为了保存实力,营长老袁当机立断,命令我带十几个人向后山冲,他说排长老李已经冲上去了。我跑在前面带领其他战友向上冲,由于敌人的火力太猛,我和战友们又被打散了,后来我回头一看,只剩下我一个人在冲,其他人不知到哪里去了。没办法我又折回来找我的战友,不远就看见了我们的一班人正进退无主。原来这是我们的地方武工队(属于地方武装),大约有十二、三个人,这个武工队长姓吴,他看见了我非常高兴,马上要求将武工队交给我指挥,我也不推辞,召集大家开了个会,我说要我指挥必须听我的,愿意的就留下来,不愿意的就分散突围。有四个人留了下来愿意跟我突围,我说你们几个人一定要听我的,要死都死在一起,因为我觉得在打战方面,我比他们有经验。我当临时班长,叫武工队的班长给我当通信员。当时不远处的树林里、灌木丛中都可能埋伏着敌人,我带着他们悄悄地很谨慎地突围,走到了一块岩石下,我们觉察到有两批敌军向我们方向正在围扰过来……我瞄准一个领头的敌兵,一枪击毙了。听敌人在议论,原来打死了敌军的第八班班长。我们又冲到了一块岩石下,慢慢我们快爬到山岗了。国民党的部队还在搜山,有一部分敌人走了,还有一部分仍在大呼小叫的搜查。大约有一个班的敌人就在我们藏身的岩石上面巡查,有一个敌兵咳嗽的痰都吐到我的头上了,我把痰摸给我的战友看,招呼他们保持安静、警惕。渐渐的头顶上安静了下来,估计敌人陆续走了。这时,却有一个敌人走下来,大概是想一个人在后面捡点死人身上的便宜。我当时身上背着一个杂物包,还背着一只碗和一把手电筒,我怕手电筒反光,就用毛巾包住。这个不走运的家伙,可能弯腰正好看见了我,他举起枪向我射击,也许保险没有打开,我就一枪干掉了他。因为到处都有枪声,也没人在意这里发生的

事。我们趁敌人走开的这个空档,迅速地爬到了山顶,我们五个人就从山岗上向山外顺势一滚,也不管杂草、荆棘这些东西了,从山顶就滚到了山脚下,接着又爬了几个山头,到了绩溪的地界,在一个正烧石灰的窑旁,我们看到了独立营指导员老肖(名叫王忠汉、绩溪县人,解放后转业到福建,后来任中级法院院长),这样我们陆陆续续的一路会合,有十几个人了。

这场恶战,我们战友被抓去十几个,后来他们用计谋又都偷偷跑了出来。我们的队伍基本上保存了实力,之后又回到歙县集中,当时考虑到我们还有不少重要的东西丢在白杨村,决定到村里把东西拿回来。结果,在村子上又遭遇了小股敌军,展开了一场激战。我记得,一颗子弹打到灰房里(歙县群众堆石灰的草房),石头一炸,把我人都炸昏了,当时还牺牲了一个排长。后来,我们冲进村子里,敌人都跑光了。

(根据新四军战士王天顺口述整理)



顶一下
(4)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