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火葬”豺狼

时间:2010-11-17 20:57来源:旌德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作者:章洪立 喻宏忠 点击:

1945年,大恶霸喻昌书与当地反动地主同谋在仕川建筑碉堡,积极反共镇压人民。他派忠实走狗喻生华担任保长,强迫近邻五个村的青壮年加入他们“预备队”(当时约有50多人),并不断地搜刮老百姓,添置武器进行装备,搞得民不聊生。

以喻昌书为首的这批狐群狗党,依仗恶势力到处抓捕人,强加以“通匪”、“探听情报”罪名,用“关、吊、饿、打”残酷手段进行折磨,轻则将人整得半死不活后罚款放走,重则割去耳朵作为记号送交伪县政府处死。我们的地下工作人员,大部分遭到他们的秘密枪杀。

1947年3月间,伪县长陈晓钟带领自卫队、行动队三百多人,配合仕川反动武装向我游击区——冷水、岩山、上横路、舒家庄、梓棚、龙丛等地大规模地“清剿”了一个多月。反动军队每到一处,烧杀、奸淫,无恶不作,据当时统计,被烧毁的民房200余幢,被害的群众数十人,被牵走、宰杀的耕牛200多头,猪300多只。

面对敌人犯下的滔天罪行,老百姓无不切齿痛恨,个个从心底里发出吼声:“不彻底消灭国民党反动派,死不甘休!”可是,万恶的喻匪昌书,继续变本加厉地从农民头上刮去了一大笔钱,购买了两挺机枪,反动气焰愈来愈嚣张,人民生活愈来愈苦不堪言!

1947年6月15日(农历四月二十七)晚上,胡明、唐辉等同志带领了一百多个游击队员,经过南坑、龙丛,从包罗庵过来,悄悄地包围了仕川村。喻春生给游击队送来一份情报,谎称:“敌人自以为武器精良,加上现在又是农忙季节,晚上防备不严,有时连岗哨也没有,正是袭击的好机会!”我游击队信以为真,浩浩荡荡地向喻昌书家进发,准备把匪徒一网打尽。

喻春生见游击队果真来了,突然掉转尾巴,向我游击队“嗖”地放起了冷枪,然后一溜烟逃进了喻昌书住宅。

“我们中了喻春生的毒计!”“狼心狗肺的叛徒,你认贼作父,看你的狗命活得多久!”……,游击队员们义愤填膺,恨不得一下子将喻春生捉住处死!

这时碉堡里和喻昌书家中的敌军密集了一切火力向我游击队猛射,子弹象雨点一样。

“沉着气,不要喊,我们要以毒攻毒!”胡明、唐辉同志一面号召沉着战斗,一面集中机枪、手榴弹和一切火力向碉堡据点的敌人猛攻。

楼上的敌人仍然死不投降,作垂死挣扎。我们计上心来,立即在这所房屋的四周点起熊熊烈火,顺着大风,顿时火光冲天。喻昌书的一所大房子和一个班的敌人及叛徒喻春生统统葬身火海,得到了应有的下场。

我们趁着胜利又在上门捣毁了敌人的保公所,消灭了一个班的敌人,并缴获了许许多多的战利品。

(汪必达口述,章洪立、喻宏忠整理)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