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邝华为口述:从归侨子弟到新四军战士

时间:2010-11-17 22:27来源:宣城市委党史研究室 作者:张光燕整理 点击:

我的祖籍在广东台山县,祖父早年飘洋过海到美国旧金山谋生路,经过几十年的艰苦奋斗,略有积蓄。上个世纪20年代,美国实行排华政策,我们全家不得不重返故里台山。那时,台山人多地少,物价又高,生活难以维持。祖父听说宣城物产丰富,物价低廉,自然条件比较好,有广东同乡在宣城有所建树,于是在1930年携带全家老幼,辗转万里来到宣城县水阳河东落户。当时先后来水阳的归侨已有几十户,他们在河东盖房开店,已颇有气象,水阳河东因此被称为“华侨街”。祖父也在河东开了一间店,并用自己在国外挣的血汗钱在离河东不远的山边,盖起了一幢小洋楼,同时置了一些田产。

好日子没过几年。1938年初,日寇从湾址经新丰侵犯水阳。由于遭到地方游击队的抵抗,鬼子丧心病狂,进水阳后,见屋就放火,见人就枪杀。归国华侨在河东惨淡经营的华侨街,遂成焦土,我家的店面也荡然无存。更可恨的是,鬼子把我家的洋楼也放火烧掉了。我们一家十来口人只好分成两部分,一部分住原处未烧掉的厨房,一部分到金宝圩孙家老住(因那里有我家的一些田产)。

1943年,新四军重回江南,在狸桥成立了宣当办事处,主任是朱昌鲁,政委是方休。大约在五六月间,水阳的归侨到狸桥慰问新四军,送去很多广东食品和一些物资,当时我也随祖母、姐姐参加了这个活动。办事处的首长热情地接待了我们,还开了欢迎会。会上,首长赞扬了我们归侨的爱国精神,还鼓励年轻人参加革命队伍,上前线杀敌报国,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听到首长激情的讲话,想到家仇国恨,我决心参加新四军。8月,由地下党员沈光明(后任宣城县总工会主席)介绍,我与同村的方正演(后携枪投敌叛变)一道到狸桥参加了新四军。刚开始,我在宣当办事处当通讯员,几个月后调到十六旅四十六团卫生队任卫生员。由于我入伍时只有15岁,个子小,身体弱,祖母和母亲很不放心。她们两次到狸桥,劝我年龄大一点再参军,但是我决心已定,她们只好与我含泪而别。

新四军十六旅四十六团是一支战斗力很强的部队,经常活动在苏皖边界一带打击敌人。部队处于流动状态,不是行军,就是打仗。我们卫生队的十几个人,战时要救护伤员,宿营时要学习战地医务知识。我们的生活也很艰苦,军装只有一套,换洗衣服几乎没有,大家只能抓住间隙时间,把衣服互相轮换洗一下。虽然紧张艰苦,但卫生队在队长陈石士(后任解放军某医校校长)的带领下,团结友爱,坚如一人,出色地完成了各项任务。

卫生队同志生活在革命的大家庭中,一人有难,大家帮助,危难之际,生死与共。1945年初农历除夕那天,部队接到命令:火速赶到苏南溧阳集中。从郎溪梅渚到溧阳,要渡过一条河,河上既无桥又无渡船,前有日军拦阻,后有顽军追击,部队处于危急之中,首长下令泅渡过河。正是数九寒天,河水冰冷砭骨,刚过河,浑身上下水淋淋,还未来得及整理,敌人的子弹就射过来了,战斗即刻打响。军医张志义、吴琦(女)中弹倒地,同志们冒着弥漫的硝烟和如雨的枪弹,奋不顾身地背起他们跑到安全地带,紧急包扎抢救,尔后用担架抬着他们到了目的地。

1945年初,抗战形势已经好转,胜利即将到来。中央军委决定成立苏浙军区,由栗裕任司令员兼政委,领导苏浙皖边区的抗日斗争。这是中央军委的战略决策,也是新四军反攻的一项重大战略行动。我们到苏南后,十六旅被改编为苏浙军区第一纵队,四十六团为一纵一支队,我则被调到一支队三营任卫生员。从2月至4月,苏浙军区组织了3次天目山反顽战役,取得了重大胜利,有力地打击了国民党顽固派的嚣张气焰,巩固了苏浙皖边区的抗日民主政权,为迎接抗战胜利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在第三次天目山反顽战役中,在孝丰西北山区,我们的营长陆启荣(后任装甲兵某坦克团团长)身先士卒,靠前指挥,不幸中弹负伤。我紧跟其后,幸亏抢救及时,使他免于一死。这种革命征程上的生死情谊永恒难忘,老营长总是惦念我,经常来电来信问候我。近年来我身体不好住院,他还寄来两千元钱要我多买营养品吃。

抗战胜利后,部队北撤到苏北淮阴一带会师。不久,伟大的解放战争就开始了,我们又转入了新的南征北战。

(本文为“新四军与宣城”征文应征作品)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