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皖南事变后的第一仗

时间:2010-11-18 09:50来源:宣城市委党史研究室 作者:喻忠国 点击:

皖南事变后,国民党顽固派仍集中重兵,在皖南山区进行梳篦式的“军事围剿”和“政治围剿”。直接指挥和参与事变的国民党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和32集团军总指挥上官云相,频频密电驻皖南的6个正规师及地方党政军特各级组织,搜剿新四军突围和失散人员。皖南各县反动组织和特务武装,强化地方保甲制度,实行“五家连坐法”,设立明岗,布置暗探,采取多种毒辣手段,制造白色恐怖。我地方党员和革命群众惨遭迫害。皖南的革命斗争处于暂时的困难时期,皖南党组织经受着严峻的考验。

事变前夕,中共东南局和皖南特委机关随军部北撤,另行成立了秘密皖南特委,下辖旌(德)泾(县)太(平)、南(陵)芜(湖)宣(城)、铜(陵)青(阳)繁(昌)和徽州四个中心县委。胡明任旌(德)泾(县)太(平)中心县委书记,洪林、刘贵生、洪琪为委员。中心县委机关设在旌(德)绩(溪)边界的船形山脚下王家庄。这是一个只有七八户贫苦农民的小山村,峰回路转,山道弯弯,距庙首镇20余里。早在1940年初,当时任中共旌德县委书记的胡明就已派老党员江福喜在这里建立了党组织。事变后,胡明、洪琪、孙宗溶等都隐蔽在这里,指挥着地方党的工作。

面对敌人的疯狂镇压,旌(德)泾(县)太(平)中心县委写信给新四军代军长陈毅,要求建立军事武装。陈毅军长批准了中心县委的要求,并指出:“敌人用武器消灭我们,我们也要用武器反击敌人。”搞武装斗争,要有懂军事、会打仗的干部,中心县委与突围出来的军部作战科长李志高联系,要求将军事干部留下,李志高同意留下富有作战经验的老红军、军部教导队工兵连连长刘奎和三支队某连指导员李健春,以及被叛徒打伤的黄诚(新四军副参谋长周子昆的警卫员)。

1941年5月初,在旌(德)泾(县)边界一个叫朱家坑的深山窝里,成立了皖南事变后的第一支游击队——新四军皖南游击队,刘奎任队长,李健春任指导员。当时,全队共有8名队员,两支短枪,一条长枪。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和发展,这支小小的游击队逐渐壮大。他们带着旺盛的斗志,渴望投入战斗。为了稳操第一仗的胜券,中心县委和游击队负责同志对敌我双方的形势作了具体的分析研究:皖南事变后,敌人十分猖狂,到处屠杀革命者、欺压群众,同时又十分麻痹,以为新四军已被“一网打尽”,绝无后顾之忧了。针对这种情况,队长刘奎指出:“咱们人少枪少,只能找敌人的弱点,突然奔袭,出奇制胜”。中心县委经过充分讨论,确定了作战计划,选定旌德县庙首乡公所作为第一个打击目标。

为什么要打这个乡公所呢?第一,这个乡公所政治上反动。乡长江端是条地头蛇,反共急先锋。1934年,方志敏、寻淮洲、粟裕率领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进入皖南时,曾占领过这一地区。红军走后,江端等人大肆反攻,千方百计屠杀共产党人,破坏党的组织,疯狂镇压群众。1938年,新四军军部进驻泾县云岭后,旌德西乡的革命烈火重燃起来,江端的反共活动也更加猖狂。皖南事变后,他认为有机可乘,残酷地杀害了江福喜、袁成发等老共产党员,这使他由一名流氓一跃成为国民党庙首乡乡长。江端上任后,利用叛徒,又把中心县委派去庙首做恢复工作的原区委书记徐建新逮捕关押。这些都说明这个反动乡公所非打不可。第二,这个乡只有十几个自卫队员,几个老兵油子,而且多数是“土狗子”,共十多条枪。事变后,他们认为新四军消灭了,可以高枕无忧了,所以平时打开大门睡觉,哨兵也吊儿郎当,满不在乎。第三,庙首村距王家庄20多里,山区群众对这一带道路熟悉,村内又有许多社会关系,可以收集敌人的情报和掌握敌人的动态,良好的群众基础是打好这一仗的有利条件。

这是皖南事变后一次大的行动。这一仗的成败关系到游击队的前途和命运。打胜了可以鼓舞士气,动员群众;打败了则损人丢枪,再重整旗鼓会遇到更大的困难。中心县委首先派交通员王时尚和地方党员程开元父子,以做木匠为掩护,去庙首侦察敌情,了解老徐被押情况及江端的行踪;其次,部署游击队的行动计划和进军路线。从游击队驻地旌(德)泾(县)交界的濂坑到中心县委机关驻地黄高峰有70华里,要绝对保密的话,必须夜行军、走山路。从黄高峰山下的王家庄到庙首镇20多里,要选择一条不经村庄的小路作为进军路线,地方党组织派了汪太乾作向导。

行动前一天,刘奎队长、李健春指导员带领游击队13人,两支驳壳枪,六条长枪,两条土枪,三把大刀,十多颗手榴弹,从濂坑秘密来到王家庄。王家庄村后的大山腰里,种包谷的农民搭的一个看守野猪的山棚,成了游击队的临时营房。7月9日(农历6月15日)黄昏后,在附近的白云庵大庙里,游击队员与地方党员汇集,召开了战前动员会,对战斗作了具体部署。指导员李健春宣布了参战人员的分工:第一组为突击组,由刘奎带领,6个队员是突围的新四军干部和战士,其中有的还是经历过三年游击战争的红军老战士,他们是这次攻打乡公所的主力;第二组打增援,由李健春带领,6个队员也是会打仗的;第三组是后卫,除中心县委负责同志外,还有几个地方党员。深夜11点,游击队从白云庵出发,战士们手腕上都扎着一条白毛巾,行进在洒满月光的崎岖山路上,凌晨一点多,队伍靠近庙首村。

庙首村有四五百户人家,村子狭长,将近3里,一条小河自南向北穿村而过。为防备敌人增援,队伍在村头村尾各派了岗哨。乡公所坐落在村中间吕氏宗祠内,门口有一对石狮,一个敌哨兵抱着枪斜靠在石狮旁。队伍逼进祠堂门口,善于打快枪的红军老战士叶炳拿起“德国造”,“砰”的一声,敌人应声倒下。突击组迅速冲进祠堂,打亮手电,高喊“举起手来!”被枪声惊醒的乡兵,有的穿着裤头,有的赤身裸体,狼狈不堪。一个小队长躲藏在床底下,负隅顽抗,被当场击毙。不到10分钟,十几个乡兵全被俘虏。增援组冲进祠堂时,战斗已经结束。他们进入祠堂后厅,发现那里关着50多个新抓来的壮丁。新四军突围战士周汉清操起大刀,砸开锁,将他们全部放出。刘奎队长向他们宣传我党政策,揭露国民党的反共阴谋。这些被抓来的贫苦农民深受感动,纷纷要求参加游击队。队伍撤离时,将事先写好的标语,贴满庙首街头。为防敌人追踪,队伍先向南开往练山,后又折向西,往旌(德)泾(县)太(平)交界的祥云撤退。

这次战斗,虽未救出被捕的原区委书记徐建新(已押送县城),也未捕获反动乡长江端,但这是皖南事变后新四军游击队打的第一个胜仗,在皖南地区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沉重打击了敌人的反动气焰,大大鼓舞了游击队员的士气。第二天,庙首街头,到处贴着标语:“坚持抗日,反对投降!”、“坚持团结,反对分裂!”、“蒋介石制造皖南事变,屠杀抗日军民,是最大的卖国行为!”、“打倒汉奸卖国贼!”等。庙首乡公所被游击队袭击的消息,象迅雷一样传遍了皖南山区,地方反动势力惊恐万分。人们传诵着“新四军又回来了!”饱受苦难的山区人民,在黑暗中看到了曙光!

(根据旌德县党史有关资料编撰,本文为“新四军与宣城”征文应征作品)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