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革命征程路漫漫——献给建国六十周年

时间:2010-11-22 12:42来源:《云岭春秋》 作者:潘永夫 点击:

少年苦难革命路

我的原名叫潘桂林(抗美援朝时化名兰草,归国后更名潘永夫),出生于郎溪县姚村乡大磊山(现石佛山)腰的小村里。兄弟姊妹七人,我排行老六。祖辈依靠种田、狩猎为生。六岁时,因聪明好学,贫穷的父母勒紧腰带将我送入本乡毛秀才私塾,在老先生谆谆教诲下启蒙。七岁那年的寒冬腊月,地主勾结土匪,将家中仅有的过年米洗劫一空,母亲因此悬梁自尽。被迫辍学的我与父亲相依为命,艰难度日。11岁时,一场伤寒病夺走了父亲的生命。沦为孤儿的我被族人卖给袁村一家地主家放牛,吃不饱、穿不暖,受尽打骂凌辱的我,在泪水和无望中度过了两年。13岁那年,我常听山民讲“板凳腿(新四军)不打人、不骂人、杀鬼子、镇汉奸、为穷人”。1943年10月初一个寒冷的夜晚,我冲出地主家的牛棚,连夜跑了三十里山路,来到郎广交界的誓节渡凉水井(地名),几经辗转找到郎广游击队地下联络站交通员易子材,由其介绍参加了由许道珍负责的、许道普(又名陈远,新四军教导总队干部,1941年1月,皖南事变突围后至郎广地区组建郎广游击队,后为扩编后的郎广游击大队教导员,解放后任南京军区空军副军长)领导的七人游击小组,从此走上了革命的道路。

抗日救国献青春

1943年9月30日,日军调集大批兵力分三路向苏浙皖国统区大举进攻,广德、郎溪、宣城、溧阳三天内沦入敌手。当时的郎广地区,日、伪、顽和我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交错在一起,芜杭公路沿线集镇和县城驻有日军和汪伪军,广德王岭驻扎着国民党军统局特务武装忠义救国军总部,宣郎广交界山区驻有国民党五十二师和其他地方武装。当时的对敌斗争环境非常险恶,郎广游击队不断遭到日伪军的夹击。游击队在郎广中心县委的领导下在夹缝中坚持武装斗争,机智地避开敌主力,在宣长公路沿线日伪军据点附近伏击捕捉日、伪军零散人员,夺取敌人枪支武器,惩处叛徒、特务,袭击国民党乡公所。1943年11月,新四军十六旅旅长王必成率部尾随敌军,挺进广德、郎溪北部,开辟广郎抗日根据地。1943年12月,游击队到广德北乡砖桥与新四军会合,不久,郎广游击队扩编为郎广游击大队,龚铁(谢振国)任大队长,阮维良任大队副,我仍随教导员许道普一起活动。我们打击敌人,抗击顽军,消灭土匪,积极开展统战、“双减”、“三抗”、支前、扩军等工作,使郎广党组织、抗日民主政权日益巩固发展。

1944年3月29日,驻广德门口塘据点的日军南浦旅团小林中队100余人和汪伪军300多人,窜到广德杭村(今新杭镇)扫荡。新四军十六旅闻报后,立即由旅长王必成亲率四十八团和郎广游击大队到杭村伏击敌人。团长刘别生令三营猛插杭村西南的慈姑山,指挥一营和我们抢占杭村东南的木鱼山,形成东西夹击的阵势,还抽调机炮排参战,当日军进入伏击圈时,我们两面猛烈袭击,机炮排连发两炮,击中拉大炮的大洋马,九二步兵炮陷入沟旁,日军乱成一团。我们乘势冲锋扑入敌群,与日伪军展开白刃格斗。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激战,歼日伪军70余人,获九二步兵炮一门,取得杭村大捷。这是我新四军在江南第一次缴获日军重炮。战斗中,我三营教导员郑大方冲锋在前,英勇牺牲。

杭村大捷后,日军恼羞成怒,出动大批兵力,对郎广地区进行疯狂残酷扫荡。日军到处烧杀掳掠,满山遍野掘挖坟墓,寻找被我们缴获的九二步兵炮。为避敌锋芒,4月3日,我们撤到郎广交界的姚村休整。驻宣城水东的国民党五十二师闻讯后,出动二千多人分二路直扑姚村。清晨,顽军包围了村子,新四军四十八团驻石佛山排哨发现敌情后立即鸣枪示警,我们分路突围,边打边撤。经过一个多小时激战,我军安全突围撤至郎广交界处的十字、誓节山区。突围中,四十八团刘参谋负伤后,将一支德国造的20响驳壳枪(又称快慢枪)遗落在姚村上街头的“徽州佬饭店”中。当时拥有一支20响驳壳枪非同小可。第二天清晨,首长许道普命令我返回姚村,设法将驳壳枪取回。我当即赶了20多里山路,来到离姚村3华里的张村山岗上,找到堂姐夫张羊子的住处,由姐夫带路,我俩化装成卖柴的,想进入顽五十二师把守的姚村。走到姚村草街石桥处(今姚村粮站旁石孔桥),守桥的国民党哨兵用刺刀捅了捅柴捆,不许我俩进街,看着街上到处是顽军,我清楚硬闯只会造成无谓的牺牲(我身上只藏了一颗手榴弹)。回到张村山岗上堂姐家,我想好了主意。夜幕降临后,我从离姚村东2华里的小溪边下水,悄悄沿小溪向姚村上街头摸去,上岸后,我避开街上敌哨兵,找到伪保长陈伯魁(日、顽、我三通保长)家,向其说明取枪任务,陈保长当即带我摸到“徽州佬饭店”,找到了店老板,向其索要驳壳枪,他当时由于惧怕,不承认手枪遗落在店里,我从怀中摸出手榴弹,对店老板晓以厉害关系,磨蹭了半天,店老板终于交出了驳壳枪,我背着驳壳枪(枪中有六发子弹),下到小溪中,悄然地沿小溪摸出了姚村。走到姚村东面张村山岗上,已是半夜时分,我掏出驳壳枪,对着顽军五十二师重兵把守的姚村方向开了二枪,闻听枪响,顽军乱成一团,机枪、步枪响成一片。拂晓前,我赶回宿营地朱冲,将驳壳枪交给了首长,圆满完成了孤身取枪任务,受到了48团首长的嘉奖。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