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营救

时间:2010-11-22 12:58来源:《云岭春秋》 作者:冯百忍 点击:

黎明即将到来之际,天总会显得特别黑暗,犹如蒋家王朝面临垮台时,敌人就变得极其疯狂。在1946年春,小麦拔节成长的时节,国民党反动派,又对我游击队进行梳篦式地搜查,企图将共产党员游击队一网打尽,将共产党员斩尽杀绝。在革命根据地模范的王家庄,他们扬言要抓住游击队负责人之一、王必英的妻子和年仅两岁的儿子王明光,来一个斩草除根。王必英的妻子三霞闻讯连夜带着儿子逃出了包围圈。不顾山高路险,天黑路难行,朝着一个方向——潭村枫树坞奔去,因为那里有她信得过的人——游击队战士冯水志和妻子胡助芝。

冯水志的家在枫树坞是单家独户的一幢房子,极不引起外人的注意,但又极易被敌人包围。夜幕降临,三霞带着儿子敲开了水志家的门,说明来意后,水志夫妇二话没说,将三霞母子留了下来。助芝到厨下弄了点面饼之类给翻山越岭逃出来的三霞充饥。事后,他们将三霞母子转移到屋后的麦田里隐蔽起来,以防万一。安顿好以后,水志夫妇再三关照三霞,千万不要让孩子哭,免得被四处巡逻的乡丁或暗藏的敌人发现。水志夫妇回到家里,竖起耳朵屏住呼吸,注意着屋后麦田的动静,哪里有半点睡意。半夜过后,老天不作美,竟然下起雨来,这可急坏了水志夫妇。那时农家的雨具只是斗笠和蓑衣,连把伞也拿不出来。怎么办,助芝急中生智,一把抱起床上的薄棉被就往麦田里跑。他们俩扯着被子的四角撑开,将三霞母子罩得严严实实。说来也怪,才两岁的孩子甜甜地睡着,不发出一点声音,即便是醒了,只要将奶头塞进他的小嘴里,便立马不声不响地吸吮起来,不哭不闹。被子接着雨水滴落在田里,顺着田沟悄悄地流走。被雨水打湿的被子越来越沉,时间一长,水志夫妇的手渐渐撑不住了,他们就用头将被子顶起来不让三霞母子淋雨。一直坚持到东方泛出鱼肚白,天快亮了,雨也停了。为了避开敌人的追捕,他们商量决定由助芝将三霞母子护送到上庄,翻过恩岭,直接上大会山游击队根据地,亲手把他们母子俩交给王必英。

第二天凌晨,胡助芝背上小明光,陪三霞一道穿过潭村,路过杨村,途经旺川直奔大会山。山里的人走惯了山路,丝毫不觉得疲劳。胡助芝背着孩子一口气翻过高高的恩岭,进了大会山根据地。到了安全地带,三霞说什么也不让送了,要助芝返回,因为回枫树坞还要走二十多里路呀。他们分手以后,助芝装着是从娘家探亲回来,急急地赶回了家。世间没有不透风的墙,万万想不到,那些比狗鼻子还灵的乡丁们,还是听到了风声闻到了味。没有等到天黑,敌人就将助芝抓到了乡公所。在乡公所里,助芝首先感到欣慰的是,丈夫早已隐蔽起来,让敌人扑了个空。

“胡助芝,你今天去哪里了?”“回八都上庄娘家去了。”“胡说!你今天和什么人一起走的?”敌人明知故问。“我的一个亲戚。”助芝从容地回答。“什么亲戚?”“讲了你们也不认识。”“是送土匪王必英的老婆走了,你以为我们不知道啊?”敌人得意地说。“知道还问什么?”助芝毫不示弱。“他们在哪里?”“走了。”“到哪里去了?”“我怎么知道。”“你这个土匪婆,是你送他们走的,有人看见了,你还不老实,说,送他们去哪儿了?”“我半路上就回来了,其他的事情我不知道!”任凭敌人如何盘问,助芝总是回答三个字:不知道,黔驴技穷的敌人把助芝关进了牢房。打耳光,鞭子抽,不给饭吃,敌人使出种种卑鄙的手段,但无法让助芝开口。她抱定一个宗旨:哪怕就是死,也不能出卖自己的同志!

很快,助芝被捕的消息传到游击队,胡明、洪琪、王必英等领导非常着急和担心,连夜商量营救办法。第二天傍晚,以游击队名义的一封信就送到了反动乡长汪春寿手里,信中责令他第二天放人。如果不把胡助芝放了,三天之内,游击队就烧了碉堡,攻打乡公所,活捉汪春寿!看了信,汪春寿吓得要死,怕得要命,认为再怎么关押胡助芝,也从她嘴里掏不出半点对自己有用的信息,而且还会给自己带来杀身之祸。于是他下令将胡助芝放了。第二天晚上,助芝带着鞭打的伤痕、怀着对敌人的仇恨安全地回到了家。

胡助芝,这位在敌人面前英勇不屈的妇女就是我慈爱善良的母亲。

(《云岭春秋》2009年第2期[总第28期]  )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