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唐夏苟:我为游击队跑交通

时间:2010-11-22 15:41来源:旌德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作者:唐夏苟 点击:

从1944年起,党组织经常派我到绩溪县浩寨去探听国民党的消息。浩寨是交通要道,国民党军队上上下下来往不断,万罗乡公所也设在浩寨。开始我心里害怕,老马(王必达)等同志再三讲,你是个孩子,乡兵不会怀疑你。我就担任了游击队的交通员,第一次去浩寨,我名义上背了十多斤油菜籽到王勤才油坊店里换油,再到冯瑞林肉店里买点猪肉,实际上是找瑞林探听消息的。他把反动派最近几日来往和乡公所活动情况告诉我。那时万罗乡乡长是思想反动的汪春寿,他是绩溪坦头人,他老婆是五百坦王观喜的妹妹。

第二次是我哥哥唐观象传达老马的意见,叫我到浩寨药店老板冯福生店买药,还叫他当日夜里来王家庄看病。冯福生是国民党万罗乡区分部书记,开药店,又帮老百姓看病。万罗乡乡长遇事都要和他商量,国民党驻军也和他来往。他可是浩寨地区的红人。他得到的情报比冯瑞林多。他的妻子是戴家坦地下党联络站站长汪天泰的妹妹,他和胡明、老马、王大相早有来往,关系密切。胡明、洪琪、王必达、王大相和伤病员都请他来看病。福生为了瞒过敌人,每次到王家庄来看病都是上半夜来,下半夜回店,若是走漏消息,他就有生命危险。

那时,我经常以卖柴、挑炭、换油作掩护去浩寨探听国民党军队活动和乡公所行动情况。

1946年后,我地下党员胡玉傅任万罗乡乡长,我来往侦察情况更真实了,有时通知胡玉傅乡长到王家庄来,胡明有任务和他商讨。

另一条交通线是利用到绩溪坦头去卖柴、卖炭、卖灰,顺便到我村亲戚家去探听芦水乡(现长安镇)敌人活动情况。因坦头亲戚家有两人在乡公所干事,也可以打听一些消息。

1944年冬,胡明、洪琪、王必达在黄石岩,组织游击队砍柴烧炭,但他们不能暴露身份挑出去卖,叫唐川民兵挑到坦头去卖。坦头有个大地主,叫洪义兴,我们的柴或炭不管多少,都挑到他家卖,得来的钱和游击队4、6分成,游击队得6成,民兵得4成。

1944年阳历年,我们唐川民兵分两处吃酒。一处到黄石岩胡明处,胡明、洪琪、王保石、王必达、王思尚、王大相,还有王家庄、五百坦、戴家坦部分家属和民兵,有100多人。另一处到唐辉处,在绩溪杨村上横路山头上,有唐辉、王必英、王成信、戴吉祥、舒梦雄、汪树芝(老鹰),还有尚田、大国、陈村、杨村、柳村等地的民兵,也有近百人。胡明拿起酒杯祝贺同志们在新的一年里取得更大革命胜利,唐辉拿起酒杯祝贺同志们在新的一年里多打胜仗。

1946年6、7月间,上级来了指示,游击队可以下山进村,扩大民兵组织。王家庄周边游击队原来只有几十个民兵,一下扩大到120多个民兵,成立了民兵大队,汪安明任民兵大队长。

成立民兵大队时,唐辉亲临讲话。唐辉说:民兵是新四军游击队的后备军、预备队。民兵有十大任务:1、送交通情报;2、配合游击队站岗放哨;3、帮助盖山棚;4、购买粮食和日用品;5、积极抢救和护理伤病员;6、抓特务和反动分子;7、收缴反动派枪支弹药;8、抗租、抗债、抗税;9、剿匪反霸;10、保卫家乡。

唐辉讲了十大任务后,我们民兵提出要枪:“老郭(唐辉)你讲了那么多的任务,我们民兵没有枪怎么执行任务呢?”老郭说:“要枪可以,我先讲个革命故事给你们听,好吗?”大家都说:“好!”唐辉就接着说:“1940年,刘奎部队来了一个新战士,名叫王勇敢,他在来时兴趣很高,喜气洋洋的。发了枪后,枪在手里试试看,他指望一支‘三八式’,偏偏是一支‘老汉阳’。王勇敢不高兴,脸上没有笑容,上操懒洋洋,刺杀没有劲,班务会上还对大家说,坏枪打不死反动派,不如回去当民兵。老班长忙教训他,坏枪好枪是一样能打敌人。当年老红军只有土枪、土炮、长矛,不是照样打敌人?本领学得好,打个胜仗才能用好枪!”指导员又说:“王勇敢,你别慌。我手里三把亮堂堂哪里来?枪在战场上。只要本领学得好,打个胜仗换好枪。自从那天起,王勇敢笑盈盈,加油苦练学本领。学什么?投弹、刺枪、又瞄准,下决心早日打死反动派,缴了快机握手中。”

1947年3月,我送情报到百坑村,报告52师反动军队要来进攻。因为百坑村是唐辉培养新兵、练兵的地方,游击队开大会也在那里。万万没有想到,52师早已从金岭到了百坑。我还未走进村,就发现百坑村口水礁边、大杨树下,站着四个戴西瓜帽、穿着便衣的人。我心里一惊:不好,可能是特务便衣队。但又不好退回,只好硬着头皮向前走。那四个人一起向我身边走来,装成游击队说:“小鬼,你是送信给老杨、老马、老鹰的吧,把信给我们,我们一起到老杨、老马、老英那里去好吗?”没办法,我只好跟他们一起进村,村里都是穿黄衣服的反动军队。我心想不得了,但暗下决心,就是牺牲,也决不讲老杨、老郭、老马、老鹰姓名及活动情况。

几个反动派把我拉到百坑村祖屋里,绑到梁柱上审问我。我一口咬定:“我是来寻牛的!”他们问这问那,我说我听不懂。后来,一个长官叫人把我拉到门口菜园地里绑到老桑树上,一挺重机枪对着我,他们把子弹带拉得哗哗响。他们吼叫着:“小鬼快讲,不讲要开枪了。你的脑袋要上天了,快讲啊!”再加上两耳朵边还有两根插上刺刀的长枪,两边官兵也叫着:“小鬼快讲,不讲两只耳朵割下来,割下来就死了,快讲吧,说清楚就没事了。”但我的决心已定,任你们怎么搞,我决不说什么!到了下午4、5点钟,又来了一个大的长官,把我仔细看看,他摇摇头,这个小鬼可怜得很。我上身穿一件短破棉袄,下身穿一条破单裤,脚穿一双草鞋。那军官又问:“小鬼你讲老实话,你到底来干什么?”我讲绩溪话:“我是来寻牛的。”我讲绩溪话他们又不懂。到了天黑,又把我绑到祖屋的梁柱上,绑了一夜。

第二天吃早饭后,他们拿饭给我吃,我不吃,心想:让你们搞死算了!过了一会儿,一个穿呢大衣、戴铜帽的军官带着百坑村甲长和洪生闵两人来,因我讲绩溪话,生闵听了翻译告诉那个军官说:“这个小鬼是那边山脚下的,他的牛放在山上跑掉了,是来寻牛的。”军官仔细的看看我,摇摇头说:“没什么,放他走算了。”

那次我就咬定两句话。一是我来寻牛的,二是你们讲话我听不懂。实际上我始终讲绩溪话,他们听不懂,他们讲话我句句都懂,就这样我逃出了敌人的魔掌。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