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胸怀

时间:2010-11-22 21:37来源:《云岭春秋》 作者:冯百忍 点击:

这是一个离现在并不久远的故事。在皖南的一个叫梧川的小山村,二、三十户人家,绿树与粉墙相映,清溪绕村庄流淌。山村随季节变化而变幻着不同色彩:春临杨柳绿,夏来溪水涨,秋天稻谷黄,冬至雪茫茫;男主外:犁、耘、耙、耖,春播秋收;女人主内:烧涮浆洗,喂猪养鸡。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人们过着恬静清雅的田园生活。然而就是在这个清幽秀美的山庄却发生过一起震撼城乡的悲剧!

李婶和张妈是一墙之隔的邻居,张妈因丈夫病逝守寡多年。一次,张家的猪窜到李家的菜地里横行为导火线两家暴发了一场“战争”。唇枪舌剑中,李婶指着张妈骂道:“你个臭寡妇,这辈子当寡妇,下辈子还是寡妇!”被恶语的利刃触及到心灵之痛的张妈顿时脸色煞白,她不甘示弱地回敬李婶:“对,我是寡妇不错。但你老公今后先你一天死,你要当一天寡妇。先你一小时死,你要当一小时的寡妇!”两家从此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三年后,李婶的丈夫病危,在弥留之际,人们发现李婶忽然不见了。待人们从屋后的水塘里打捞起李婶时,她已气绝身亡。原来李婶是为了赌“不当寡妇”那口气竟拿自己的性命作赌注。出殡时两副棺材一同上路,全村人为之唏嘘不已,感慨万分!

为赌吵架时别人的一句气话,心胸狭窄的李婶选择了死亡,一个鲜活的生命竟如此毫无意义地葬送了!在为李婶送殡途中,除了张妈成了千夫所指外,(其实李婶死的责任岂能由张妈承担?张妈当时不也是被李婶恶语之利刃刺伤了心才作出反击的嘛。)有赞扬李婶的刚烈的,有为李婶的气短而扼腕叹息的。李婶心胸狭窄,为“争一口气”而视自己的宝贵生命如草芥,我深感可怜、可惜、可悲、可叹!

有句传颂千百年的名言“宰相肚里能撑船”,就是对那些胸襟开阔的人的赞扬。众所周知的“六尺巷”的故事一直被视为经典传颂。平心而论,其实那只不过是两邻居为争几尺宅基地而争吵,其中一家写信到京城搬出自己的皇亲国戚企图以强大的势力将对方压服,谁知该亲戚的回信仅廖廖的二十八个字:千里传书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几句劝说诗打动人心,于是,双方高姿态地各自退让三尺,这样才使相互谦让出的“六尺巷”流芳百世了。在那个年代,即便是现在,打破在建房时“寸土必争”的传统观念,不能不认为是非常高尚的品格,理所当然被世代传颂。而我所知道的一位曾蒙受冤屈几乎丢掉性命仍宽容大度不计前嫌的老共产党员任华的事例,更让人肃然起敬!

任华——新四军皖南游击队的地下情报员。受上级指派,这位年轻的共产党员“竞选”当上了白皮红心的伪保长。从此,许多极为重要的情报都来自这位地下保长,他为游击队赢得了一次又一次的胜利。有一次,任华提供了一个重要情报:万罗乡公所七、八个乡丁值勤外,其他人被抽调外地了。游击队得到情报,队长当机立断:打乡公所,端掉敌人的窝,缴获敌人的枪支武装自己!那些使用土枪、大刀的战士恨不得立刻缴下乡丁手中的快枪扛在自己肩上。月黑风高夜,二十几个全副武装的游击队(其实扛土枪、拿大刀的占一大半)抄小路向万罗乡公所扑去。当队伍正准备上大路时,突然听到队长的命令——隐蔽!大家迅速闪进路旁茂密的玉米地,一动不动,原来是数百名反动派军队正向万罗乡行进。太险了!如果被发现,区区二十几人的游击队就会全部落入虎口——全军覆没!是谁告密?顿时矛头全部集中到任华身上。于是,任华立即被抓起来。在那战争年代,组织上难以进行认真细致的调查核实。为了避免游击队蒙受灾难,队长立即作出决定:处决任华!任务就交给游击队员老马。老马剥光任华的衣服,用两根细竹竿交叉将任华呈“大”字形绑住,饥肠辘辘的老马将任华丢在岩边,先回山棚填饱肚子再来解决这个“叛徒”。乘着夜幕降临,任华使出吃奶的劲将身体移到一块岩石边,不顾疼痛磨断绳子,趁黑夜逃脱。发现任华逃走,部队立即转移驻地。后来经调查,证实任华没有问题,那次与敌相遇纯属巧合!队长派人找到藏匿在外地的任华,向其说明情况,请他回队。任华服从了组织决定归队,队里为其办了一桌酒洗尘压惊。酒席上,老马斟上满满一碗酒,高举过头,对任华说,兄弟,老马向你赔不是了,别往心里去!一仰脖子一口干。队里领导也连连向任华敬酒,以表歉意。任华这个为了工作被误解几乎送命的共产党员,仍不计前嫌,继续忠心耿耿地为党工作。解放后,在那场文革劫难中,他那个“伪保长”的经历又让他成了历史反革命而被开除出党。后来,任华身染重病,在弥留之际,对代表组织前往探视的老马说:“我的问题查清楚了,组织上恢复了我的党籍。我还是一个共产党员……”。病入膏肓的老人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老马的眼睛湿了,这个历尽苦难的老共产党员把政治生命看得比自己的命还重要!

世界上最宽阔的是海洋。比海洋更宽阔的是天空,比天空宽阔的是一个共产党人的胸怀!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