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晚清合肥当铺那些事儿

时间:2011-03-25 09:43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秩名 点击:

典当,初名质铺,是以衣饰等实物作为抵押品,在物主赎回时收取利息的古老信用机构,它在我国已有近两千年的历史。由于旧时典当业利润可观,所以民间流传着一句顺口溜:“若要富,开当铺”。而据史料记载,合肥典当业早于清乾隆年间就已存在,到嘉庆年间全城已有当铺十多家。

当铺知多少

作为金融业的鼻祖,典当业在我国具有悠久历史,其在金融史中的地位也十分重要。而合肥典当业虽早于清乾隆年间就已存在,但却盛行于晚清。据《合肥金融志》记载,到嘉庆八年(1803年),全城已有当铺13家,至光绪年间,加上“小押店”等各类当铺已有几十家。

“这些当铺一般都是达官巨贾所开。”八十高龄的安徽省民俗学会顾问、文史专家牛耘对当铺颇有研究,“清同治年间的1872年,李鸿章任直隶总督后,志得意满,很想为家乡办点好事,在和其弟李鹤章商议后于合肥开了两家当铺:‘义和当’和‘义兴当’,这是李府在合肥最初开的当铺。位置一在今天的淮河路步行街,一在今天的红星路省外贸生活区附近。”

牛耘告诉笔者,这两家当铺一开始还对合肥乡亲搞点小恩小惠,月息只收一分多。每逢腊月寒冬,还让利五厘,除夕让利一分等,但到后来月息抬高至二分以上,当期则由三年缩短为一年半。1880年李鹤章去世后,当铺由他的继室周世宜管理。约1885年寒冬的一天,有位穷苦农民因付不起利息赎不回当过的棉衣,在当铺门前吊死。周夫人一气之下责令当铺停业。

不过,在牛耘看来,李家在合肥最大当铺还要算李鹤章次子李经羲开设的“德成当”。清宣统元年(1909年),李经羲被擢升为云贵总督,群僚献金祝贺,他便用这笔钱在家乡开了当铺。“这家当铺在今天步行街‘李府’西侧的五星巷内,四间大门面,门两旁白粉墙上左右各有一楷书‘当’字;在巷口还悬一块‘当’字招牌;当铺大门上悬‘德成当’黑底金字招牌。”据史料载,“德成当”雇工百余人,货楼以千字文顺序编号,是合肥典当业中最大的一家。其内部组织健全,店伙分工明确,各司估价、收当、管账、保管、跑乡之职。巢县、无为、庐江、舒城、六安等临近城镇的当铺因资金有限,往往将收当价值较高的当物送来转当,利益分成。

据牛耘介绍,当年他家就住在今天的五星巷附近,“因为有‘德成当’,当年这巷子被称为‘当铺巷’,我家有亲戚在‘德成当’干活。1954年我任合肥市私营企业工会政治辅导员时,为了给工人上课,曾对当铺情况进行过调研,寻访了当年在当铺工作过的老职工。”

当然,当时合肥的当铺也不全是李家的。前些年在合肥拱辰街老巷里就发现了一处老当铺,只不过因年久失修,当铺已“面目全非”,“听长辈讲,100多年前的拱辰街一带较繁华,当铺生意红火,这处当铺名声更是响当当的。”有了解历史的老人说。另外在周边较大的乡镇也有当铺出现,如长临河、撮镇、梁园等镇也陆续经营过典当业。“到了民国直至抗日战争时,由于战争频仍,经济衰退,各家典当行惨淡经营,难以为继。不久,合肥的典当业陆续销声匿迹。”牛耘说。

如何有效管理

据记载,晚清时的当铺一般分为主楼和仓库。主楼内当铺的柜台一般都高约五尺,收当的伙计坐在高凳上,当者只能举手将当物塞进柜台铁栏杆的小门,根本看不到柜台里的任何物品,收当者居高临下,气势凌人。

而仓库则在主楼后面,远高于主楼,远看形似炮楼,又似一个巨大的长方形盒子。“据我了解,仓库楼一般都有四五层,一层放些不易变质的小东小西,而一些珍贵的、容易受潮变质的珠宝、古玩等则放在二楼以上。”牛耘说。仓库楼最明显的特征是每层楼的墙壁上都对称地开了五六个小窗口,这些窗口为长方形或梯形,不仅在外层安装了铁门、铁栓,有的在内层还安装了一扇推拉的小木门。之所以制作成这样的形式,是在确保通风、透气的前提下防止有人从窗户爬入屋内偷盗。因有时要存放大量丝绸,所以有些当铺仓库还有防火设施,仓库的小窗户上方均设置了一根半米长的水管,墙壁内也埋藏了四通八达的水管。打开开关后,水管四面洒水,几乎可以将整个墙体淋湿。墙体沿边还装了比较粗的大水管,同样可以洒水。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