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日寇在南陵的暴行

时间:2011-04-10 20:34来源:南陵县文史办 作者:综合报道 点击:

一、日机狂轰滥炸

民国27年(1938年)正月十八日(农历)早上,天气很冷,街上行人稀少,市面冷冷清清。八时许,一架日机从北飞来,在县城上空绕了几圈后,向北飞去。当时,人们以为日机飞来是侦察军队的,没有戒意。下午,街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二时左右,一架日机在县城上空盘旋,突然间向北飞去,瞬间,日机猛地掉转机头,咆哮着俯冲下来,呼啸而过,震耳欲聋。当日机上升时,一颗黑色炸弹从机腹下垂线般地坠落开化寺(现船厂)附近,当场炸死四人。接着在江三立堂又投下一弹,该堂石框大门被炸飞,落在城外一姓彭的屋头上,房屋被压倒,老人被砸死。接着敌机又在北门街上(今粮食局附近)人群中又投下一弹,街道上顿时血肉横飞,尸体横七竖八。戴姓伞店有一孕妇被弹片击中,肚开腹破,胎儿的肠子挂在树枝上晃晃悠悠,墙上溅满血迹,其状之惨,触目心惊,目睹者无不毛骨悚然。北门机坊老板蔡胜发的妻子也被弹片削去膝盖,露出瘆瘆白骨,含恨而逝,遗留年弱幼女。宋双全家被炸死。吴沧溪(戴镇林场工人)的父亲,也在这次轰炸中罹难于防空洞中。继之,飞机又在十字街、东门、北门等多处投弹,东门四和楼茶馆被炸毁,其老板胡大海和店前摆香烟摊的陈炳南被炸得尸骸全无。十字街口消闲居茶楼亦被夷为平地(今和友电器专卖店址),只剩一堆瓦砾和残垣断壁,看门司务王忠贤被炸死。王家小祠堂前炸死的人最多,计有十余人,尸体残缺,血肉模糊。日机又飞到南门上空轰炸近半小时,炸毁了民房近百间,被炸死的有三十多人,伤者更多,城内到处是哭泣声、嘶叫声。

民国27年四月初四(农历)这天,日机又飞来八架。四架飞往弋江镇,四架在县城上空轮番轰炸,投弹数十枚,炸毁房屋二百多间,炸死一百七十余人。迎春园后面锅底塘一处就炸死几十人,许多人被炸得身首异地,尸骸不全,无法辨认。北门鬼塘(今粮食局后面)附近居民被炸死二十余人,东门城墙根下罗铁匠一家全被炸死,施世忠的妻子王小毛和方德媳妇也遭其害。夏孝玉(五小退休职工)的母亲手提一桶衣服,被炸得连尸体也无处寻找,只发现她的一条大腿血淋淋地挂在树杈上。西华池、衙门口、黉塘桥、城隍庙、香由寺等处,遍地尸体,血腥难闻。同时,弋江镇亦遭同样惨景,被炸死二百多人,大多数是过往客商。炸毁房屋数十间。

日机再次对县城轰炸后,城市一片萧条,城内市场转到城外,凶残的敌机追到城外,多次对五里岗、李家镇、白衣庵、戴公庙、蚂蝗涝、马山嘴等地投掷炸弹。抗战八年中,日机轰炸南陵县五十多次,近千名无辜群众被炸死炸伤。不忘国耻,不忘家仇,日本侵略者对南陵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给南陵人民造成的灾难历史将永远不会忘记。

二、日寇进城大肆屠杀

民国29年3月17日,日寇分两路进攻南陵。一路从湾沚、西河侵入弋江镇,向县城东门进攻;一路由白马山、经奎潭(湖)、黄墓进攻北门。当时,国民党一O八师驻防弋江、泾县马头镇等地,国民党五十二师守城防,一九二师守南门一带。但国民党军队之间,为保实力,拥兵自重,互相观望,不愿全力抵抗。因此,日寇很轻易地占领了县城。从东门进攻的日军,一到城边就开始放火,将东门河沿一带的草房全部烧掉,一路搜索,逢人就杀。东门季长贵的母亲和家里做豆腐的师傅,正想跑走,被日寇用刺刀捅死。从北门侵入的日寇途经杨四庙附近,放火烧掉民房数十间。船民见日本鬼子放火,纷纷逃跑,刘和玉等九名船民被日寇捉住杀死。剃头匠王金有肩上的担子尚未卸下,日寇端着刺刀把他捅死。西门郭天成(郭怀仁的父亲)和鲁漆匠二人,跑到香由寺欲出城躲避,被日寇哨兵发现,杀死在荷花塘边。东门马家镇涂家住着一位由外乡逃难来的翟老中医,正在家给人开药方,被日寇搜捕杀死。日寇进城后,杀人放火,奸淫妇女,无所不为,罪恶滔天,人性泯灭。

四月初二,日寇开始向山区进行扫荡。在县城内强抓民夫一百多人,挑运军用物资。疯狂的日寇临行时,放火把南陵最高大的一座建筑物江北会馆(庐和会馆)烧掉,火势持续了好几天,馆内书籍画卷等文物化为灰烬。日寇扫荡分两路,一路由来八桥进入天官山的天官庙住下,日寇一到,到处抓人,大肆屠杀,一鬼子一把抓住张文栋,硬说他是中国兵,一刀刺死,其余老人见状苦求,才幸免一死。第二天,日寇行至谢家阡附近,被我新四军阻击,打死日寇一小首领,日寇不敢深入前进,此次日寇途经戴家汇、绿岭等地,均遭我军痛击,敌人只好转到铜陵,由长江乘船回到芜湖;另一路日寇由花园沈、沈亭侵驻童村街,再由童村街到晏公殿、刘店、木镇、青阳,由大通返回芜湖。这支日寇沿途均遭我军迎头痛击,敌人伤亡不少。在南陵被抓走的民夫,多半被日寇杀害,少数乘着双方交火之际,逃脱虎口,丢下军用物资。孟福全(原百货公司职工),在大通上轮船时趁敌不备侥幸逃脱,西街贾芳泽被日寇杀害。日寇侵占南陵只有三天,对南陵人民屠杀凌辱,手段残忍之极,罪恶滔天,铁的事实,南陵人民永远不会忘记。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