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遥忆大军渡江时

时间:2011-05-01 09:30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王小波 点击:

秤砣掉下不落底

20军前身是华东野战军第一纵队。这是一支英雄的部队,由于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屡立战功,而被誉为“天下第一纵”。遵照中央军委关于统一全军组织和番号的决定,1949年2月份,华东野战军改编为第三野战军,下辖四个兵团,第一纵队改编为第20军,刘飞、陈时夫为军长、政委。淮海战役胜利后,为完成“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的历史使命,20军开始渡江作战的准备。按作战命令的要求,渡江地点在京杭大运河入江口扬州三江营,首先夺取的目标是扬中县。渡江成功后,协同兄弟部队围歼南京镇江之国民党军。

20军曾经战斗在苏南地区,熟悉水乡作战。但因为有很多新战士是北方籍贯的旱鸭子,对南方环境产生不少顾虑,担心南方雨水多、蚊虫多、稻田蚂蟥多,对长江水性、雨雾、潮涨等都非常不适应,害怕长江天险江面宽……长江边有这样一首童谣:长江长,长江宽,燕子也得飞三天;海无边,江无底,秤砣掉下不落底。

朱海峰说:部队里很多人根本不会水,所以渡江之前培训显得尤其重要。军队提出练好本领过大江,彻底解放全中国的口号,广泛开展了以横渡长江、水网作战为重点的技术战术训练。我当时在军司令部当作训参谋,参加了有关训练计划和战术的制定,并亲自给干部战士讲课。

回忆起当年的情景,朱海峰笑说:我是嘉山(今明光市)人,水性还是过得去的!培训北方的旱鸭子,对游泳姿式根本没讲究啊,潜泳、蛙泳什么的来不及教,学会狗刨就很好了!实在不行,能在水里扑腾几下,只要能救生,都行!经过训练,旱鸭子变成了水鸭子。我们的战士很聪明,他们用树枝做成骨架,在外面敷上稻草自制土救生圈。或者借老百姓的门板作浮力板,砍竹子作筏子。还有战士无师自通,把水壶倒空背在身上……反正只要能增加浮力,能想的办法我们都想到了……

解决三大难题

这样的提前作训持续二十天左右。除此之外,部队还要解决三大难题,征集粮草、渡船和船工。

老百姓经过连年战乱,吃不饱穿不暖,但听说是支前征粮草,没有一人讨价还价。有人交过公粮之后,还踊跃再捐额外的粮食。但光有粮不行,部队还需要燃料。20军的渡江地点在扬州。当地农民有用麦草盖房子用稻草喂牛的传统,家一把闲草都拿不出来。于是老百姓就到处找荒草,割芦苇。征集民工的场景非常感人。不光需要船工、担架工,还要有人运输粮草弹药。丈夫上前线当担架工,妻子巾帼不让须眉,坚定地说,我也要去!有的家里弟兄两个,一个支前,另一个没有派到的,便喊着,要去一起去!

筹船更是一大难题,一是国民党军队撤退前对船只破坏严重,二是部分船民怕担风险,有的将好船藏起来了。各级领导和支前组织广泛动员人民筹集船只,宣传支前人员优抚办法,使大家懂得支前为了翻身,支前光荣,现在吃苦将来幸福的道理。三野还印了渡江船工光荣证,号召船主船工参战立功。

朱海峰说:因为我们的思想工作做得透彻,许多农民纷纷砍伐树木或者拿出自己家的木材赶制新船,有的主动献出藏起来的船只,还有的连人带船一起支前。许多船民主动到连队教战士们造船、修船、扎竹筏、扎木排,教会战士操船技术。沿江群众还向部队及时提供江水流速、潮汐和风向变化等信息,解决了水上作战的一系列技术问题。

1949年,扬州人口200万,但渡江战役共动员民工船工42.56万人,5个扬州人中就有一个人支前。朱海峰说,是人民的双手把我们送过长江的。

抱着牺牲准备

为控制渡江口封锁江面,按照野战军的统一部署,1949年4月8日,20军开始拔除国民党军在三江营、新老洲、永安洲三个据点。在新老洲的战斗中,攻占莲花池码头时,朱海峰直接参与了组织指挥协同。他说,他跳进缴获的敌船里,发现船舱里麻将遍地,一片狼藉……战斗中,朱海峰真正体会到什么叫摧枯拉朽,什么叫乘胜追击!17日,20军向永安洲发起攻击,19日成功攻占。至此,20军扫清渡江障碍,为渡江作战铺好了跳板。

1949年4月21日至23日,一场决定中国命运的大决战在长江边拉开。

21日晚,东集团发起冲击。渡江战役东线指挥部发出号令,“东线第一帆”从靖江率先出击。东集团的干部战士和广大船工求战心切,在誓师大会上,异口同声地表示,不怕牺牲,绝不当俘虏,就是牺牲了,自己是烈士,家属是烈属,誓死保卫祖国,绝不中途倒退……

朱海峰说,渡江之前,自己抱定牺牲的心理准备。为了预防万一,共产党员都领到临时党员证,缝在外套第二个纽扣处的夹层里,做好了光荣献身的准备。重伤不哭,轻伤不下火线,进攻在前,退却在后。我们没有一个怕死的,干部战士都战斗在一起!中央军委和渡江战役总前委有一个规定,战斗部队过江一个营,师长就要过江,过江一个团,军长就要过江……

沉着应战,以少胜多

当晚8点,第20军发起渡江作战。江面上穿梭着“嗖、嗖”的红、绿曳光子弹声,时不时地有“噗、噗”的子弹声贴着身子穿过,射进船边的水里。有战友倒在自己身边,旁边战友的船只也有被击沉的……狂风四起,浪高数尺,给渡江带来巨大困难。因是逆风逆浪,致使我们大部分船只无法按时起航。朱海峰说到这里,表情变得凝重:当时我们非常着急……部队开始调整作战部署。

不久,前方传来喜讯,我们军的两个营在扬中成功登陆。欣喜之余,我们马上为他们的安全而担心。因为根据侦察和情报,扬中的国民党守军有三个团。两个营与三个团相比,实力太悬殊了!然而我们的战士非常英勇顽强,在兵力处于绝对劣势的情况下,沉着应战,以少胜多,拼命守住了登陆点。就在这个时候,风力有所减弱,浪也随之降低……

22日凌晨,我们军四个团乘机向江南横渡,在扬州三江营至龙稍港段江面,一举突破国民党军汤恩伯集团所谓海陆空长江“立体防线”,胜利到达预定的长江南岸扬中登陆点,并在溧阳围歼国民党军一万余人,圆满完成渡江作战任务。

4月22日早晨,长江恢复以往的风平浪静,20军军长刘飞率领军指挥所乘坐机帆船驶向扬中。平静的江面上,战士们唱起了“长江是我们的,我们千百次自由地来去”的老歌……

22日中午,扬中县宣告解放。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