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小村落里的大决策

时间:2011-05-01 09:34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王成丽 点击:

孙家圩子,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村庄,一个在地图上很难找到的地方,却因为一场伟大的战役而名垂中国革命史。让我们把时光倒回1949年,那个决定中国命运的关键之年,历史的洪流滚滚向东,革命与反革命的大决战即将打响。这个蚌埠郊区的小村庄,迎来了一支神秘的部队。村民们纷纷传说,来的是“团长”级别的大官。从3月22日部队进驻,到4月4日部队开拔,村庄从喧嚣复归宁静。短短十几天,在这个村庄中酝酿拟定的决策指示,奠定了一场重大战役之胜局。

直到10多年后,人们才意外发现一个惊天的“大秘密”,当年进驻的部队,竟然就是渡江战役总前委和中共中央华东局、华东军区、第三野战军机关等几大机构的机关人员,渡江战役的战略方案就是在这个不起眼的小村庄起草出来的。今天,当我们再次站在当年的指挥所里,虽然硝烟早已散去,但是历史的冲撞感,仍让我们不禁遥想起当年小平、陈毅、粟裕诸公指点江山、挥斥方遒,谈笑间蒋军灰飞烟灭的动人情景。

“我跟张震儿子打过架”

我们的采访车到达孙家圩的时候,已临近日落。刚入村口,便看见一块巨石上题着“渡江战役总前委孙家圩子旧址”。夕阳下的纪念馆平静依旧,几缕阳光温柔地洒落在屋顶的茅草上,微风吹动树梢,一片嫩绿。

“问我那时候的事情啊?那时,我还跟张震家儿子打过架呢!”迎面走来的老人叫孙本忠,今年75岁,当年在他家借住的正是当时的三野参谋长张震,13岁的孙本忠是个挺顽皮的小孩,至今记得跟张震儿子打架的事情,至于为什么打架,打到了什么程度,一点印象也没有了。“我俩那时都是半大小孩儿,一句话说不对,打一架也很正常。打完了没多小会,又和好了,他打不过我。”孙本忠回忆60多年前那一幕时,还有点得意。他家的房子因为当年借给张震住过,后来便被当地政府保护起来,将原址修复后,变成渡江战役总前委纪念馆的一部分。现在老人的家迁到离纪念馆不远的村里,他时不时还会来老屋看看。

“我们哪知道家里住的是那么大的领导啊,就觉得好奇。不过,他们跟我们都不接触,我们家把后面三间房借出来给他们住。从前面三间屋到后面三间屋,中间是个小院子,当时都有岗哨,后面三间屋是不给人去的,只让我们小孩进去。我家粮食在后面的三间房里,我爸爸一做饭就喊我去拿粮食。”孙本忠回忆说,他每次到后面屋里拿粮食的时候,总要四处瞅瞅,看里面的人在干啥?他发现住在里面的人,要么写字,要么就是在院子里走来走去。

前后一个多星期的时间,孙家圩经历了前所未有的热闹和明亮,几乎家家户户都架上电线。村里人惊喜地发现:天一黑,电线最尾端连接的东西会发光,照得屋里亮堂堂的,比煤油灯好使多了。“好多年后,村里真正通上电后,我们才知道,那东西就是电灯!”孙本忠兴奋地描述着。

“岂止是老百姓没见过电灯,在孙家圩子,我们解放军的机关驻地也是第一次用上电灯!”蚌埠市党史研究室副主任郭照东介绍说,发电机是在淮海战役的战场上缴获的,机房设在村民荣夕功家的院子里,灯光通宵明亮。除了第一次用上电灯,移驻孙家圩的机关人员也是第一次乘上火车,只不过火车仅仅从徐州驶到了淮河北岸的蚌埠临时车站就无法前行了,因为,早在1月16日,驻守蚌埠的国民党军在溃逃前炸毁了淮河铁路大桥。所以,驻地人员下了火车后,步行通过淮河上搭建的浮桥,再乘坐汽车、骡马进入蚌埠市区,最后沿着蚌(埠)官(沟)简易公路才到达孙家圩子。

“沈家圩”还是“孙家圩”?

送走了这支部队,孙家圩子又恢复昔日的平静,直到“文革”前的一天,村里组织观看电影纪录片,发现银幕上有个人的模样很熟悉,村里有人惊讶地喊出来:这不就是住在咱们村的“团长”吗?原来,他正是当时的副总理兼外长陈毅!后来,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邓小平,因为时常接见外宾而出现在纪录片中,也被村民们认出来。不过,这一情况只在孙家圩子里传播着,外人知道的并不多。

一转眼,到了上世纪80年代后期,中央决定出版《邓小平文选》(1938-1965),长期绝密的《京沪杭战略实施纲要》将首次揭秘,向公众公开。那么,这部至关重要的《纲要》究竟诞生在何处?也成为党史研究人员探究的问题。中央文献研究室进行了初步调查研究,并找了很多人询问,都没有调查清楚。后来,他们找到了参与起草《纲要》的时任国防大学校长张震。

张震给了重要线索,他回忆说,那个地方应该是在蚌埠,一个叫沈家圩的村子里。但是,沈家圩位于蚌埠市区东部,并不是张震描述的附近有小山的小村庄。而且当时南京尚未解放,蚌埠时常受到来自南京的国民党军飞机的轰炸,我军的重要机关是不可能在城市驻扎的。那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在蚌埠,人们‘沈’字和‘孙’字分得不是很清楚,张震说的‘沈家圩’其实就是‘孙家圩’。”专家郭照东的分析并不仅局限于对“孙”“沈”二字发音相似的推断。为了弄清楚确切的诞生地,当时军史专家吴克斌、鲁世彬、姜继永深入实地,在蚌埠广泛寻找反复查证,最终确定了总前委驻地是在燕山乡的孙家圩子,同时还确认了几位领导人的住处、会议室、大食堂、发电房等具体位置。

至此,孙家圩子被确认为渡江战役总前委旧址,村民心中的谜团也全部解开:在那十几天的时间里,他们村里住过的人是邓小平、陈毅、粟裕、谭震林、饶漱石、张震等老一辈革命家,赫赫有名的渡江战役作战方略《京沪杭战役实施纲要》就是在他们村里诞生的……

孙家圩子的14个日夜

从3月22日到4月4日,连头带尾一共只有14天的时间。在这14天的时间里,孙家圩子里群英荟萃,将星闪耀,集聚了邓小平、陈毅、粟裕、谭震林、饶漱石、张鼎丞、曾山、舒同、张震、唐亮、钟期光、刘瑞龙、张爱萍……他们率总前委和华东局、华东军区、三野机关四大机构驻扎在孙家圩。

在孙家圩的14天里,总前委召开会议,为渡江作战进行全面的部署;

邓小平组织拟定渡江作战方略《京沪杭战役实施纲要》,为渡江战役的胜利、迎接新中国的诞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华东局发布《关于接管江南城市的指示》、《关于新区农村工作》,为江南解放进行政策准备;

陈毅传达中央军委决定:张爱萍出任人民解放军第一支海军——华东区海军司令员兼政委,为祖国海上钢铁长城奠基;

邓小平起草并签发暂不成立安徽省委,安徽以长江为界,分别成立皖北、皖南区党委的电报,为江南解放进行了组织准备。

……

在孙家圩的每一天,这些军事家的工作量之大可想而知,偶尔有休息的时间,在小院里走走,还要思考着问题。

在邓小平曾经住的那户人家的院子里,郭照东指着角落里的一口大水缸说,邓小平当年就在这个院子里洗澡。当时春寒料峭,可邓小平一直坚持用冷水洗澡。

“陈毅就住在邓小平隔壁,他休息的时候,喜欢下围棋。”郭照东介绍说,虽然后来修复房子的时候,在院子里搭了一个围棋桌,其实当年根本是没有这么好的条件的。“陈老总没事的时候,把围棋纸往地下一铺,坐在地上就可以下棋了,条件艰苦的时候,没那么多讲究的。”

1949年4月1日,粟裕、张震东进泰州,谭震林南下庐江;4月4日,邓小平、陈毅和饶漱石、张鼎丞、舒同移驻合肥肥东梁园;曾山、傅秋涛等分驻蚌埠市区,孙家圩恢复了昔日的平静,而在它这里做出的决策,又演绎出怎样的波澜壮阔,它和它的村民们,也是很多年后才知晓。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