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饭做熟了,饭做熟了

时间:2011-05-01 09:36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张小石 点击:

62年前,准确地说是1949年4月20日,晚上,这一带的长江北岸布满大小木船,隐藏在各个地方,等待……

62年后的4月16日,老将军迟浩田回到当年的战场,陪同他的人中,有一位是芜湖党史研究室的丁瑜先生。丁先生告诉我,老将军对当年的渡江战役记忆犹新,满怀激情。在谈到当年渡江第一船的时候,老将军认为,不必过于考证这个……

是啊,后来的历史材料中,关于渡江第一船及其登陆点,出现数种说法,繁昌县荻港的板子矶即是其一。我面对长江的时候,目力无法抵达板子矶,只见到港口江面上的一些货船,正整装待发。与当年的小船相比,它们算得上庞然大物;而在滚滚前行的长江中,这样的庞然大物却不显雄壮。我很难想象,当年的战士们,是如何驾驶小木船,迎着枪林弹雨强渡长江……

1949年4月20日19时20分,我中集团隶属之第九兵团二十七军七十九师二三五团,开始从江北的沟渠中拖出隐蔽的船只,翻坝入江,一字排开。场面忙乱而有序。没有灯火,只有拖船时人们暗暗使劲的声音,沉闷而震撼。

一直到20时15分,该团才将大部分船只拖过江埂,泊于江畔。按照二三五团的安排,是要4个连队先过江,其中有一营的三连。他们已整装待发。该连每船配备一个班,一个机枪组,六名船工及连排干部,计20余人。江面上风呼呼地刮,人们似乎能闻到江南岸国民党部队枪弹的味道。那是比江风更冷的东西,在等待着战士们。

芜湖党史研究室的丁瑜先生告诉我们,最先登上南岸的那个班的战士,后来在解放上海时全部牺牲,我们无法寻找当年的英雄了。但是,在听丁先生介绍战争往事时,我们还是不时地感受到一种巨大的力量——

夜色中,上级传令,要求各部整理好船只,“听令开船”。由于难以抑制太激动太兴奋的心情,一营的通讯员将“听令开船”误传为“立即开船”!在求战心切的情况下,勇士们迫不及待地举起桨,奋力猛划!其中一艘船“嗖”的率先冲出去,后来才知道:是三连二排五班用的那条船。

江面的波浪里,这条船实在渺小得不值一提,战士们的力量与大自然的阻力抗衡,获得的其实只是有限的速度。但是,他们的行动引起连锁反应,附近几只船以为战斗已经开始,纷纷划桨开船……一时间,全团上百条船,黑压压一片,悄无声息地驶向江心!

离南岸大约百米的时候,五班的船被国民党繁昌江防守备军八十八军的部队发觉,霎时枪炮齐发,火光漫天。子弹在船周围嗖嗖飞过,发出尖利的怪音。五班战士们冒着密集炮火,一直冲在最前面,最终于21时左右抵达保定乡夏家湖(即今天的保定乡夏湖)。

那边的江岸很陡峭,没有滩涂。原因是当时长江处于枯水期,江岸干旱崩塌,造成陡峭土崖。首先到达岸边的4名战士,立即架梯攀登。敌人发现了他们,子弹乱飞,杀机重重。梯子竟被敌人炮弹炸断,情况危急!再不迅速登岸,全班人马可能很快覆没!

一位叫李世松的战士迅速用肩扛住梯子,高喊:“同志们快上!”其他战士见状,也没时间多想,一个个踩着李世松的肩膀,登上被炸短了一截的梯子,你拉我拽,陆续攀登上峭壁的南岸,接着就是猛烈冲锋!

敌人的火力越发凶残,战士们时而匍匐在地上,时而跳起来前进。跌跌撞撞中,渐渐接近国民党守军的第一道壕沟,最终占领江边地堡。

按照事先约定,五班占领地堡后,即打出三发红色信号弹。当时,团首长们乘船在江心指挥,看见信号弹,立即向七十九师师部报告:“饭做熟了,饭做熟了!”这是约定的联络密语,意思是“登陆成功”。此时是21时15分。

二三五团一营三连二排五班所乘之船最先抵达南岸,因此后来被称为“百万雄师渡江第一船”。

芜湖党史研究室的丁瑜先生在陪同迟浩田将军时,将军针对一些地区都在证明各自的“渡江第一船”表明自己观点:不必争。丁瑜先生赞同将军的看法,同时认为:具体哪条船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第一船”是个标志,具有强烈的象征意义,对于今天的红色旅游而言,也有其价值。

■扩展阅读

因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九兵团渡江战役总结》上的记载“1949年4月20日21时20分,二十七军二三五团首先由夏家湖(现名夏湖)、庙下陈一带登陆”,1989年4月20日,繁昌县保定乡在夏湖建立了一座“百万雄师渡江第一船登陆点”的纪念碑,并将它作为德育基地。

江阴的渡江战役纪念馆也保留着一艘被桐油刷过的木船,据说是当年解放军横渡长江时的“渡江第一船”。解放后,被第二十八军授予了“渡江英雄第一船”的称号。

……

安徽省军区军史办原主任姜继永于2009年撰文认为,在百里江面上,万船竞渡,每个军、每个师、每个团都排出了第一突击队,都有第一船,谁是最先到达南岸的第一船,不可能像现在的田径比赛那样计时精确。他认为,真正的“渡江第一船”,是“渡江第一船”的精神,是英勇顽强、敢于劈波斩浪的斗志,是军民拧成一股绳的团结精神。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