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逍遥津 还是大钟楼

时间:2011-05-01 09:37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于继勇 点击:

合肥的地标性建筑,一直是非常模糊的。有人说是逍遥津,有人说是大钟楼,也有人说是邮政大厦。选古井假日酒店,我觉得比较不靠谱。因为,无论从历史或者人文角度,或者建筑风格上来说,它都不够有特色。如果选逍遥津的话,从历史的角度来说还说得过去,但是,能代表逍遥津的只能是它的门楼,公园里面的建筑,还真说不清楚……

建筑,人类的热情

九层高台起于垒土,从半地穴式的草棚开始,随着技术的进步,建筑向空中延伸的高度越来越高,人类对建筑艺术追求的热情有增无减,对建筑,也赋予了更多的理想和观念。

高台,往往代表着权力。中国的皇帝们在高台上祭祀,也喜欢在高台上建筑宫殿。每天上班,大臣们都在离宫殿很远处下轿或下马,步行一段路后,从宫殿的最下端,一步一个台阶,走进光线幽暗气氛肃穆的大厅,这是一个仪式,也是一个典礼。短时间的剧烈运动,有可能让年迈体弱的人大脑缺氧,怯懦和胆颤,在开口议事之前还要先喘几口气。

宫殿的用材和格式极尽奢华,雕龙画凤都有着极其严格的规定,这一切,都让皇帝的居所成为全国的中心,也是最豪华的建筑。这一座建筑所代表的政治意义,已经远远超出它的实用功能。

因为皇宫代表着权力,所以,当一个朝代被另一个朝代替代,一群人被另一群人更新时,胜利者往往会一把火烧掉焚毁,以示对威权的消灭。当一个新皇宫建起来的时候,新的轮回也就开始了。极少有中国的新皇帝住在上一代皇帝宫殿的,这和欧洲有点不同。

建筑,渴望与模仿

缘于对权力的渴望,模仿和仿制开始盛行,宫殿式建筑迅速走向民间,所以,在很多城市,可以看到戴着圆顶子的“白宫”。2006年,中国美院教授著名当代艺术家邱志杰先生,到合肥来拍“白宫”。我告诉他合肥有三处,一处在稻香楼,一处在高新区,还有一处在宿松路。后来,他说,还有两处,你没看到。邱志杰先生准备办一个展览,主题就是中国各地的“白宫”。

客观和公正而言,不能说所有戴个拜占庭式圆顶子的房子都仿自白宫。但是,这种圆顶子,确实是带着非常强烈欧美风格的。就像我们从金发碧眼高鼻梁上判断一个人是老外一样。

同样,在全国各地,也可以看到众多斗角飞檐三个门洞的“天安门”式城楼。这种城楼的样式,应该说是非常中国化的,只要有几百年历史的城市,大约都曾有过类似的门楼和城墙,只是现在拆得所剩无几罢了。物以稀为贵,高大的火柴盒子楼多了,这种“中国特色”就显得别开生面了。

建筑,欲望和名利

和权力机构一样,大型跨国公司或者垄断财团,也需要通过一幢建筑,来光耀门庭。所以,在财富最集中的地方,摩天大楼往往鳞次栉比,这是一种无形的比赛。我的朋友崔泽说,摩天大楼,就是财富和权力造就的城市阳具,是欲望,更是名利。帝国的双子塔被从地球上抹去了,但是,帝国的野心和欲望,却像病毒一样,开始在世界蔓延,传染。所以,当一个号称七星级的风帆建筑出现,当火苗一样高达160层总高828米的哈利法塔出现之后,迪拜成功吸引了世界的目光。哈利法塔就成了迪拜的地标性建筑和最有力量的LOGO。

为了争夺“XX第一高楼”,成为城市的第一高度,很多城市的摩天大楼如树林般密集。众多的摩天大楼遮天蔽日,让行走在阴影中的行人,暗暗膜拜科技的力量,也暗生对财富的敬畏。

地标,建筑之于合肥

五年前,有一本时尚杂志评选全国省会城市地标性建筑,合肥选的是古井假日酒店。后来,《旅游》杂志约我写同样的文字,我很认真的询问相关人士,结果,他们的意见出奇的不一致。查阅资料,发现本地相关机构也没有标准答案。我的理解,地标性建筑可能就像天安门之于北京,外滩之于上海,总统府之于南京,西湖三潭之于杭州,五羊雕塑之于广州,大雁塔之于西安。

然而,几年之后,现在上海的地标性建筑悄悄地换成了东方明珠塔,广州的地标性建筑也换成了俗称“小蛮腰”的电视塔。

合肥的地标性建筑,一直是非常模糊的。有人说是逍遥津,有人说是大钟楼,也有人说是邮政大厦。选古井假日酒店,我觉得比较不靠谱。因为,无论从历史或者人文角度,或者建筑风格上来说,它都不够有特色。如果选逍遥津的话,从历史的角度来说还说得过去,但是,能代表逍遥津的只能是它的门楼,公园里面的建筑,还真说不清楚。如果抹掉门楼上的那几个字,逍遥津真的算不上地标了。大钟楼,曾经是合肥最高的建筑,也有些历史年头了,勉强可以说得过去,但是,现在湮没在子孙辈的楼群中,它显得毫无特色。邮政大厦,一直到现在,仍然是合肥的最高建筑,作为“第一楼”,它的外形具有可识别性。只是,随着经济和城市的发展,它眼看就要被更高的建筑替代了。

1997年,合肥五里墩立交桥建成通车,合肥人民引以为骄傲了一阵子。当时我上海的朋友说,上海的已经到处是立交桥了,车要在高架桥上面跑半个小时才能下来呢。立即觉得合肥还是太落后了。10年之后,合肥的立交桥到处都是,高架桥一个接一个的建成,有的也需要跑半个小时才能下来了。五里飞虹,是合肥十大景点,现在,可能已经不需要这么说了。花园街,也曾经是合肥的地标性场所,现在,连那些可爱的雕塑都了无踪影。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