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红色安徽·发现巡礼:运筹云岭

时间:2011-05-04 19:33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凌琪 点击:

1937年“七七”事变后,南方八省14地区红军游击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四军(简称新四军)。1938年8月2日进驻泾县云岭,新四军军部设于此,指挥华中敌后各抗日战场的新四军部队。1941年1月4日,新四军军部及所属9000多人由云岭出发北移,行至泾县茂林时,遭到国民党军8万多人的伏击,大部分被俘或牺牲,军长叶挺被扣押,项英、周子昆被叛徒杀害。这就是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

几年中,新四军的足迹踏遍了大江南北。穿越生机勃勃的人间四月天,“红色安徽·发现巡礼”采访组一行三人踏上皖南之行,去重温一段波澜壮阔激情燃烧的红色记忆,去探寻那些掩埋在岁月深处,扑朔迷离,血雨腥风的历史之谜。

皖南的延安 军歌嘹亮

和泾县新四军史料陈列馆甘桐文副馆长联系,手机中传来熟悉的《新四军军歌》旋律,我们的探访之旅一下子拉开了序幕。我不禁唱和起来,“光荣北伐武昌城下,血染着我们的姓名,浴血奋战在罗霄山上……东进东进东进,我们是铁的新四军”。

我们一行的路线是合肥—芜湖—南陵—泾县云岭新四军纪念馆。车外是明媚的青山绿水,车里的CD播放器唱着鲍勃·迪伦的六十年代震撼美国、席卷整个西方世界的民谣歌曲《答案在风中飘》。云岭是笔者母亲的家乡,笔者一岁时来过云岭,这更像是一次隔世之旅。

从芜湖到南陵,一路都是新城区、开发区、工业区,进入泾县境内,城市化浪潮就消失于绿波起伏的丘陵地带了。山腰上偶尔也有一片晒场,铺晒制作宣纸的原料,还有小规模的石粉场,此外,除了山脊上的高压电塔,就看不到什么工业痕迹了。经济发展缓慢的补偿却是良好的生态环境,查济的油菜花和古民居吸引了大批的旅游者。

和泾县新四军史料陈列馆甘桐文副馆长联系,手机中传来熟悉的《新四军军歌》旋律,我们的探访之旅一下子拉开了序幕。我不禁唱和起来,“光荣北伐武昌城下,血染着我们的姓名,浴血奋战在罗霄山上……东进东进东进,我们是铁的新四军”。这是新四军军歌,我五六岁时就会唱了,我大姨妈教的!我大姨妈谁教的?村里的新四军教的!

过了泾县县城,青弋江做伴,峰回路转,西行25公里,视野一下开阔起来,我们到了新四军陈列馆门前的停车场上。眼前是群山环绕狭长而平坦的盆地,长有十几公里,宽不过五六公里,从1938年7月1日新四军军部进驻云岭地区,至1941年1月4日撤离,叶挺、项英、曾山等老一辈革命家与新四军军部9000余人在云岭战斗生活了3年之久。这就是皖南的延安。我似乎没有做好心理准备,那交织着铁与血,理想与激情的峥嵘史诗,就铺展在如此柔美而宁静的田园画上。

停车场上空荡荡的,我走到售票处,和正在吃盒饭的工作人员聊了起来。得知我们是省城来的记者后,主动讲解起来。新馆造型如警钟,建设历时年,不久前才对外开放,免费不免票,如果需要讲解,每位讲解员的收费是五十元。她又向远处一指,那是陈家祠堂。呵,我母亲就姓陈,我血脉的一半就源自那里。

泾县县委党史研究室李兵主任,泾县新四军历史研究会常务副会长李志高,还有纪念馆领导款待了我们。甘桐文副馆长是位十上下的女同志,一家都和新四军历史结缘,她子承父业,父亲甘发俊也曾是纪念馆馆长,新四军研究专家。甘副馆长指派了纪念馆的讲解员小陈陪同我们。小陈穿着暗绿色预备役制服,她们属于宣城地区民兵预备役序列。以前的工作装是新四军灰布军装,帽子上缀青天白日帽徽,但是,“披挂”起来比较麻烦。

军部司令部及其下设机构就设在以罗里村为中心的许多村庄里,罗里村、汤村、高岭村、新村、南堡村、章家渡、中村等,很多地方都不对外开放,不少连讲解员小陈也没有去过。我们在路上问一位骑摩托车的小伙子教导队旧址在哪里,他说自己不是这个村里的人,打电话问了派出所的朋友,依然不知道。后来小陈打电话给一位嫁到这里来的同事,才找到地方。

我问小陈他们这一辈人,这里还有没有新四军的遗迹,例如,听长辈谈论新四军的故事等等,在学校的时候请老新四军做报告等,她很茫然。她很努力地想了想说,村里的七八十岁的老人都没有什么印象了,对年轻人来说,最大的影响,可能就是入团活动的时候,要到军部旧址宣誓。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