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大别山 大捷

时间:2011-05-05 09:09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徐子健 点击:

自古有言:得中原者得天下。在中原这块广袤的土地上,发生过太多太多左右历史发展的战争,黄帝蚩尤涿鹿之战、春秋诸侯争霸、隋末瓦岗暴动、赵匡胤陈桥兵变、李自成中原血战以及我们耳熟能详的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说及刘邓大军挺进最终扎根大别山,张家店这个小镇就不得不提。

初识大别山

大别山,位于鄂豫皖三省交界处,崇山峻岭、层峦叠嶂,北挽淮河,南濒长江,瞰至中原,其特殊地理位置极具战略意义,因而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素有“得大别山者得中原,得中原者得天下”之说。

从六安市驱车往西南方向走了60多里,我们来到了张家店。放眼望去,这个皖西小镇真的没有太多能引起人们关注的地方。但是,镇中心那座雄伟的纪念碑,明确地告诉我们:这个地方是有故事的……

时间回溯到64年前的那个夜晚。1947年6月30日夜,刘伯承、邓小平遵照中央军委“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中央突破、南渡黄河,直趋大别山”的战略方针,率领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12万大军,从山东阳谷以东150余公里的8个地段上强渡黄河,一举突破国民党军的黄河防线,拉开了战略进攻的序幕。刘邓大军从国民党数十万军队的包围当中杀开一条血路,在8月底胜利到达大别山区,完成了千里跃进的壮举。

土生土长的大别山人、金寨县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张仁衮今年36岁,从事党史研究工作时间也不长,但提到“刘邓挺进大别山”的那段历史,他侃侃而谈。

“现在的大别山区,道路畅通了,环境提升了,包括六安等地在内的皖西地区在省城合肥的辐射和带动下,正以迅猛的态势在中原大地上崛起。但60多年前的大别山,是个真正意义上的‘老区’。落后,闭塞,以至于刘邓大军刚进大别山的时候,困难超乎想象。”

“米越吃越大,路越走越小。”这句流行在刘邓大军中的话十分形象地概括了初进大别山的第一个不适应。刘邓大军中多是河北、山东一带的北方汉子,这些吃惯了小米、山药蛋的燕赵儿女,适应不了南方的稻子。

一位当年追随刘邓挺进大别山的战士回忆说:“提起大别山,最先想到饿。开始不会吃,一小袋稻谷倒进大锅,怎么煮也煮不烂。可行军打仗不能耽搁,就连壳带米一起吃下去。结果不管白天夜晚,整个队伍到处‘噼噼扑扑’,屁股门儿像关不住的水龙头,走几步蹿一泡。这样折腾没几下,一群北方大汉都变成‘南蛮’了。”

出自“四战之地”的刘邓大军在晋冀鲁豫大平原作战,汽车、大炮、马车浩浩荡荡,并着排地开。可是到了大别山,进山是羊肠小道,出山走田埂小路,车炮全扔掉了还解决不了行军问题。南方的雨水多,田埂上像抹了油,一步三滑,三步一跤,连跌跤的姿式都“正规化”了,全都是哧溜一下,两腿劈开,骑在田埂上,这叫“骑马跤”。

北方官兵穿的是布鞋,可一到大别山不行了,布鞋经不住水泡,只好穿草鞋。北方人没穿过草鞋,脚上磨得脓血一片,晚上睡觉粘在一起,硬拽着脱下来,撕下一层皮肉,草鞋就变成了“皮鞋”。

大稻米,小泥路,草皮鞋。刘邓大军在大别山演绎了一部艰苦卓绝的悲壮史诗。

环境恶劣,纪律松懈,大军究竟能不能在大别山站住脚?艰苦的环境考验着部队的战斗意志,也在考验刘、邓等高级指战员的决心,我们在当地听到一个很精彩的段子就是说的这个方面:

在一次高级指战员会议上,刘伯承用手在空中写了一个大大的“勇”字,接着说道:“这个勇敢的‘勇’字,就是‘男’字头上有一顶光荣的花冠。也就是说,‘勇’是男子汉的事。没有花冠就像男子汉没了卵子,还称什么‘勇’呢?我们有些人刚饿了几顿饭,走了几天路,就仿佛革命没有前途了。才碰上一点困难,就怀疑能不能在大别山坚持了。这些同志眼光短浅啊!”邓小平接过话头说道:“我们编的那首歌就很好,‘大别山好比一把剑,直插到蒋介石的心里面’!”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