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遗失的谜底:烈士颜文斗被活埋之谜

时间:2011-05-09 08:20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张建春 点击:

一个漆黑的夜晚

1934年,年仅25岁的共产党员、肥西人颜文斗,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于六安县北门外,其时他的儿子颜德成年仅三岁,共产党人仍处于血雨腥风之中,工农红军还没有迈上漫漫二万五千里长征路,离新中国的成立足足有着十五个春夏秋冬的昼夜交织。

颜文斗烈士英勇就义,为我们留下了两个至今难解之谜——

他牺牲的具体时间,在所有不多的回忆考证文章中,有两个,一说牺牲于1934年8月9日,一说就义在1934年10月5日,难以找到权威的佐证。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就义的日子是在一个漆黑的夜晚,生生地被活埋了。在这之前,他的对手千方百计地逼供、威胁、毒打、利诱,也没让这个坚定的共产党人有丝毫畏惧,他的大义凛然捅破了茫茫黑夜。主义和信仰让年仅25岁的他从容赴死,成就了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形象。

可以想见,1934年8月或10月的六安北门外,一片荒芜,刽子手们,面对被折磨得遍体鳞伤的颜文斗,呈现的一定是战战兢兢的丑态。当他们把一锹锹坚硬的泥土,向颜文斗埋去时,英雄的头颅高高地昂起,目光如炬,望透了阴霾和烟云,他在和星光对话,他在和即将喷薄而出的太阳交流,他甚至想到了咿呀学语的儿子和远在百里之外的亲人,剧烈的压迫、难以喘息的痛苦压着他,他一定深刻地记住了这个特殊的日子,作为肉体的他不存在了,作为一种精神,他从这开始新生,开始让许许多多的人千万次地念叨。

每每面对一个个高耸的纪念碑,我时常想,他年轻的骨头,一定坚硬得超过了钢铁。钢铁有疲劳和断裂的时候,只有颜文斗们的骨殖作为丰碑的基座,才能将入云的高耸永远地矗立。

烈士遗骨何处去

我当年采访颜文斗烈士76岁的儿子颜德成时得知,2006年4月间,他给六安市文物局写信,提供相关线索,寻找父亲的遗骨。但几经周折没能如愿,烈士遗骨的去向已成了又一深埋在泥土里的谜。

76岁的老人,在许多时间里默默苦苦地寻找自己的父亲,父亲的音容笑貌在他的脑海里几乎就是空白,留给他唯一的遗照,似乎还是根据人们回忆所作的画像,年轻、英俊,目光里透视出淡定和灵气。

颜德成一辈子平平凡凡,把“对得起先人”作为信条,一辈子不向组织提任何要求,在得知六安市北门外发现“白骨坑”时,又一次勾起了对父亲强烈的怀念,颜德成多么希望在有生之年寻找到父亲的骨殖。但也仅仅是写了一封信。当在多方考证后,否定了是烈士遗骨,他又一次归于平静。

“青山处处埋忠骨”,70多岁的老人,度过了多少个不眠之夜,三岁失去父亲,在白色恐怖的日子里,他的岁月是艰难的,没有父亲的护佑,幼年的天空永远是黑暗的。

两年后,颜德成在平静中离开了人世,直至最后的一刻,他的床头仍然悬挂着真实又是虚拟的父亲遗像。如果作为儿子的颜德成还有心愿没了的话,就是在自己有生之年没能找到父亲的遗骨,没能接近一下父亲的气息,献上一炷心香。

我日前踏访了如今的六安市的北门,那里已是一片繁荣。作为皖西重镇,早不是77年前的景象,空气清新、阳光和煦,夜晚的街道华灯齐放,情侣们倘佯在绿树之间,把幸福和希望演绎得淋漓尽致。可能很少有人会想起,就在77年前,斯时斯地,漆黑的夜晚里,有一个年轻的头颅一次次被坚硬的泥土撞击出金属的音响,他带着信仰和忠诚,把自己丢入永远的黑暗中。春风静静吹过,花香在夜晚奔赴于绿树芳草之间,颜文斗悄然长眠在他为之奋斗的追求之中,将生命定格在钢铁铸就的二十五岁。

一脚踏进革命洪流

写到这里,我无法回避去回忆颜文斗烈士短暂的一生。采访相关人时,我了解到——

颜文斗1909年出生于合肥南乡程店的一个农民家庭(现肥西县丰乐镇),年少聪慧的他,呼吸着乡村新鲜的空气,先念私塾,后入合肥中学读书。1926年考入上海大厦大学社会系,开始受到革命思潮的影响,寻求救国救亡的革命道路。


顶一下
(5)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