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皖史风云 >

刘云峰孤胆借粮

时间:2011-05-13 22:34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周伶俐 点击:

1943年11月,江淮大地无边萧瑟,秋意深重。

时年大旱,豫皖两地绵延千里颗粒无收。日伪统治区,饿殍曝地,哀鸿遍野。在驻合肥日军的残酷打击下,战斗于贫瘠的江淮分水岭的敌后游击队——淮西独立连——也面临弹尽粮绝的艰难处境。

这天,时近中午,合淮铁路沿线的下塘集乡长朱伯犀,在他朱怀庄的老宅里,一边命人准备酒菜,一边安排手下荷枪实弹的弟兄,在屋前院后隐蔽处埋伏。他再三叮嘱,一切听命令,切不可轻举妄动,因为今天来者不善,既不能轻易得罪,也不可轻易放过。

朱伯犀自从几天前接到淮西独立连要向他借粮的密报后,就忧心忡忡。他这个乡长,干得实在窝囊!日本人动不动就拉个驴脸对着他叽里呱啦一顿教训,他还得赔笑脸。要是让日本人知道他与独立连有什么瓜葛,估计老命不保。可这独立连也不好惹啊!他们的连长刘云峰传说是个断指,心狠命硬,胆大包天。

说那刘云峰十几岁在老家杨庙当长工时,就跟着造甲那边的崔筱斋参加共产党,鼓动佃户闹事。东家看他行踪可疑,便一再逼问,他搞死都不吐一个字。据说右小指就是那次被生生折断的。后来崔筱斋组织几千人闹双河暴动,惊动了国民党省政府,急派合肥和寿州驻军及附近几个乡民团合力围剿,费了不少周折,逮住崔筱斋,将他杀头示众后,这个刘云峰就销声匿迹了。

这几年,此人又冒出来,组建什么“抗日独立连”,神出鬼没地跟日本人干,叫日本人恨得牙痒痒。朱伯犀以前被日本人派去,半夜里跟独立团交过几次火,吃了不少亏,现在他也学乖了,再一碰面,虚张声势地撂几枪就收家伙了,所以到现在还没真正见过这个刘云峰,到底长着什么三头六臂。

不料今年奇旱,河南那边灾民一窝一窝往这边拥,本地百姓也早开始吃糠咽菜了。游击队这帮穷鬼被日本人追得紧,山穷水尽惦记上了他,放出狠话,要他暗地组织下塘集几个乡绅给筹备粮食,今天就为此事派人来谈。朱伯犀想当缩头乌龟都不行。思忖再三,把地点定在自家的老宅子以掩人耳目。毕竟是自己的地盘,谅他独立连也不敢太张狂。

眼看日头已到头顶,庄子内外仍静悄悄的。这时,远远地从小路上疾步而来一男子,进院自称找朱乡长。朱伯犀忙迎出去,但见来人三十出头,一身粗布褂裤缀满补丁,脚下破旧的浅口布鞋风尘仆仆。中等个头,面容清瘦,只一双眼睛精光四射,看定了他,一抱拳:刘乡长,久仰!我是刘云峰,特来拜会。

朱伯犀暗吃一惊,连忙拱手相迎,将来人让进堂屋。正中八仙桌上已摆满好酒菜。来人并不客气,稍一寒暄,便在桌边坐定,风卷残云般吃将起来。

朱伯犀可没他那么好的胃口,他正在盘算:这个刘云峰真是吃了熊心豹胆,竟敢孤身一人、赤手空拳地跑到我地盘,大吃大喝,旁若无人,就不怕今天设下的是鸿门宴么?

一盏茶功夫,来人终于放下筷子,一抹嘴,言归正传:“朱乡长,多谢你好酒好肉款待,我就开门见山了,弟兄们眼看就揭不开锅了,还得你乡长想想办法,好歹帮兄弟们过了这一关啊!”

“唉,刘连长,你是不知我的难处啊。我这乡里养着百十号枪杆子,嗷嗷叫的也要吃啊?日本人那边勒得又这么紧,你们来找我,我实在是为难得很。”

“朱乡长,既然我今天来到你府上,就已经摸清你们的底了。下塘集上几家大户里都有我们的人,有多少存粮,我们一清二楚。这次来,只不过请你出面通知他们一声,别让我们费事,还伤了乡里乡亲的和气。”

朱伯犀心里翻腾开了,这个刘云峰瘦骨伶仃,讲话却像刀子,冷飕飕带着寒气。他站起来把脸一沉,“你逼我也没用,不要讲我弄不到,就是我弄到粮食,日本人管得这么紧,稍微走漏一点风声我可要脑袋搬家。”

刘云峰微微一笑,“你的脑袋,日本人能搬,我们也不会客气。”

朱伯犀顿觉血往头上涌,自己在这地方上甚场面没见过,连皇军都要给他三分面子,什么时候轮到这些叫花子跑到自己家里人五人六的?逼得老子动手!他猛地从怀里掏出枪,对准刘云峰的脑袋:“我好言好语讲你不听,识相点,趁早给我滚,惹急了老子一枪崩了你!”

刘云峰慢慢站起身来,眉头紧锁,面沉似铁:“就你这把破枪顶个屁用!弟兄们早说要一锅端了你们,被我拦住了。为啥?我看你还算个明白人,跟我们打那几次交道,还长了点心眼。你在日本人手下干事,能有啥好下场?想仗着日本人升官发财?祖宗八代的脸都叫你给丢光了!也不想想,日本人在这块也有五六年了吧?想一口吞掉我们,只怕没那副好牙口!你就看不出来他们蹦跶不了几天了吗?趁早给自己留条后路吧!”

朱伯犀有些迟疑,但他还是不敢放下枪,万一这刘云峰忽然从怀里摸出个家伙来,自己恐怕真不是他的对手。而刘云峰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日本人虽然够狠,可眼下的局势还真不好说,堂堂皇军也怕被游击队埋伏,大多躲在城里,自己跑得屁颠屁颠的,跟着日本人混了这几年,记恨自己的人恐怕不少。要是日本人一完蛋,肯定有人来找自己算老账。只怕现在跟游击队套下点交情,也算给自己一家老小留条后路了。

刘云峰一直盯着朱伯犀,见他眼神游移不定,越发不动声色。其实他今天来,乃是一步险棋。

朱伯犀是以前被打怕了,要是他摸清游击队现在的家底,恐怕早就对自己下手了。跟鬼子和伪军周旋这几年,组织上并没有给他们配过几样像样的武器,手里几十杆枪,倒有大半是从伪军和鬼子手里缴获的。弟兄们攒了几发弹药,都跟个娘们似的,抠抠索索揣在怀里,不到万不得已,都舍不得用。粮草更是跟不上,弟兄们已连着个把月没吃上饱饭,再搞不到粮食,树皮都快啃光了。今日之举,志在必得!

僵持中,朱伯犀的手开始微微颤抖,眼前这人面对枪口纹丝不动,实在叫人捉摸不透。

这时,一名手下从门外匆匆进来,看这阵势,更加慌乱,附在朱伯犀耳边嘀咕了两句。朱伯犀脸色一变,很不情愿地放下手枪,苦笑道:“刘连长,不是我不愿为你们抗日效劳,实在是手头无粮啊。”

刘云峰暗想,莫非是老孙他们知道了我的行踪,带人跟脚过来了吗?看这架势,姓朱的难免不设下埋伏,真动起手来怕要吃亏。他倒了一杯酒,走到朱伯犀身边,拍着他的肩膀说:“兄弟我诚心敬你一杯,跟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借粮的字据我都已经打好了,今天借不到粮,我就没打算回去。”说完,一仰脖把酒干了,酒杯重重跺在桌上,嫌热似的,微微敞开破褂襟,朱伯犀下意识地一瞥,一排雷管赫然缠在刘云峰裤腰上!他全身一颤,腿脚发软。这刘云峰要粮不要命!院子也被游击队包围了,他娘的这粮食,是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了。

刘云峰此行,未费一枪一弹、未伤一兵一卒,最终借到粮食,解了合肥北乡一带抗日组织的断炊之危。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